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降市长》11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39本章字数:2432字

    《空降市长》11

    田地的车,飞驰在赶往省城的路上。秘书小高变得谨小慎微了,也不在轻易乱说话了。车内即刻安静下来。昨夜,田地完全没有睡好,此刻奔驰的汽车,就像温馨的巨大摇篮,田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梦乡里的一切,多么熟悉啊!那才是自己真正熟悉的生活……

    田地进入三楼的办公室,看见其他行长的办公室都开着门,显然,其他行长都比他早到。他的办公室在靠右的最后一间,他虽然也是排位最后的行党组成员,可他毕竟还不是行长,只是行长助理,所以他的办公室在最后。

    他迅速打开办公室,首先打开办公桌一侧的电脑,借电脑运行的间歇,他泡上自己已经习惯了的西湖龙井,茶气飘香的时候,电脑已经运行完毕,他首先点开了内部网站,看看里面有些什么消息。

    其中的一则转载的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大意是中组部将要组建博士团下派地方,支援地方经济建设。在他的记忆里,这样的新闻已经是第二次了,上次大概是团中央组织博士团下派基层。两则消息之所以引起他的关注,因为他本人就是双料博士,人嘛,总是关心离自己最近和与自己有关的信息。

    浏览完之后,他暗自笑自己:这些离自己十分遥远的事情,关心它干嘛呢?难道自己会下地方吗?他可是行里看好的主要后备干部,去年行里还派他到国外学习了半年,回来后的几个月,刚刚熟悉了分管的工作,就是中组部有这个想法,行里也不会同意的,他自己非常有数。

    内部网没有别的让他更关心的信息,他转移了目光,拿起了当天的报纸,浏览昨天国内外的重要消息。

    他的目光又停留下来,那是一则法新社的消息:……中国将下派学者型官员,参与地方经济建设,将在中央和国家机关里,抽调和选派一批博士下派基层,这将是近年来,中国高层少有的举措,这批下派学者型官员,必将推动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他品了一口茶,很享受淡淡的龙井味道,心里却说:这些舞文弄墨的记者,都大同小异,什么样的事情,只要经过他们笔下生花,就变得不同寻常,变得似乎重要了。

    随后,他集中精力看办公桌上近期的各种文件,其中有国务院关于金融行业近期工作指导要点,也有银监局的关于近期银行工作的指导意见,他还认真的看了国资委近期下发的相关规定。这些看似枯燥的文件,里面蕴含的意义,他这样的人,自然是深有体会的。哪怕只是一个新的措辞,也会埋藏很多玄机。他看这类文件,首先通读全文,而后祥读最新的段落,吃透吃准文件的含义。

    “嘀嘀嘀!”他的门铃响了。

    他说:“请进。”

    进来的是行办公厅的秘书处的秘书,送来了会议通知。他放下手里的文件。看到通知上写有:下午三点半,全行党委扩大会议。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在中国歌舞团就职的女友娜娜,今天下午四点从美国回来,他已经答应了去机场接她的。于是,他对秘书说:“我能不能请假,下午还有事,你帮我给行办说说。”

    秘书讨好地说:“田行,这个会议,行办只是负责通知,会议是行党办负责的。”秘书把他喊成田行,隐去了助理。他也习惯了。

    他说:“好,你去吧。”

    分管党办的是周副行长,田地当然知道这一点,他本来想打电话给他,播了一个号,他又停下了。这样有些不妥当,就在一层楼,自己不亲自过去,人家就会认为自己摆谱,再说了,人家毕竟是常务副行长,也是自己的领导。

    他按了周副行长的门铃。得到应允之后,他推开房门。周副行长正在和地方银行通电话,他挥手示意田地坐下。

    通完话,周副行长笑吟吟的说:“田助理,你可是好久没来我的办公室了啊?”

    “就是,以后要经常来请示。”田地说。

    “请示,你还是给行长请示吧,他是书记。你我都是成员,哪有成员向成员请示的道理。怎么,今天有事?”周副行长问。

    “是这样,领导,刚才接到行办的通知,下午又召开党委扩大会。巧了,我女朋友从美国回来,我已经答应她去机场接她的。你看,我能不请个假,不然,不好给她交代啊。”田地这样说。

    周副行长听完了他的话,说:“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浪漫啊,按理说你当然要去接她,我当然毫无保留的愿意准你的假。”田地脸上露出了希望的笑容。

    “但是。”周副行长接着说道:“你我都是党组成员,下午又是召开的全行党委扩大会议,我哪来准假的权利啊!”说完,洒脱的耸耸肩,然后又说:“我真羡慕你们年轻人,能够享受浪漫的爱情,哪像我们当年啊……”周副行长顾左右而言他,等他说完,田地问道:“周副行长的意思,我得找行长?”

    周副行长说:“不,我绝没有这个意思。”

    田地有点闹不明白了,试探性的问:“那……”

    周副行长指点道:“你怎么忘了啊?我们的纪委书记,他不是还兼任副书记的吗?这样的小事找行长当然不妥啊。”

    看起来周副行长还真给他指了条明道。但实际上他清楚,这个事情周副行长说了当然可以算,可是,人家偏偏说没有准假的权利,不但推脱了责任,还要做个周全的好人。他无奈的走出了周副行长的办公室。

    纪委书记更是谨小慎微的人,干瘪的个子,坐在宽大的班台面前,显得及不协调。看着这个滑稽的场面,田地想笑。

    说明了情况,纪委书记当即表态:“田助理,这个假我不能准,要么你去找周副行长,要么你去找行长。不过,我说小田,开党委扩大会不是小事,你干嘛这个时候要请假呢?有困难先克服。”

    田地说了情况,纪委书记更为不高兴的说:“你们年轻人,恋爱的时候,头脑就混了,是工作重要,还是谈情说爱重要。”

    田地失望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心里十分窝火,一个老奸巨猾的周副行长,一个近乎古板的纪委书记,怎么就这么不通人情呢?可是,如果要为这件事情去找行长,他还是心虚。

    没有办法啊,他只得拿出手机,给女友娜娜发了长长的信息。

    娜娜:当你下飞机的时候,我正在开全行党委扩大会。原来的诺言自然就泡汤了,但是,请你理解,用一句俗气的话,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自己回去等我,今天,我给你赔罪,你怎么惩罚我,我都接受。不管怎么样,我决定,晚上为你接风洗尘。爱你的田。

    短信发出之后,他还是不放心,再次发了短信:娜娜,一定记住,看见了我的信息,一定回我。吻你,田。

    郁郁寡欢的田地,终于熬到了开会的时候。周副行长和纪委书记见了他,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冲他点点头,各自摊开笔记本,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