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人泪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9本章字数:887字

    “禀大将军,成济将军求见。”

    “让他进来。”

    “禀报大将军,那几名黑衣人确是赫多旧部,属下虽已将他们活捉,但是他们全部在牙齿中放了剧毒,因而所有人咬破毒囊而亡、无一活口。”

    “时近元辰佳节,此事切不可让皇上知晓,免得令皇上心烦。这些时日之中,皇城之内定要严加戒备防范。”

    “是!大将军。”

    待成济走后,博玉孤坐于书房之中看着手中的一本兵书。只是不知为何,今日这兵书博玉始终看得意兴阑珊。她只身为自己的挡刀的情形,她那如玉手臂之上的一颗红痣亦是将自己扰得心神难安。忽然,博玉站起身来,径直朝锦绣的暖阁走去。

    “将军可有抓住那些刺客?”

    “那些黑衣人已然全部捉住,你无需担心。”博玉走到暖阁中的大红酸枝椅前坐下,柔声对锦绣说道:“来,到我这里来。”

    今日他的语气竟是莫名的轻柔,望向自己的眸色更是深邃悠远,不禁令锦绣顿觉诧异。自他得胜归来之后,平素之中都极少会来自己的暖阁,今日他深夜前来究竟是怎么了?

    不知他要做什么,锦绣唯有慢慢地挪着步子,小心翼翼的走到博玉身边。突然,博玉伸手一把将锦绣拉入自己怀中:“你可知你当时突然冲出来,只身挡刀有多危险!答应我,以后再不许做这种傻事!”博玉温怒说着,锦绣却只觉那博玉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愈发的不安分起来。

    “将军,你要做什么?”

    “为夫想要你!”说罢,博玉抱起锦绣,便向卧榻走去。

    “不可以,将军!不!”

    “你手臂之上的红痣可是守宫砂?别忘了,你我可是奉旨成亲,倘若皇上与太后得知你的守宫砂至今尚未除去,你又该做何解释?难不成,你想让皇上治为夫个欺君之罪?”

    “可是,可是!将军……..。”

    再未给锦绣任何言语的机会,博玉已然将唇霸道的覆在她的唇上。

    十日之后,元辰佳节,刘奂皇帝在嘉福殿中设下酒宴。

    博玉奉旨带锦绣入宫,一路之上博玉眼见锦绣一直默默地看着厚重的宫墙一言不发,不禁打趣说道:“别人家的女儿回门都是欢天喜地的。为夫记得当日指婚的圣旨上说你乃是皇室宗亲,想来应该自小长在宫中。可现如今回家却怎么一点儿都不见高兴的样子。等入宫之后,一定要带为夫去看看你自小住的地方!”

    “锦绣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将军还是不要看了。”避开博玉的一脸关切,锦绣忍泪将头转到一边再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