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纳新人捌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1本章字数:1074字

    “什么!锦绣你,有身孕了?”

    “起初锦绣自己也并不知晓,只是时常觉得身子有些发冷。前些日子,冰枝担心我又发了寒症,便硬拉着我去看了大夫,才知晓已然有了两个月的身孕。锦绣原本打算告诉将军,只是前阵子将军军务繁忙,便未来得及同将军讲。”

    “是为夫没照顾好你!”

    忽然,只见锦绣上前一步,已是重重跪在博玉的面前。

    “锦绣!你做什么?这牢房甚是潮湿冰冷,你有孕在身,快起来!”

    “将军如若不答应迎娶新夫人入府,锦绣便永远不会起来!”

    眼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锦绣,博玉满心痛楚:“现如今自己死了到不要紧,只是锦绣与腹中的孩子便会自此没了依靠。想当年,自己的母亲凄苦将自己生下之后便含恨而终,自己从小无依无靠。今日,又如何能忍心让自己的妻儿再重蹈那一番苦楚。”

    “锦绣快起来!为夫答应你便是!”

    沙哑开口,博玉亦是将锦绣紧紧的拥在怀中。

    这几日来始终阴雨连绵,李管家带着府中家奴将大将军府重新修饰一番,府门前的喜绸再次高高悬起,亦是将会于三日之后迎娶新夫人入府。

    锦绣独自一人站在暖阁之外,眼望那淅淅沥沥的痴缠秋雨,不禁满心惆怅。

    “在想什么?这样出神?”博玉悄声走近,自身后轻轻环住锦绣的腰身。

    “没什么,只是在房中呆得发闷,想出来看看。”

    轻抚锦绣的小腹,博玉不禁关切相问:“我见你这两日似是吐得厉害些,要不要请大夫来府中看看?”

    “锦绣没事,头几个月都会吐的。”

    博玉一面将锦绣揽在怀中,一面将一只锦盒递到锦绣的面前:“打开看看,可还喜欢?”

    只见那锦盒之中乃是有一片用上等翡翠雕琢而成的海棠叶子模样的玉璞,而在那玉璞之上则镌刻着两行小字“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这是为夫亲手刻上去的,你可喜欢?本将军名中带玉,现下本将军将这玉璞送与你,便是将自己也送与了你。此生可与我博玉白头之人,唯有你锦绣一人!”

    手抚那片翡翠玉璞,锦绣不禁泪水涟漪。

    “锦绣,此番府中再纳新人,你根本无需放在心上。你只需记得在为夫心中唯有你一人!这些时日,你定要安心养胎!”博玉柔声说着,亦是深深吻过锦绣的额头。

    此时之中,一名府中家奴匆匆前来:“禀报将军,成济将军求见。”

    “让他在书房等我。”

    “是,将军。”

    “你好好歇着,为夫去去便回。”

    待博玉来到书房之中,成济早已候在那里。

    成济恭敬将一只木盒放在书案之上,却是面露难色:“这乃是大将军让属下寻的东西,大将军您,您平日之中不是最痛恨这些不入流的东西吗?”

    只见博玉将那只木盒放在手中把玩,面色却是鲜有的阴寒凛冽。

    “大将军,这毕竟乃是皇上下旨指婚,大将军您还是谨慎些为好。”

    “哼!本将军既已奉旨成婚,其他的事本将军自有分寸!无论如何,本将军都绝不能让锦绣受到丝毫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