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杀机现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0本章字数:986字

    待博玉来到太医院中,见薛太医正坐在房中悉心的看着一本医书。

    “博大将军,您怎么来了?可是夫人的伤可有何不妥?”

    “内子无事,博玉多谢薛太医悉心照顾。博玉深夜打扰,是想请教薛太医您可知晓这瓶中所装乃是何物?”

    薛太医自博玉手中接过那只瓷瓶,小心地将瓶塞打开,顿时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味扑鼻而来。奇怪的是,这香味居然同刚刚自杨皇后身上所散发出的淡淡兰花香味如出一辙。

    “薛太医您可知晓这瓶中所装为何物?”

    “回禀大将军,老夫一时间也拿捏不准,还请大将军多容老夫些时日,老夫定会给大将军一个交代。”

    “好!那就有劳薛太医了。”

    走出太医院中,望了一眼清冷的月色,博玉疾步朝刘奂皇帝的宣室殿中走去。

    “禀报皇上,博大将军求见。”

    “宣。”

    “博玉参见皇上。”

    “平身,大将军深夜前来所为何事?”

    “回禀皇上,博玉与锦绣蒙皇上恩典 ,现如今在宫中住下,但毕竟多有不便,还请皇上恩准,让臣与内子回将军府去。”

    眼望跪于殿中的博玉,刘奂皇帝冷冷一笑:“要你一武将居于宫中,定会被这许多规矩困扰,你们想回便回吧。皇后已向朕求过情,嘉福殿的那名宫女便赐予锦绣做个陪嫁丫鬟吧。”

    “臣多谢皇上!”

    待博玉回到偏殿,赶忙将皇上恩准回府之事告知于锦绣。入宫数日,博玉眼见锦绣始终眉头深锁。因怕引得她为难,虽始终未有开口相问,但博玉只隐隐觉得她似乎并不喜欢这巍峨如锦的九重宫阙。

    “将军打算何时回府?”

    “明日,如何?”

    “锦绣听将军的。只是,锦绣在回府之前,想去一个地方。”

    “好,待到明日为夫陪你去!”

    第二日一早晨曦刚现,博玉小心地扶着锦绣,来到一片破败的宫墙面前。

    “这是哪里,怎会如此破败?”

    “这里便是冷宫,锦绣的家。”手抚那早已败不堪的宫墙,锦绣不禁潸然泪下。

    “你为何会住在冷宫之中?那你的娘亲又是?”

    “我娘便是被先皇罢黜的姜贵妃。”

    突然之间,博玉一把扳过锦绣的肩膀:“你说什么?你说你娘是姜贵妃?”

    “锦绣的娘亲确是姜贵妃,我娘是在冷宫之中将我生下的。将军,您怎么了?”

    “姜贵妃乃是本将军的恩人啊!当年我爹战死沙场,娘身怀我这遗腹子,而那紫婷郡主竟借机对我娘百般欺凌,一心想置我娘于死地。幸而姜贵妃施以援手,先皇才降下圣旨,命任何人不准再为难我娘,娘最终才得以将我生下。你怎不早些告诉为夫,你是姜贵妃的女儿!”

    “将军若是知晓我娘是为何被打入冷宫的,怕是只会嫌弃锦绣。”举头相望他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庞,锦绣顿觉仿有一块巨石重重的压在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