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蛇窟惊魂(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5本章字数:2050字

    楚阑看着稀奇:这位大小姐莫非是庶出的?听长公主的口气,对这位杏娘小姐没有半点温度和耐心。

    陈小姐提提裙角跪在地上,微仰的脸上隐约可见泪光,“杏娘并未指派那几个丫头小厮外出,也不明白下人们为何如此指认。在这个府里,杏娘算不上是个正经主子,既没银钱、更没脸面指使得动外院的下人,父亲母亲该是知道的。“

    “你!你这贱女……“长公主大怒,当初念在她年幼病弱,才同意附马把前妻留下的这个女儿从乡下接来,现在还养成个白眼狼了?!

    “杏娘,莫要对你母亲不敬!谁说你不是正经主子?你这里吃的用的,比你在乡下时哪样不是顶好的,难道你还有怨气不成?!“

    “女儿不敢。“

    不是没有,而是不敢。长公主愤而起身,看样子想亲手掌掴庶女,张侯爷急忙把她拉住,“你这两天头昏,太医交待了不可动怒,再气伤了身子如何是好?”

    长公主和附马爷这一侧身,楚阑看清了他们的模样,长公主的五官和皇帝有几分相像,但气质天差地别,描画过的细长眉眼间有一股傲慢凌利之气。

    附马爷则生得面如敷粉,五官标致、一表斯文,无怪长公主当年会看中这个出身贫寒的二婚男。

    长公主冷哼一声,眼风扫着杏娘单薄纤细的身子,”我料想这丫头就算有坏心思,也没那能耐杀人于无形,算了,我们走。“

    两名大丫头扶着长公主的手臂走出门,张侯爷示意丫头扶杏娘小姐起身,”你这孩子,牙尖嘴利,将来也是个没福的。“

    他摇摇头追着妻子而去,杏娘小姐缓缓起身,抬起头的刹那楚阑暗中吃了一惊:那双眸子,神情可不是‘怨毒’两个字可以描述!

    楚阑跳到房顶在瓦当上坐下来,团子小声问他,“你觉着这个大小姐有问题?”

    “嗯,我们观察半个时辰,若是子时过后她没什么异动,我们直接去山上看看。”

    团子安静下来陪着楚阑坐等。天上正是满月,楚阑发现,透过薄薄的雾气,圆月慢慢呈现出诡异的紫色,这应该是魔域才有的天像啊。

    有魔族高手在东山布了结界。

    楚阑捏紧手指,犹豫着刚才的计划。他并不怕与魔族对抗,只是怕自己灵力不够,护不得团子周全。可是现在就离开东山等于不战而逃,以后团子会不会因此看不起他呢?

    团子也想着自己的心事:被师父收到迷谷之前,她唯一不觉孤独的那个夜晚,是和小兔子蛇同坐在大枯树的枝桠上,喝着甜甜的果汁,同看天虞界净如蓝宝石的美丽夜空,只觉有知心人相伴的日子,岁月静好、无惧死生,可惜小兔子不告而别,此后再无音讯......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下面的房门发出细小的一声‘吱呀’,楚阑精神一振探头往下看,一个穿了黑衣的纤细身影走出门廊,左右张望着往角门处走去。

    楚阑凭直觉认定这黑衣女子就是那位杏娘小姐。

    看管小门的婆子在矮房里睡得打呼如雷鸣。杏娘掏出袖袋的钥匙打开门锁,轻悄悄地就出得角门。她仔细关好园门再顺着细径一路向北走去。楚阑暗中跟随,看她身手敏捷地攀上一株靠墙的木谨树,然后翻墙出了府院。

    杏娘出了公主府就往北面的登山小道上跑,楚阑不慌不忙地从一棵树飞上另一棵树,不紧不慢地跟着。

    他心里也有些纳闷,出了府院之后四处雾气弥漫,若不动用灵力,他几乎进不了这处魔道结界,杏娘一介凡人怎么进得来?

    “神仙大哥?神仙大哥?”杏娘在一个山谷口停下脚步,放开声音前后左右地呼喊。

    松枝上的楚阑愣了一下神,甚么神仙大哥?难道她叫的是凤离仙尊?团子也急急地探头去看。

    “你这女子,半夜三更地跑来做甚么?!”

    不甚分明的月光下显现出一个男子身影,杏娘慌忙迎上去,“神仙大哥,您果然还在这里。”

    ‘神仙大哥’的身影在团子和楚阑眼中越来越清晰,两人不约而同地屏住呼吸:这男人本体是条金鳞世蟒!团子认定他就是师父追寻多日的那条蛇妖!

    蛇妖出现在这里,师父呢?团子不安地左右寻找,但是这片山谷被妖魔控制,到处都是令人窒息的灰白色雾气。

    楚阑则细想着父君讲给他听的众多魔族高手......本体是金鳞巨蟒,气场又是如此强盛……他应该就是魔域的苍梧王刑天。刑天是魔君相柳重瞳的心腹爱将,怎会来人界与一介凡女有了瓜葛?

    难道是一段可歌可泣的,跨越种族、跨越时空的人魔相恋?!

    “神仙大哥,这个瓶子里面是两个小丫头的......“

    男子接过东西转身要走,杏娘急急问道,“您答应信女的事,何时能——”

    “我这边正忙着呢!”刑天很不耐烦,“明天吧,明晚上我命人下山去吓吓你爹娘。”

    “不,我等不及了,一天也等不及了......吓吓他们?神仙大哥,当日我同意帮您采集童子精血时,您承诺会取那张世美和长公主的性命为我娘报仇,您答应过的!”

    正要离开的刑天回过身来,似笑非笑地抬起杏娘的下巴,“看不出来,小丫头够歹毒呀,张世美可是你的亲爹,你不怕将来下十八层地狱?”

    “小女子现在已然罪孽沉重!用那几位无辜下人的性命献祭神仙的时候,我曾对他们的亡灵发誓,来生愿为他们做牛做马、为豚为雉,以偿还今生血债。我只求您把那对恶人夫妇挫骨扬灰,待他们的骨灰撒进母亲含冤而死的水塘,我便下去、下去陪我那可怜的母亲......”

    刑天挑眉,“好吧,我知晓了。你先回府等着,天亮前我自会为你达成心愿。”

    杏娘抹着泪跪下给刑天叩了头,起身往来时路走去。

    楚阑来时听团子讲过市井里传说的,张附马将前妻沉塘的秘闻,看着杏娘渐渐远去的背影也有些唏嘘。眼见刑天走进山谷,他也悄悄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