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波澜起叁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0本章字数:1281字

    “太后娘娘!”郭太后身边的侍从总管宣明疾步走入景鸾殿中:“启禀太后,奴才已然查明那刘锦绣并未用您赏赐的玉露膏,而那博大将军也已将那药膏送到了太医院中薛太医的手上。

    “薛华生!就是当年深得先帝夸赞,现如今的太医院主事薛华生!”

    “回禀太后娘娘,当年正是此人给齐妃娘娘殓验的尸体。”

    “听着,你需时刻给哀家盯紧博玉和那薛华生,有任何风吹草动,需即刻来向哀家禀报。”

    “是,太后娘娘。”

    待博玉料理完东街校场之事后,疲惫不堪的回到将军府。走入暖阁之中,却不见锦绣的身影。

    忽然从花园之中传来一阵悠扬的曲声,博玉寻声而去。现下虽是刚刚过了立春,将军府中的海棠树便早早的开了花,淡粉色的花瓣,远远地望去甚是粉嫩撩人。只见锦绣站在那海棠树下,手执一片树叶放在唇间,轻轻地吹着一曲鹧鸪天。博玉倚在一棵大树旁,只觉听得如痴如醉。

    一阵微风袭过,锦绣淡粉色的衣裙随风舞动,树上的海棠花瓣纷纷散落在锦绣的衣裙之上,只见海棠树下的她美得宛如仙子一般。博玉不禁走上前去将锦绣轻轻揽入怀中:“你可知你美得叫人心疼!”

    轻捧起她如秀的面庞,全然不顾那一抹绯红的羞涩,博玉已将双唇霸道的覆于其上。

    这日博玉刚刚下了早朝,本想早些回府去看锦绣,却被一名宫中侍从叫住:“博大将军,薛太医请您前去一趟太医院。”

    待博玉来到太医院中,薛太医早已候在那里。

    “薛太医叫博玉前来,可是查出那瓶中所装之物?”

    “请问博大将军,可否还记得令尊大人的花鈭国一役?”

    “家父奉命剿灭花鈭国,待家父得胜班师回朝之际,却突遭冷箭命丧他乡,博玉怎会忘记!不知薛太医何故会提起此事?”

    “大将军您有所不知,这瓶中所装之物乃是一种慢性毒药。而这毒药正是当年被博翊远将军剿灭的花鈭国所独有的剧毒,名叫幽兰花毒。”

    “幽兰花毒!”

    “大将军,这幽兰花毒本身无色无味,只是中毒之人的身上会逐渐的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味。起初中毒之人会毫无征兆,只是会终日不思饮食,夜不能安寐。逐渐的,这幽兰花毒便会慢慢地侵蚀中毒之人的五脏六腑,直至整个人耗到油尽灯枯而亡!老夫敢问将军是如何得到这幽兰花毒的?”

    “这是太后赏赐给内子的。”紧攥手中的那只精致瓷瓶,博玉恨不得一掌将其捏碎。

    “太后娘娘!”

    只见薛太医的脸上霎时间露出一抹极是不安的神色:“有件事老夫不敢隐瞒大将军,就在夫人受伤卧床之际,老夫从皇后娘娘的身上,也隐隐闻到过这种淡淡的兰花香味。”

    “您说什么!皇后娘娘也中毒了!”

    “不止皇后娘娘,当年齐妃娘娘自产下皇子之后,身体也是百般不适,年纪轻轻便殁了。当年正是老夫为齐妃娘娘验殓的尸体,老夫清楚记得当年从齐妃娘娘的身上也曾闻到过此种一模一样的香味。

    “薛太医,那杨老丞相乃朝中元老,想来那皇后娘娘更是难得的贤良淑德!博玉恳求薛太医定要救皇后娘娘一命!”

    “博大将军尽管放心,老夫与杨丞相乃是旧识,老夫定会竭尽毕生所学医治皇后娘娘!想来世间万物相生相克,老夫依稀记得,在老夫师傅的手札之中曾记载过此种毒药。想来若是想寻出解药也并非难事。”

    “有劳薛太医!薛太医,有件事博玉还需向薛太医请教。”

    “博大将军请讲。”

    “薛太医可有法子证明,当年的齐妃娘娘正是被这种幽兰毒毒害而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