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归路长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9本章字数:1287字

    风雪之中,博玉率领一万大军艰难的在雪地中跋涉。

    三日前,待博玉大军杀到三十里外的赫多大营时,那赫多早已不知去向。博玉率领大军在这片苦寒之地中苦苦搜寻了数日,却丝毫再未有发现赫多的任何踪迹。

    无望抬头,眼望那寡淡的月色,一抹忧虑盘踞于博玉心头:“已然整整十日了,丝毫没有发现赫多的行踪。大军的粮草仅够再维持三日。倘若三日之后,若是还没有发现赫多的踪迹,想我博玉与这一万铁骑军便要有去无回,定会埋葬在这片风雪之中。

    自怀中小心的摸出一方锦帕,她那如秀的面容又一次浮现在博玉的心头。这锦帕乃是当日在书房之外,自己将她抱入怀中时,自她的身上滑落,自己将这绢锦帕始终带在身上,亦是成了这数日之中仅有的一份慰藉:“放心!我定会活着回去见你!”

    “来人。”

    “大将军有何吩咐?”

    “传令下去,将战马杀掉,烤熟之后分发给全军将士,全军上下任何人再不准生火,否则军法处置,全军火速向北面进发。”

    “是,将军!”

    眼望北面苍茫的山峰,行军多年的直觉告诉自己,赫多的大军定是藏匿在那里!

    次日一早,待大军集结,博玉策马立于军前:“我博玉自十七岁征战沙场以来,身经数战,无一败绩,今日我大军粮草无多,敌众我寡。此战为立保家园,铲平赫多奸贼。全军上下,愿战者随,愿走者去,我博玉绝不为难!”

    漫天飞雪中,一万铁骑大军都默默的跟随在博玉身后,并无一人离去。

    此时,那赫多正身处在五十多里外的乌儿海中安营扎寨。又是一口烈酒下肚,亦是难以抹去满心之中的仓皇不安。已然多日过去了,料想博玉这小子即便没有冻饿而死,想必也支撑不了多久了。那日,听闻探子来报,,博玉已然率领大军追来,着实吓了自己一跳。可是自己转念一想,博玉匆匆而来,断然不会带多少粮草。不如自己先躲起来,待博玉粮草殆尽,军心大乱之际,再一鼓作气一举灭了那博玉岂不痛快!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跳得如此厉害?如果博玉一路向北追来又该如何是好?不会的!博玉粮草无多,又怎会孤军深入这片不毛之地,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又灌下一口烈酒,赫多倒在帐之中沉沉睡去。

    待那赫多睡至深夜,忽听得外面喊杀之声一片。抬眼望去只见帐外火光冲天,难道是博玉那小子杀来了?赫多起身便要去取佩刀,忽被一支冷箭射中肩头。

    这日星辰尚早之际,博玉率领大军行至乌儿海,终于发现赫多大营。博玉却命全军埋伏在大营四周,暂且按兵不动。待到深夜之时,才下令大军发起进攻。那赫多大军在乌儿海中躲了数日,兵将早已懈怠。因而在博玉大军杀进营帐之时,许多赫多的兵将尚在睡梦之中。

    “赫多,你以为你藏在这片不毛之地,我博玉便奈何不了你了吗?”

    赫多抬头望着博玉,心知自己已然大势已去,不禁仰天长叹:“想我赫多一生征战,如今却败在你小子手上,也算是心服口服。只是,我赫多手中仍有三万大军,不知将军是否愿意招降?”

    博玉冷眼看着赫多,一步一步走近,忽然一道剑光闪现,那赫多的人头应声落地。

    “大将军您不待回去之后,等候皇上发落吗?”

    “赫多这奸贼诡计多端,若不是六年之前赫多诈降,何老将军又何至于惨死在赫多刀下。”

    “来人啊,传令下去,所有俘虏一个不留,全部就地正法!杀掉赫多军中战马,充作军粮,大军休整三日随后返回皇城。”

    “是,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