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五十船员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1本章字数:2189字

    在行使威尼斯的第二天,康特把大家召集一起。

    “大家,很抱歉叫你们过来,我的药水被偷了。”康特召集大家把自己少了一瓶药水得事告诉了他们。

    “这可真糟糕,该是谁呢?”莉莎知道药水被偷的严重性,惊讶的说道。

    “药水?你的药水是?”考特曼对药水的事一无所知。

    “是这样的,我的药水可以激发我的另一面,正如你们所想的一样,我的特殊能力就是它。”康特解释道。

    陈伟听到后立刻就知道是伯纳斯做的,眼睛转向了伯纳斯,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但是他不想点破,毕竟想从中得到一些好处。

    伯纳斯感觉到了陈伟的目光,也看到陈伟的表情,心里也很是不安,强笑道:“这个药水,一定不是我和莉莎偷的,我一直在丽莎的房间里,恩,一起探讨一些问题。”

    莉莎听到后也是说道:“这个我可以证明,我和他一直..”莉莎一想想到自己和伯纳斯的春情,脸色变的很是红润,看着伯纳斯眼神也是荡漾不已。

    陈伟听到后也不点破其中的私情,“我也不可能,昨天晚上我和威廉尔船长在研究一些事情。”

    威廉尔听到点头道:“没错,昨天斯巴洛阁下的确再跟我商量一些事情,我希望大家也可以听一听,这毕竟有关我们这次的任务。”

    威廉尔看到大家都在听,于是接着说:“斯巴洛先生心思缜密,威尼斯是一座水上城市,于是怀疑魅影组织会在水下埋设大量的炸药,于是斯巴洛先生让我准备潜水服以及潜水人员和他一起破坏那些炸药。而我昨天也是安排此事。”

    大家听了心中很是敬佩陈伟,毕竟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一环节。

    莱克也急忙说道:“我昨天一直都在向考特曼讨论枪法,你们也知道我的枪法不怎么样,但是我一定会好好向考特曼学习。”

    考特曼也不说话,但是微笑的看着莱克。

    康特知道也不是这两个人,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咦,查理哪去了?你们有见查理吗?”康特突然想到查理不在。

    伯纳斯心里很是高兴,于是说道:“很明显,是查理偷的,估计现在他已经逃跑了。”

    莉莎眼睛一直看着伯纳斯的脸颊,听到伯纳斯的话后,立马附附:“伯纳斯说是他,那肯定是他。而且他也是一个偷盗专家。”

    “应该是吧,昨天他悄悄的溜进我的房间,可惜被我抓住了。”考特曼一想到昨天查理没有穿衣服就到自己的房间,心里恶寒的说道。

    陈伟对此也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

    大家很快便把矛头指向了查理,尽管康特对此有点不相信,毕竟查理曾经帮过自己。相信查理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事后,威廉尔命令手下去寻找查理,但是查理是一个隐形人,论道躲藏,绅士联盟中他认第二,没人敢说第一,陈伟也不行。毕竟术业有专攻,查理的特长就是逃跑。

    大家把整个船都找遍了,可惜跟本没办法找到。大家也在郁郁中散了,毕竟当前最重要的就是养好精神,来面对以后的战争。这件事之后,查理也成了大家心中的一根刺,心里对查理恨之入骨,但是陈伟却很淡然。

    当天下午,威廉尔过来找到陈伟说道:“斯巴洛先生,五十个人已经准备好了,您可以去看看。”

    陈伟一听心中大喜,急忙起身说道:“真的,走,快带我去看看,”这可是关系到陈伟的一件精良装备,不容马虎。

    威廉尔领着他来到船里的训练室,这里是威廉尔船长训练船员的地方。平常这里都很热闹,只是今天这里静悄悄的,在这里只有五十个人整齐的排在那。

    威廉尔炫耀的问陈伟:“斯巴洛阁下,你觉得我的船员怎么样?”

    陈伟看到这些人,心里也很是震惊,但更多的是喜悦,他看出这些人都是资深的老船员,身上都有很浓重的血腥气息。“真是精兵呀,只是船长,您用这些人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威廉尔脸色很是凝重的说道:“斯巴洛先生,我深信你的猜想是正确的,我是不会让‘魅影’组织炸毁威尼斯的,这关系到我的生存。所以我会派这五十名船员,我希望阁下不会让我失望。”

    陈伟也很确定的说道:“这是一定的。”陈伟对这件事也容不得马虎。

    “既然这样,这些船员就交给你了。”威廉尔对陈伟说完转身看着这五十名船员大声吼道:“兄弟们,现在你们就跟着这位斯巴洛先生,你们的使命关乎着我们的未来,你们也不想被国家抛弃,所以你们要打好精神,好好完成这次任务,事成之后,我为兄弟们庆功。”

    陈伟也站出来说道:“说真的,我很敬佩你们,与天斗,与人斗,永远充满着热血和激情。这次任务充满了危险,但是不要怕,我会跟你们一起下水,我会扛在最前边。等事了之后,我和你们一起喝酒喝到天亮。”

    威廉尔听到陈伟的话后对陈伟的好感大增。他明白如果威尼斯被炸毁,英国会彻底抛弃他们这些人,从此他们就是一些无根之人,英国再也不欢迎他们,欢迎的只有子弹和炮弹,因此必须派老船员来做这次任务。但是他又明白这次任务很危险,死伤任何一个人都很痛苦,毕竟这些人和他一起战斗了多年,一起从风雨中闯了过来。现在陈伟竟然扛在最前沿,与他们同生共死,这样的人太难得了。

    那五十个船员听到后对陈伟很是认同,他们明白这很危险,但是他们还是来了,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后代,他们就要努力。现在这位先生大可不用做这次任务,他完全可以避开,但是他来了,而且处在危险的最前边。这样的人值得他们尊敬,这样的人只得和他们一起喝酒。

    威廉尔这时大吼:“我们的信仰是什么?”

    “死亡。”五十人大吼

    “我们为什么战斗?”威廉尔在问道。

    “为了生存。”五十人的声音传遍整个训练室。

    威廉尔又说道:“兄弟们,还有一天时间,你们赶快把未做的,为说的做的吧,不要心存遗憾。”

    威廉尔看着自己的船员离开后心里很是怅然,陈伟看都后心中不忍安慰道:“没有事,相信我,我会把他们平安带回。”

    威廉尔心里很是感激陈伟,笑道:“那我那时等待你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