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41本章字数:2188字

    四十三

    田地见到王市长的那一刻,王市长的表情十分复杂,他正在接一个电话,北京来的。他示意田地坐下。一边说:“好的,好的,你那边看能不能再做一些工作,嗯,好,我这边也会随时给你通气的。好的,老领导,就这样,再见!”

    挂了电话,王市长说:“中央党校的老领导,正在关心我呢?”

    田地敏感地意识到,王市长一定是在争取各方面的力量,向书记的目标进发呢。这样的敏感事情,自己最好是什么都不知道为好。组织里面最忌讳的就是人事任免问题,所以,当市长说北京中央党校的时候,田地装着什么都不懂一样,也没有接市长的话茬。

    王市长当然也知道这里面的奥妙,立即改口:“田副市长,你这次的省城之行,收获不少啊。我原来都没有预料会取得这样的成绩。我原来就说过的嘛,你们这些北京下来的人啊,哪个背后都隐藏着巨大的生产力呢,这不,我的话得到了验证了吧?”

    田地说:“市长,可别这样说,别人可能是这样,我田地,就没有你说的那种能量的啊?这一次秦副省长表扬我市的这个项目,主要还是招商局准备得细致。”

    王市长说:“田地,不能这样说,我可不这样看问题,我们市政府的人,历来都讲究实际,你说,这个《盐化集团公司国际11工程项目》不是你弄出来的,那就是虚假,那就是不负责任的乱说。我又不是不知道,这个项目原来在招商局的方案里面,仅仅是一个后备项目,原因就是盐化集团公司的包袱太重,这个项目包装出来也不一定有人来投资。自从你介入之后,给盐化集团公司带来了信心,也给招商局带来了信心。你说,情况是不是这样的?”

    田地说:“可是……”

    “可是什么?这个项目现在引起了省上领导的关注和关心,那就是你田地的能力所致。我们都城的干部,哪一个我不了解,要说招商局的女局长能干,我承认她有两下子,但是,充其量是个干才或者将才,要说战略眼光,他们哪一个是你的对手?毕竟,起点不一样的嘛。”王市长说。

    田地说:“我给你汇报这一次的具体情况吧?”

    王市长说:“你别慌,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在说,汇报不是还要等到招商局的来了再开始吗?我接着刚才的话说,我的意思是这样的,今后你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打算,你可以直截了当的给我说,好不好,是你的成绩,别人也抢不去,不是你的成绩抢也抢不过来。”

    田地这回算是明白了,王市长这一回是在责备他,而不是表扬他。

    王市长接着说:“我们共产党有一个光荣传统,讲真话,办真事,一级管理一级,一级服从一级,既要民主,也要集中。今天我们两兄弟算是交心,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田地低下了头,王市长原来对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了如指掌的。包括他用秦副省长压迫他参加香港招商会。田地实际上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犯了本末倒置的错误。市里的问题,首先应该向市里的一把手汇报,市政府的问题首先应该向市长汇报,这是官场的常识,在自己的直属首长没有允诺之前,绝不能把想法捅到上一级领导那里去,要是有一天,上级领导突然问起来,自己的顶头上司还不知道,那不就出大漏子了吗?田地觉得应该受到市长的批评,他也接受市长的批评。他态度诚恳地说:“市长,我一定牢记前车之鉴,在您的领导之下,把份内的事情做好。”

    王市长降低了声音,说:“好的,我相信你,田地同志,你不仅在国家机关呆过,还是中组部看好的年轻干部,你一定能干好的,我这个政府的班长,也会是你的坚定的支持者。”

    “谢谢市长。”田地无地自容地说。

    他们的对话,让门外的小高秘书和女局长听到了不少。

    王市长说:“好吧,到二号会议室等我,我一会就过来,我还得安排一下,下午友邻的一个市的市长和书记要到我们都城来。”

    “好的,我们在二号会议室等你。”田地走出了市长的房间。见秘书小高站在走道里,还有招商局的女局长,田地说:“你们早到了,到二号会议室等市长。”

    给王市长汇报有两个具体的内容,包括市里面赴港招商的所有准备情况,和省上的安排部署。除此之外,田地还想给市长说说自己已经给秦副省长汇报过的盐化工产业改革的话题。秦副省长已经听进去了,而且有了相对明确的指示,但是市政府并没有把这个发展方向确认下来,这让田地提心吊胆的,内心十分不踏实。

    听完了前两个问题之后,王市长说:“好的,大致的情况我知道了,田副市长,你就指导招商局大胆地干吧?在工作中注意统一和协调,有什么重大变动随时向我通气,就这样了,好不好,我的客人已经到了。”

    田地对大伙说:“好吧,就这样,大家按照市长的指示办吧。”其他人都走出了会议室,田地又对王市长说:“市长,我还有一事情,要向你汇报。”

    王市长说:“说要点,我得去接待客人了。”

    田地简要地把自己那一天给秦副省长说的那一番设想说了,王市长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说:“田副市长,这个事情先不要慌,你有这样的眼光很好,但是,你提出要让盐化工为牛鼻子,先不要这么说,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关系到都城市的经济发展方向问题。这个事情不要说你说了算不了,就是我说了也算不了,市政府要研究通过,市委要研究通过,这样的话才能讲。我说田副市长,你不会在省城,也发表了这样的观点了吧?”

    田地茫然若失地说:“没,没有,只是一种想法,我在盐化集团公司的会上谈到过这个想法。”

    王市长严肃地说:“好,我知道了,你有这个想法就闷在肚子里,先想成熟了,找一个长一点的时间撰写出来交我,好不好,在没有形成决议之前,就不要在外面提出这样的说法了,不要让外面的人觉得我们市政府的工作规划不严谨。”说完,王市长头也不回地走了。

    田地愣了一刻,昨天的那些兴奋劲儿,已经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