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空间由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5:10本章字数:1769字

    “回少爷,鱼苗这就上床休息。”

    鱼苗缓步来到床边,默默躺在了外侧,拉上锦被,背对着男子,两个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她始终处于防守谨慎的姿态。

    鱼苗背对着他,不和他说话,无视他,但是男子接连不断的咳嗽声,偶尔散发过来的男性气息,掺杂着一些中药的味道,在空气中形成了一股特殊的味道,无时无刻的在提醒着她,身边躺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还是她现在的夫君,而且现在是洞房花烛夜,随时有圆房的可能。

    一想到这里,鱼苗儿心中咯噔一下,脑中闪过一道惊雷,压住心中的紧张和不安,匆匆下床,跑到了桌边,抱着茶壶咕咚咕咚灌了几口茶水,背对着魏清风掩饰她心中的担忧。

    真该死!她才不要和一个陌生男人圆房!

    低低的骂了一句,于苗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惊喜的发现,自己手上那只不起眼的,看上去材质劣等的玉镯子居然还在,没有碎,而且一起穿了过来!

    余苗忍不住低头多看了一眼手上的镯子,小心的拿着衣袖遮盖了下,动作麻利,低头端着茶杯,再次多灌了几口茶水。

    躺在床上的魏清风,盯着背对着他站了许久的鱼苗儿,忍不住出声。

    “娘子……咳咳……为夫身子不舒服,今夜这房……怕是圆不成了。”

    鱼苗儿心中暗喜,忙踱步到床榻边,抱起了个枕头。

    “没关系,夫君,既然身子不舒服,那鱼苗儿就在地上睡。”

    鱼苗儿说完,直接就准备去床榻上敛一床棉被,当真准备在地上睡。

    魏清风立刻挣扎着要起身阻止她。

    “咳咳……这可使不得,女儿家身子柔弱,而且夏末凉寒,躺在地上很容易得风寒,娘子……你赶快起来。”

    不等鱼苗儿有所反应,魏清风挣扎着半残的身子向门外喊:“奶娘!咳咳,咳。”

    房门被打开,走进来一名衣衫干净的青衫中年妇人,来到魏清风面前:“少爷,您有何吩咐?”

    “奶娘,去给夫人准备一间房,让她休息。”

    “是,少爷。”

    赵奶娘看向鱼苗:“夫人,您随老奴这边请。”

    “那就多谢夫君了!”

    鱼苗对着魏清风躬身一拜,一路小跑着,冲出了房门。

    魏清风望着鱼苗麻利的动作,眉心微锁,似乎陷入沉思。

    鱼苗几乎是在失态的状态下跑出来的,她一直跑出了门口,胸膛依然咚咚的跳动着。

    总算逃出来了!不用时时刻刻面对着那位病恹恹的男人了!

    赵奶娘带着鱼苗直接向着一侧的厢房走去,打开其中一间客房:“夫人,您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需要什么,您随时叫我。”

    鱼苗乖巧点头:“辛苦赵奶娘了,鱼苗很喜欢,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

    赵奶娘对着鱼苗微微一笑,很快离开了。

    一直到四周重新恢复了安静的时候,鱼苗儿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过来打扰她,这才跑进房间,插上房门点亮蜡烛,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下干简单干净的屋子。

    鱼苗心中欢喜,踢掉鞋子,直接躺在了床上,拉好棉被,就着房内的烛火平复自己紧张不安的心情。

    她闭眼深呼吸,再缓缓吐出,如此几回以后,这才伸出了右手腕,看着手腕上的玉镯,她用另一只手细细的摩擦着玉镯。

    不知道换了身子,这个镯子是否还认识她的基因,一想到这里,鱼苗心中大的好奇心越来越大,最终还是忍痛咬破了食指,挤出来食指上的一滴血珠,对着镯子的方向滴了下去。

    血珠地落在了玉镯上,瞬间被玉镯吸收吞没。

    同一时间,鱼苗儿立刻拉高了被子,将玉镯置于一片黑暗当中,等待着玉镯的反应。

    等待了一段时间,四周一片黑暗,玉镯没有任何变化,吞噬了血珠还是原来的样子。

    就在鱼苗儿失望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的被子里面,慢慢的有了一点青色的光亮,青色的光晕渐渐的扩大,形成一个青色的小漩涡,直接将鱼苗给吸了进去。

    眼前是一片荒芜的空地,有些土壤已经由于长期缺水开裂,形成一道道的细纹,错综复杂,密密麻麻,踩在脚下硬邦邦的。

    四周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边,十分安静,没有一丝声音,没有风,时空都是静止的。

    鱼苗低头掐了一把自己的脸颊,感觉到了明显的疼痛以后,看着眼前的空间,她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四周这个沉闷、缺乏生机,一切静止的空间,确实是她父亲说过的地方,这是他跟母亲共同研发的心血。

    后来,随着母亲的去世,父亲逐渐心灰意冷,意志消沉,对空间的事情也不再上心,生生的醉死在酒吧里。

    为怕触景伤情,她从来没进过这个空间,只是将玉镯当做一个饰品戴在手上,当做是对父母的一种纪念。

    而今,这个玉镯跟随着她来到这里,一定是父母在天保佑!

    鱼苗儿心中暗暗发誓,她不能让这个空间荒废掉!她更不能再次死掉!

    否则,她怕再也没有关于父母的回忆了!

    一想到这里,鱼苗儿收起来伤感的情绪,走到了空间机器面前,仔细检查整个空间机器的运行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