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人泪壹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9本章字数:1114字

    自刘奂皇帝回宫之后,除了向太后请安,和去探望怀有身孕的柔妃之外,便整日将自己关在御书房中不见任何人。

    “龙头山之上的围困,着实令自己心中不悦。此番御驾亲征那博玉虽为好意,但为何他不早些将先皇的遗诏告知于自己?那么除了此事他又有多少事情瞒着自己?”

    忽然,一名宫中侍从疾步来到御书房中:“启禀皇上,边塞有战报传来。”

    “如何?”

    “禀皇上,博大将军已将赫多逆贼一举剿灭!”

    “好,好!”耳听那侍从来报,刘奂皇帝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多年以来的边塞宿疾现如今终得解除了。

    “传朕口谕,恩准博玉大军从昭瑞门进入皇城。”

    “是,皇上。”

    那昭瑞门历来都只有皇帝亲征之时才可通过。旁人若是带兵从此处经过,便是忤逆的大罪。现如今刘奂皇帝却恩准博玉可策马率领大军通过,足见刘奂皇帝心中的欢喜。

    “皇上,奴才还有一事需向皇上禀报。”

    “说。”

    “禀皇上,听闻博大将军未得皇上的旨意,已然将那赫多及所有降军就地正法!”

    “什么!”

    恰在此时,郭太后身边的侍从总管宣明来到御书房中:“奴才参将皇上,太后娘娘遣奴才来问问皇上您,打算何如赏赐大将军?”

    “滚!都给朕滚出去!”

    “博玉你欺人太甚!你竟然居功自傲,擅自斩杀降军!你还有没有将朕放在眼里!现如今连太后都知晓平叛边塞乃是你一人之功,满朝文武又该如何看朕!”

    心中的猜忌并未减轻半分,一份恼恨却是渐渐升腾而来。

    因博玉平日之中性情孤僻,因而即便此番大胜而归,大将军府中也亦如平日一般,并无任何庆贺之礼。待博玉回到府中,便径直朝后院暖阁奔去。可到了暖阁,却见暖阁之中空无一人,并未见到锦绣的身影。

    “老李叔,锦绣呢?”

    “将军您有所不知,自从将军领兵出征之后,那锦绣姑娘便日日到宣德门前去等着将军平安归来。今日风雪如此之大,老夫虽是劝过,可是……。”还未等李管家将话说完,博玉已然策马一路朝宣德门的方向狂奔而去。

    不顾漫天飘落的雪花,锦绣始终默默守在宣德门前,门外却一直都是空寂无人:“皇上已然平安归来数日,却为何得不到他的一点消息。或许,当初是自己错了,他也许还有更周全的打算?”

    忽听得一阵马蹄疾驰之声,但放眼望去宣德门外却是依然苍茫一片。

    博玉勒住缰绳,眼望着站在宣德门前有如雪人一般锦绣的背影,不禁眼眶湿潮。

    “锦绣!”待沙哑的声音轻唤喊出这些日来始终让自己魂牵梦绕的两个字,博玉不禁满心疼惜。

    寻声回头,只见博玉竟是策马站在自己的身后,锦绣整个人霎时呆住。

    “怎么这么傻,这么冷的天还跑出来!”

    “锦绣好想,想做为将军暖心之人。”

    “好,好!”耳听得她的羞涩低语,竟是令博玉这历经沙场的铮铮铁骨一时间慌乱无措唯有紧紧的将她揽入怀中。

    “走,为夫带你回家。”

    一路上,不知是因锦绣这些时日太过劳累,还是因博玉的臂弯温暖,锦绣竟然在博玉的怀中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