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山道士(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5本章字数:2016字

    “兰儿谢陛下,咳、咳。“

    兰妃最知进退,小娇蛮的路子走不通,立刻温柔地靠在皇上肩侧,不胜娇弱地咳嗽两声,果然立时把皇上留连在荷亭的眼神拉了回来,“怎么啦?还是胸口痛么?时值暮春,园子里还是有些寒气,我们回房里去罢。“

    团子和楚阑并没留心岸边还有这么有趣的一幕,更没想到无来由地就被某朵白莲花记恨上了。两人商议着事不宜迟,现在他们就一起出宫去找河伯。

    田真真听说楚阑和团子去师父那里找仙丹,欢欢喜喜地让女官拿来她的玉牌,楚阑二人可凭此牌出入后宫。

    团子和楚阑乘着皇后娘娘安排的马车刚出宫门,就瞧见河伯在门口团团乱转,头发和衣衫还湿着直滴水。团子赶紧叫停车,“伯伯,您怎么在这里?您这是——”

    河伯等团子从车上跳下,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没发现不妥,这才松了口气,“你这没脑子的丫头,怎么随随便便就跟着不认识的女子进宫?!等仙尊回来看他怎么罚你!”

    “哎,伯伯,这事说来话长,我们回去再说,上车,快上车呀。”

    河伯左右瞧瞧,路上的行人正瞅着他们指指点点,连忙跟团子坐上马车,赶车的宫人觉着一老头和两位贵女同乘一车不太妥当,一开口却被楚阑阻挡。

    “晚辈林楚阑见过河老伯。”楚阑挪开中间的位子让给河伯。

    “咦?你是小狐——公子,怎么你也来了这里?!”河伯看清和团子同车的青丘少君,一时又惊又喜,喜过之后又板起脸对着团子,“咳,虽说在这里,遇见我们天虞界的老乡极为不易,你也不能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丢下伯伯,跟着人家进皇宫玩耍,这些年师尊教你的规矩都忘光了?!”

    “河老伯,这事都怪我,世妹她——”

    楚阑一开口就被河伯打断,“咳,长辈教训自家孩子,还没有外人插嘴的道理。”

    团子得意地白了一眼楚阑,抚抚河伯的袖角,“伯伯,您身上怎么湿湿的?冷不冷?”

    “还不是怪你这丫头!”河伯的衣衫倒是半干了,只是头发还湿漉漉地贴在头皮上,一向爱惜形象的河伯很是伤心:他灵力本就低微,回到气息污浊的凡界连避水诀都使不出来,“我正在大堂听故事呢,一个青衣小哥找过来告诉我,说田家小姐领着团子姑娘进了皇城,正在后宫里陪皇后娘娘叙旧解闷。”

    “田家小姐是谁?我吃了一吓,恨自己听书听得这样入迷,竟不知道团子被人带走了,还带进了皇宫!我让那小哥儿带我去找你们,那小哥儿说他是传话的,无旨不敢带外人入宫。没法子,我乘人不注意,恢复本身跳进护城河,反正这条河和宫里的御河是通着的嘛。“

    “哪想着,宫墙的出水口有精钢网拦着,我这身子又大,根本挤不进去......只得遣派一些略开灵智的小鱼小虾进去帮我打探,等了一天一夜,才有两只小锦锂回来相报,说是在御花园里的镜湖里见着荷亭上有两女子,有一个像我说的团子姑娘,她们就要乘车出宫了。我这才匆匆跳出水跑来宫门外候着你们。”

    “伯伯,都是团子不好,让您担心了。”

    “河老伯,不怪团子世妹,是我没眼界,把团子当成妖邪掳进后宫的。”楚阑小心地陪着笑,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等我姐的事一了,我们回到天虞山,到那时小侄请父亲代备一份厚礼,去迷谷向您和凤离仙尊陪罪。”

    “哦,原来如此。”河伯脸色更加不好,他没想到以狐少君的修为也能看出团子身上的妖魔气息,团子的处境极是不妙啊。

    丹药他倒是随身带了许多,而且都是配制成果香味的,给团子当糖果吃。河伯取出乾坤袋扒拉出一个小银瓶,“尧光公主下凡界是为渡劫,赠她仙丹也不知是对她有益还是有害......罢了,我拿几颗效力平常的下品丹给你。虽说这些是我炼的下品丹,但是给凡人服用,不止有容颜不老之效,还能去病强身。”

    林楚阑接过河伯从小瓶子倒出的三颗金丹,“谢谢河老伯,侄儿年少,也知炼丹不易,予我两颗便罢。”

    河伯摆摆手,“无甚来历的宫外之人赠药,哪怕是皇后娘娘相信的人,皇帝也不敢随便服用,定会找人试药的,剩余两颗正好够你姐姐姐夫二人同服。”

    楚阑万分感激,“等会儿到了你们住的地方,我认了门立刻回宫送丹药。辞过姐姐便回来找你们,晚饭等我一起吃啊。”

    “欸?”团子倒不反对,河伯有些迟疑,算了,狐少君的法力看上去还不错,在仙尊回来之前有他保护团子也是可以的。再说......

    以他老人家阅人无数的眼光看来,这小狐狸对团子是有些心思的。长相好家世好,看他眉宇之间还是一团清气,说明人品也算过得去。嗯嗯,可以做为团子的备选夫婿之一。

    “那你快去快回罢,我昨儿早上就备了些好料,准备焖一锅‘糯米鸡’,今儿正好弄给你们两个补补身子。”

    “哦,哦哦嚯,河老伯做的菜一定极好吃——”九条尾巴一齐抖,楚阑眉开眼笑地瞅着团子,河伯这话的意思是:团子家的人同意他和团子交往罗?

    河伯花重金从一个旧书铺子里买到一本奇书,名叫《老馋游记》,作者在书里记录了他在各地名酒楼吃过的招牌菜,难得的是作者将这些菜的配料和做法都写得很翔实。

    团子打开书,按照上面写的糯米鸡的做法,先用温水泡发糯米、陈皮、莲子、红枣、枸杞和芡实,河伯则抱着昨天买的一只大公鸡去邻居家求助——说起来他的胆子是极小的,杀鸡这等大事一人实是做不来,团子更不肯帮这个忙。

    团子烧开一锅水,河伯用盘子托着光溜溜的死鸡回来,嘴里还喃喃地念着往生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