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降市长》1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39本章字数:3014字

    空降市长》1

    国内地方大市——都城市领导班子就要换届了!这可是老百姓和省里市里都高度关注的神秘敏感话题,当然也成了都城老百姓关注的焦点。

    都城在国内也是鼎鼎有名的老工业城市,在那个曾经火红的“三线”建设岁月,这座古老的城市更是焕发出了勃勃生机,一时间全市范围内就建设了大批的大型工矿企业,国家特大型企业就高达六十余家。经济总量占据了全省的半壁江山。在全国,也是排得上号的地方经济大市。

    改革开放之后,这座城市虽然背上了老工业的沉重包袱,但是,它显赫的政治地位却丝毫没有减弱,反而得到了加强。出任这个市里的一把手,通常都由省委常委或者省委副书记兼任,可想而之,都城市在国内和省里的重要程度。

    这样一个地方大市,领导班子的更迭当然不会是一件小事,不要说省里,多数时候的人事安排还涉及到了北京的高层。谁说这一次又不是如此呢?现在,各种渠道都在风传,北京有可能要下派一位副市长。

    这个消息尚未证实之前,空缺的副市长位置,安排的是现任市委秘书长改任副市长。可是,组织上迟迟没有宣布结果,让这种传闻更是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这种传闻一传就三个月,可就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结果。大家渐渐淡忘了这个传闻,相信副市长就是现在的市委唐秘书长了。甚至有人私下里改口称呼唐秘书长为唐市长了。

    就在唐秘书长自己也觉得自己做定了副市长的时候,省里突然传来消息:北京来人已经成为铁的事实!唐秘书长有些沮丧,而这条消息,旋即在都城市掀起轩然大波。

    有人说,北京来的人有背景。

    也有人说,北京来的人就是下来捞政治资本的,没有什么真功夫。

    还有人说,这次北京来的人是中组部等国家部委下派的博士市长。

    还有人说,北京派来的是京都大员的嫡系等等。

    所有的传言,终将得到证实。

    三天之后,北京下派来的副市长人选大家都清楚了。简历上明明白白:田地,男,汉族,中共党员,双博士,三十五岁,此前任国家银行行长助理……

    市人大的相关会议召开后,田地铁定成了都城市的副市长。所有的谣言随之灰飞湮灭,三天之后,田地走马上任。

    ……

    田地刚刚走进一楼的副市长办公室,突然传来阵阵的喧闹声,继而是秘书长和副秘书长们高声呼喊的声音。随后,是短暂的停留,似乎沉默之后,会有更激烈的爆发。

    他拉开窗帘的一瞬间,传来“哗啦哗啦”的巨响,从外面飞来雨点般的砖块,酒瓶和石块,把他办公室外围的玻璃砸得稀烂。他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今天怎么啦?他禁不住暗自问道。此刻,他才看清,政府的大院里,挤进来黑压压的人群,把门口的武警战士早已挤到一边,淹没在人海里了。那些激动的人们,正向政府办公大楼投掷各种打击物,砸得办公区一遍山响,眼看一场灭顶之灾就要在眼前发生,愤怒的人群还在潮水般涌进政府大院……

    此刻他听见秘书长对着电话大声喊道:“公安局吗?请报告你们值班的周局长,市政府遭到了不明人群的围攻,请他立即赶到现场处置,并立即增派警力。”

    一会又听见秘书长喊话:“周局吗?你现在就通知武警部队,让他们也一起出动,情况非常严重,再晚了,后果不堪设想。”

    田地听到了办公楼的传来山响的跑步声,跟他的秘书小高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连门都没有敲,冲他喊道:“田市长,快,快到四楼,快到四楼,这里要发生意外了!”边说边抓起田地的手提包,就要跑。他们往上跑的时候,已经有激动的人们跑上一楼来了,小高拉做田地大声喊:“快点,田市长!”

