• 情起缘灭(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5本章字数:2078字

    楚阑碰一下团子的肩,打断她的话,“姐,你是大婚那天掀开红盖头,才第一次见到皇帝姐夫长啥样子吧。”

    田真真的圆脸涌起两朵可爱的红云,期期艾艾地,“也不是啦……十三岁的时候我在鹿山书院见过皇上,那时他还是四皇子,是六年前的事啦!“

    “那时爷爷还任鹿山书院院长,每年夏天我和兄长都会陪爷爷在云鹿山别院避暑。咳,我自幼就不像别家贵女那般文雅娴静,经常躲开嬷嬷们跑到后门附近的河边钓鱼、采莲花,爷爷和兄长大概也知道我顽皮,但是整个鹿山地界都有田氏族人看守,倒也不惧我闯祸。“

    “有一天啊,我居然钓上来一条‘大鱼’!嘻,是一位俊俏的少年郎,他好似从河对岸游过来的,捉住我的鱼杆就晕了过去。我和丫头贝儿一起把他拉上岸,发现他肩上有一道泡得发白的血口子,也不晓得怎么受的伤……“

    “皇后姐姐救的这位少年,就是后来的皇上吧?“言情话本看多了,团子大概能猜出故事走向。

    “正是哩。“田真真赞赏地冲团子眨眨眼,”当时他人事不省,贝儿探探他的鼻头发现还有气息,就硬拉着我回别院,说那少年自个儿会醒来。我看他脸色苍白好生可怜,让贝儿去书院问门房大哥要点伤药。用帕子先给他掩了伤口,费了好大力气,拖到附近一个废旧的石屋里。“

    “贝儿赶回来,给他敷上药粉又喂了保心丹。快到午时,受伤的少年慢慢清醒过来,向我和贝儿谢救命之恩。贝儿说,她过来时书院里将到下学时刻,再不回府去恐被我爷爷和兄长发现,我只得告别那少年,说明天会找机会来看他,再给他拿些吃食和伤药。“

    田真真没再说下去,郁郁地放下银筷望着窗外发呆:第二天她再去那个石屋,少年已经不见,可能是吃了药,有力气渡河回自己家了。窗台上放着她的帕子,里面包着一块刻兽纹的玉佩,想来是那少年送给她的谢礼。

    她本来也只当那是个梦境般的意外。半年后,母亲带她进宫参加太后举办的桃花宴,在宫宴上,她竟然再次见到她救的那个少年,原来他是云贵妃所出的四皇子李赢,大齐最尊贵耀眼的王子!

    田真真取出荷包里放了半年的兽纹玉佩,打算找机会还给四皇子,可惜她和丫头在太后宫里转了半圈儿,没跟上四皇子的身影,还不小心把玉佩弄丢了……

    从小她就知道自己身为太傅嫡女,极有可能嫁给东宫太子,将来母仪天下。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家里人尽可能地纵容她在闺阁里过得逍遥自在,因为她将会在牢笼一样的宫城里度过下半辈子。

    可是那次宫宴回家,她不知羞耻地告诉父亲和大哥,她爱慕四皇子李赢,此生非他不嫁。

    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争斗由来已久,田真真的父亲作为当朝太傅,内阁之首,自然知道若是大皇子李建有朝一日登基,与他明争暗斗的四皇子一派会是什么下场。

    田父拗不过爱女,私下里与李赢结成同盟:田氏一族助四皇子登上九五之尊,做为从龙的条件,李赢登基之时迎娶田真真为后。

    田真真十五岁那年,大皇子李建因涉科考舞弊案,被贬到台州,四皇子李赢德才兼备立为东宫太子。当年末,老皇上重病归西、太子登基,新皇以守孝为由,登基三年才肯迎娶田氏长女为后。

    田真真如愿嫁给她想念多年的俊朗少年,但是大婚当日,面对凤冠霞帔美艳如花的她,皇上夫君是全然陌生的眼神,甚至那冷漠的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厌恶。

    后来她才晓得,皇上夫君真正想立为皇后的是他心爱的兰妃——叶尚书的女儿叶兰,甚至帝后大婚那一天,皇上也是和兰妃在一起过的夜。

    她入宫一年多,至今还是女儿之身。

    田真真又叹了口气,“都怪我丢了那只玉佩。”

    团子尝了面前的几道菜,觉得御膳也只是摆盘好看而已,还不如河伯做的小菜美味,再加上对着皇后娘娘不时叹口气的苦瓜脸,实在是食难下咽。

    楚阑有心劝导姐姐两句,但是碍于林蒙先前警告他的话:不得对林尧光泄露天机,不然她在人界吃的这番苦就白受了。狐少君被自己的心里话憋得俊脸通红,“那个,姐……你多吃点饭,吃饱了,心情就好多啦。”

    “唔,我可不能吃太多,一餐吃三勺米粥就够。皇上就喜欢兰妃那样纤细瘦弱的女子,待我也瘦成那样,兴许他也会喜欢我些。”

    “咳咳!”团子再迟钝也看出来啦,原来尧光公主要度的是情劫喔。

    她以前喜欢过小兔子蛇,知道爱而不得的滋味,并不觉得田真真现在的样子多可笑。

    河伯伯的话本上说:爱情来得时候就像伤风感冒,总要有段时间头脑发热、自甘低贱,过去就好啦。

    “我吃饱了,谢谢皇后娘娘盛情款待。”

    “你们都吃这么点儿就饱,怪不得爷爷说修仙的道人能够餐风饮露,辟谷不食,你们小小年岁就能如此,当真厉害。”

    “团子妹妹,你难得进宫一次,让小楚陪你逛逛御花园,这个宫城里,也许那里的景致还看得。小红?”

    田真真吩咐快步走进来的两个宫女,“带本宫的两个妹子去花园里走一走,好生护着,别让人冲撞了她们。”

    “是,娘娘。“

    团子正要婉拒,楚阑已扯了她的手向皇后道谢。

    皇宫里为防刺客隐身,不能种高大阴森的树木,只在假山处、游廊下摆放着一盆盆造型各异的兰蕙丹桂。

    御花园的长廊正对着一方小型的湖泊,湖里沿着六角亭种着红白两色荷花。楚阑拉着团子在赏荷亭里坐下,又打发宫女端些鲜果和蜜酒去岸边的画廊里等他们,他们看够了荷花就去画廊里吃果酒。

    宫女们不敢怠慢皇后娘娘的表妹,福了福身回宫取点心和果酒。

    “唉,你说我姐这个劫什么时候能过去啊。”楚阑叹口气,拿起桌上摆着的白色玉石棋子去丢湖里的锦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