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霜夜寒叁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0本章字数:968字

    “锦绣就在昨日深夜之中,薛太医一家上下三十七口被人锁在房中活活烧死。”

    “什么!薛太医他医术高明,为人又与世无争,怎会这样?”

    “如若为夫没有猜错,薛太医一家被灭门定与那瓶太后赏赐的玉露膏有关。哎!是为夫疏忽了,让薛太医一家招来此等灭门惨祸。”

    “将军,您说的是太后娘娘赏赐给锦绣的那玉露膏?”

    “你可知晓太后娘娘赏赐予你的玉露膏,实则乃是以剧毒而成。虽然这剧毒不会马上使人致命,但却会令人慢慢虚耗身体,直到油尽灯枯而亡。而且据薛太医讲,皇后娘娘与皇上的生母齐妃娘娘也是身中此毒。若是为夫没有猜错,定是太后娘娘觉察出自己的恶行败露,才不惜将薛太医一家尽数杀光。”

    “皇后娘娘也中毒了!难怪那日家宴之上,皇后娘娘的脸色会如此难看。将军您定要想法子救救娘娘!”

    “杨皇后乃杨丞相之女,为人贤德,为夫定会想法子救她。为夫今日与你说这些便是为了告之于你,倘若日后为夫不在你身边时,你自己定要多加小心。太后赏赐予你的东西,你一概不要用!”

    “锦绣记下了。”

    轻轻的将锦绣拥入怀中,直觉告诉博玉,郭太后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想来自己虽在沙场之上杀敌无数,现如今却难以保全自己的心爱之人,一时间博玉不禁痛彻心扉。

    景鸾殿外,缓缓走来一位满头华发的妇人,此人正是紫婷郡主。那紫婷郡主比郭太后还小上一岁,却已是满面沧桑之容。

    “参见太后娘娘。”

    “起来吧,你已有多年不曾入宫,这些年来可安好?”

    “可安好?一个终日活在怨恨中的人怎会安好?”

    “当年之事,你也不必太过介怀。”

    “当年先皇以一道圣旨将我指给博翊远将军。谁知那博翊远将军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娶我为妻。最终整个皇城之内纷传乃是我逼死将军和那浣衣女。而我却不得不下嫁中书令之子尹秀。谁料想,那尹秀竟是个纨绔之子,夜夜留恋于烟花柳巷之中。如若是换做太后娘娘您,可以不介怀吗?”

    “哀家明白你这些年来心中的苦楚,好在还有兰溪,不是吗?”

    听闻郭太后提起自己的女儿尹兰溪,紫婷郡主顿觉心头一暖:“是呀,好在还有兰溪,自己这唯一的女儿。倘若没有她,自己都不知这些年又该如何支撑下来。

    “兰溪的年岁也不小了,哀家今日叫你进宫,是打算与你商量一下,给兰溪指一门婚事。”

    听闻郭太后之言,紫婷郡主赶忙起身恭恭敬敬的在郭太后面前叩首:“恳求太后娘娘为我家兰溪指一门天作良缘,莫不要像她的娘一样哀怨一生。”

    “你觉得博翊远将军之子,当朝大将军博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