    田地也着实被这样的氛围吓蒙了,稀里糊涂地跟着秘书跑到了四楼会议室。此刻的会议室里,已经挤满了人。秘书长和副秘书长们,副市长们,还有政研室的不少同志。秘书小高惊魂未定地说:“好吓人,这种阵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边唠叨,一边给田地找了位置,说:“田市长,你先坐,一会要在这里开紧急办公会。”

    外面的呼喊声和打砸声更为强烈了,市政府的大楼仿佛就要被掀翻似的。“今天怎么回事?”田地问身边的秘书长,秘书长还在紧张之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深沉冷淡地说:“田市长,你刚来不太了解,市里的国有企业太多了,效益都一年不如一年,经常有工人因不同原因聚众闹事,这次是盐化集团工人闹事,现在原因还不清楚,也不知道这一次怎么会这样激烈。”秘书长在这个岗位八年了,算是个老都城了,在整个都城市,象他这样熟悉市情的领到恐怕没有几个。加上他的年纪又是田地父辈般年长,所以他的言谈之中,没有把田地这个从天而将的副市长当成一回事。

    就在他给田地介绍情况的时候,王市长和其他副市长也都陆续进了会议室。田地看了一下,除了市长之外,还有分管政法的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高明,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唐云,市政府分管政法系统且兼任市公安局局长的副市长刘伟,田地本人按照市政府的分工是分管工业企业的,自然也会是这个会议的主角。

    情况紧急,大家没有任何客套。王市长就发话了:“同志们,不管情况如何严峻,我们也得积极和正确面对。刘副市长,干警现在到位没有?这可是最关键的时候,检验你们公安队伍是否能拉得出,打得胜的时候?”

    刘伟立刻说:“两分钟前就已经到位了,现在周局长就在下面一线指挥,局面已经暂时得到了控制,武警也出动了三个中队的警力,闹事的群众已经被控制在市政府办公楼五十米之外。不过……”

    “说。”王市长大声说。

    刘伟说:“市长,有七个公安干警和五个武警战士受了轻伤?”

    “他们与群众发生了正面冲突了?”王市长紧张地问:“群众呢?有几个受伤?”

    刘伟有点不情愿地说:“已经有十一个进医院了?轻伤没有统计。”

    “太不象话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不是公安队伍在执行处置内部矛盾时的纪律吗?怎么会弄成这样?谁下的命令?”王市长有些火了。

    刘伟耷拉着脑袋:“当时情况十分紧急,没有人下命令……”

    刘副市长还没有说完,外面一个人冲进会议室,走到王市长身边说:“市长,许书记在下面与群众谈话呢,叫你也赶快下去。”

    王市长说:“会议取消,大家一起与群众对话去,在现场再行商议,你们公安局,事情完了之后,一定要好好整顿,这样的关键时刻还添乱。”

    刘副市长也没敢抬头,与其它领导一起,跟在王市长的身后,急匆匆地往楼下走去。

    楼下的混乱场面的确已经得到了控制,站在离办公楼最近的全是武警和公安干警。田地看见,许书记脸上也有血迹,他也受伤了?走进才知道,许书记不但受伤了,伤势还相当严重,手上,腿部和脸上都受了伤,脸上的血迹不但未干,还有鲜血不断往下淌。

    在这样的关头,所有的干部都不敢问候书记。许书记见王市长来了,立刻说:“立即分工,我们俩人听工人代表的情况反映。在场的其他常委和政府副市长,分成两组,一组去医院看望受伤群众和干警,协调和处理现场的事情;另一组赶到盐化集团公司宿舍,处理那里发生的问题,听说有一家人集体自杀了,问题严重啊?我们这些父母官失职啊?”

    王市长立即把市委市政府在场的领导喊过来,安排书记交待的工作,他说:“根据书记的安排,市委和市府各一名领导,组成三个工作组,书记和我留在现场,听工人代表的情况反映;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高明和副市长刘伟,你们俩人为一个工作组,你们迅速赶往医院,慰问受伤的群众和受伤的干警,全权协调和处理遇到的一切问题;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唐云和副市长田地一组,你们立即赶到盐化集团公司宿舍区,处置那里发生的问题。据说,那里有一家人集体自杀,影响巨大,群众情绪激动,你们要灵活处置,不要再发生意外事故,避免事件升级。你们两组,遇到什么特大的情况,随时汇报,我和许书记一直都在市里,你们都明白了没有?”

    在场的几个市领导都神情凝重地说:“明白了。”

    “那就分头行动吧。”王市长急促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