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绵冷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9本章字数:977字

    博玉小心将锦绣抱入自己房中,未过多时,李管家便已将大夫请来。

    “回禀将军,这位姑娘乃因平日里过度劳累,加之又受了极重的寒气才会如此。现下这位姑娘发着高热,若是不能及时将这高热退下来,只怕会有性命之忧。而且这姑娘的身子今后绝不可再受寒了,否则,寒毒会於在体内,便是再难医治了!”

    “有劳大夫!”

    那大夫诊过脉,便跟随李管家前去偏厅开药方。博玉一动不动的看着卧榻之上的锦绣,眸色深邃却是忽有一丝柔色夹杂其中。

    未过多时,一名丫鬟端着一碗汤药轻声走入房中。

    “把药放下,你退下吧。”

    “是,将军。”

    “对不起!是本将军不该如此待你。”只见,博玉起身拿起桌上的汤药,在口中含了一口,随即慢慢俯下身子,将嘴紧贴在锦绣的唇上,轻轻的将那药一点一点送入锦绣的口中。

    待到了半夜,锦绣的身子越来越烫,博玉更是衣不解带守在锦绣身边悉心照顾。三日后,锦绣的高热才慢慢退下。

    这日晨曦刚现,躺在榻上的锦绣缓缓睁开双目,眼见那大将军博玉正守在榻边望着自己。只见他的眼窝深陷,眼中更是布满血丝,像是多日都未曾好好休息过。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这里不是木屋,我这是在哪里?” 锦绣疑惑的看了看周围,说罢挣扎着便要起身,却是被博玉一把按住。

    “你好好在这里休息,我已经命人将园子后面的暖阁打扫出来。待你病好之后便搬到那里去住。”

    博玉说话之时依旧语气冰冷,脸上更是没有一丝表情,随即便起身离去,待走到门口之时,却是又转回头对锦绣说道:“今后,你无需再去做那些辛苦之事,好好调养身子!”口气始终冰冷更是再无他言,说罢博玉便大步走出房间。

    次日,博玉一早入宫议政。

    待刚走到宫门时,只见一名小侍从远远的朝自己跑来:“大将军,这是您前几日向薛太医寻的治疗寒症的药材。薛太医让小的给您送来,每日三钱,需用黄酒送服。”

    博玉将那些药材仔细拿在手中:“替我多谢薛太医!”

    待议政过后已是未时,博玉刚要走出宫门口时,却忽被郭太后的心腹,侍从总管宣明喊住:“博大将军请留步,太后娘娘有要事需找大将军商议,还劳烦大将军随奴才去一趟景鸾殿。”

    博玉心中担心锦绣,本想着早些回府去,但又怕耽误了朝中大事,无奈只得随那宣明去了景鸾殿。

    “启禀太后,博大将军到。”

    “你们都退下吧。”

    “是,太后娘娘。”

    只见,郭太后坐于鎏金团花的凤椅之中,手中拿了一封书信,面色凝重眼望着面前的博玉。

    “这是今儿早上,自边塞快马送来的八百里加急,还请博大将军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