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40本章字数:2576字

    三十三

    夜已经很深了,夜幕下的都城灯火阑珊。

    田地看着女局长一筹莫展的面容,说道:“你的担心不无道理,那么,你说,我们有没有突破的可能呢?或者说突破的方向?”

    女局长说:“我最担心的就是招商工作整体陷入被动,我这个局长难辞其咎啊?但是,这所的一切,又都不是我所能把握的,我现在能做到的,就是如实向领导汇报。”

    女局长内心一定有她的想法,可能不便表达出来。田地询问道:“我们是不是有中间路线可走?”

    女局长说:“那就要看领导你的了,我们这个层面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啊!”

    田地说:“你看这样,是不是一个办法。我们市里面的情况是特殊了一些,可是,我觉得变通的办法不是没有的,譬如说,我们在香港招商的第一天,一定要求王市长,要求省局局长,还有秦副省长一定到场,场面上的事情,他们出面来处理,我们关注细节,关注具体项目,这样是不是会达到一样的效果?”

    女局长立刻眉开眼笑,大声说:“我说田副市长,你只要能把上面的事情搞掂,下面的事情,就看我的吧!”

    田地摇摇头,看来这个表面俏丽的女局长,实际上是给他了一个巨大的圈套,就等着他的头往里面钻呢?也许,自己钻得太快了,让这个女局长心生几分得意。

    尽管田地已经把《盐化集团公司国际11工程项目》研究了三遍,总觉得还欠缺了点什么?他让小高通知盐化集团公司的高管和招商局的女局长,再到盐化集团公司召开一次小型的论证会,特别提到了总工程师一定不能缺席。

    现在的盐化集团公司的领导班子,似乎闻出了市里面的主要领导要换了的味道了,许化和张瑞都像变了个人似的,听说田地要到他们公司研讨,早早做好了各种准备,接待规格绝不亚于他们过去接待市长和书记。

    所有的人员坐定之后,田地发话了:“今天的会议,就是一个议题,——《盐化集团公司国际11工程项目》的再论证。”田地开始了很知识分子的开场白。“大家看到了,今天市招商局的局长也来了,她来的目的,也是为《盐化集团公司国际11工程项目》,在座的部分同志也许还不知道,我们市里、省里都已经把《盐化集团公司国际11工程项目》作为重点,即将在香港招商会上隆重推出。省市主要领导也很关心,所以,这将是盐化集团公司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在场的盐化集团公司的领导们备受鼓舞。

    “下面,请自由发言。招商局从招商的专业角度提问,我们在座的专家回答,把项目弄得越透彻,对项目的启动越有利。开始吧。”田地说。

    招商局女局长最先说道:“田副市长,我们的方案上,遗漏了一个重要的资源。这个资源对于投资者来说,是绝对需要的。”

    “你说。”田地说道。

    “大家也都知道的,我们都城的深井盐矿资源是全国乃至全亚洲最为丰富的,我们以前组织过国内顶级专家搞过一项专门调查,按现在都城的盐业的开采量和开采进度,都城的地下资源三百年也开采不完。另外,开采井盐的同时,同样有开采不尽的天然气资源。应该说,这两样,是我们的招商书上,最重要,也不可或缺的重要信息,现在的项目书不是不可以,而是淹没了闪光的要点。我们招商局的主要工作,就是高价卖出可利用资源,促进经济快速发展的……”女局长的一席话,让在座的茅舍顿开,就连田地,也受到不少的启发。

    张瑞立即对许化说:“你赶快通知设计部门,原来的那个方案还要修改,记住了,那个稿子立即停止,就是送到了印刷厂,也要给我追回来。”

    许化站起身来,对田地说:“田副市长,我去安排一下就来。”

    田地点点头。

    张瑞说:“招商局的意见,一针见血,非常有见底,给我们闭门造车起到了醍醐灌顶的功效呢!”

    田地说:“就是要集思广益,把我们的《盐化集团公司国际11工程项目》做成市里和省里的样板工程。不过,你们的压力也不小哦?”

    张瑞说:“只要有省市领导做我们的后台,像招商局这样的兄弟部门的大力帮助和支持,我们一定有决心和信心搞好。”

    这一次的《盐化集团公司国际11工程项目》再论证起到了积极的效果,会后,一套几乎完美的招商计划书出笼了。无疑,这又给田地的内心带来了几分自信。

    这天晚上,田地回到自己的住处,又翻开了还没有看完的《张之洞》,却意外的接到了秦非儿的电话。这让他不免有些担心和忧虑。

    秦非儿说:“我的大市长啊,你忙得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吗?”

    田地说:“嘿嘿,正准备给你发短信呢?”

    秦非儿说:“你那点谎言,还是留着去骗别的美眉吧?我告诉你呀,你可成了香馍馍了,来了我们家一趟,就成为我们家的话题了,不仅老太太要叨唠起你,就是日理万机的秦老头子,也会偶尔提起你哟。看来,你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呀?”

    田地说:“多谢各位错爱,其实田地是个俗人呀,哪里值得各位的挂记啊?呵呵。”

    秦非儿说:“我说老同学,你的新项目进展如何了,你不会是嘴上说得闹热的那一种人吧?你们政界,尤其是你们政府里的要员,我的印象中,还是多有务实的,请问阁下是不是也属于此类啊?”

    田地说:“当然啦,你还不了解我吗?学金融的人,有几个浮华的啊?我们就是摆弄数字的命啊?”

    秦非儿乐呵呵地说:“嗯,看起来你还没有忘本,是个乖孩子。你好久再来省城啊?”

    田地说:“过几天就要上来呀,还要给秦副省长汇报招商的事情,到时候,我一定来看你和阿姨。”

    秦非儿说:“好吧,要是你到了省城不来看我,我就绑架你,强迫你来。嘻嘻。好了,伟大的秦副省长在我身边,他也心血来潮了,要与你通话呢!”

    田地心里立刻紧张起来。

    “小田吗?最近怎么样啊?”秦副省长深沉的男中音传了过来。

    “秦副省长,还好,各方面的工作基本进入了状态,就是精力不够用啊,比原来的工作辛苦多了。谢谢副省长关心。”田地说。

    秦副省长说:“年轻人嘛,多吃苦有好处,不过,你一个人在外面,首先要注意身体。”电话旁边传来了秦非儿的奚落声:你好久这样关心过我呀?偏心眼。

    田地回答说:“谢谢副省长,我会注意的,您老也要注意身体啊。”

    秦副省长说:“我没有问题,我身边还有你阿姨和非儿呀,她们都能照顾我的。小田啊,你们的招商工作准备得如何了?你抓的那个什么《盐化集团公司国际11工程项目》我看就很有意思的嘛,我已经将他列为省里的重点项目了,你们可要抓紧落实啊。”

    “谢谢副省长的关照,说到招商工作,我正好有事向您汇报的呢?”田地突然想起了女局长给他出的题目来。

    秦副省长乐呵呵地说:“哎呀,我们的大博士也有为难的事情,你说说。”旁边又传来秦非儿的声音:爸爸,你怎拿人家取乐啊?田地可以想象到,秦副省长家里其乐融融的情景。突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向秦副省长汇报,越级汇报,这可是官场犯忌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