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纳新人壹拾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1本章字数:917字

    深夜,锦绣眼望着熟睡之中的博玉不禁心生疑虑:“将军在新婚之夜便未留宿在洞房之中,想来那新夫人又该如何自处?霎时,一种不祥之感涌上锦绣心头。

    次日一早,锦绣服侍博玉起身,轻拉过锦绣的手,博玉悉心叮嘱:“本将军对那紫婷郡主之女甚是厌恶,如若本将军日日留在府中,只怕她会仗着皇上的圣旨惹出事来。为夫这些时日会宿在铁骑大营之中,你定要照顾好自己与腹中的孩子。如若有什么事情,你便差人来大营之中找为夫。”

    “说不定新夫人与郡主不同呢?”

    “只怪为夫心中再容不下旁人!”将锦绣揽在怀中深深一吻,博玉亦是大步走出暖阁。

    厢房内,尹兰溪昏昏沉沉的睁开双目,顿觉自己头痛欲裂,虚弱的掀开被子发现自己竟是衣衫不整。待忽然想到什么,兰溪赶忙撩开自己的衣袖,眼见自己手臂之上的守宫砂已然踪影全无,而那卧榻之上更是有一滩鲜红的血迹!

    “难道昨日自己和将军已然……?奇怪,自己为何一点印象都没有?”

    恰在此时,门外一名丫鬟捧着清水走入厢房:“请夫人梳洗。”

    “昨晚将军可是在此处过的夜?”

    “昨夜将军和夫人很好,将军早上走的时候还特意叮嘱奴婢不要打扰夫人,让夫人多睡会儿。”

    听罢那丫鬟的回话,兰溪将信将疑却也不好多问。忽在此时,兰溪从母家带来的贴身丫鬟颐香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小姐您已然醒了。”

    “昨夜之中,你跑到哪里去了?”面露怒色,兰溪更是一巴掌重重掴在那颐香的脸上。

    “我且问你,你昨天晚上可是一直都守在门外,将军一直都在我的房中吗?”

    捂着已然发红的面颊,颐香不禁撇了撇嘴:“小姐,奴婢昨夜本是守在门外的,可是将军说新婚之夜,我若守在那不方便,便将我赶走了。”

    耳闻颐香的话,又看了看自己手臂之上已然褪去的守宫砂,兰溪不禁面露喜色。

    府中丫鬟服侍完兰溪梳洗,刚想要退出房门去被兰溪忽然叫住:“锦绣住在哪里?”

    只见那丫鬟霎时间一脸的为难之色,并未答话。

    “本夫人在问你话!你听到没有?”

    “回,回夫人,锦绣夫人住在后院。”

    “啪”一记耳光重重打在那丫鬟的脸上,兰溪满目之中皆是怒色:“什么锦绣夫人!皇上圣旨上说的清楚,只有我尹兰溪才是大将军府的正室夫人,下次如若再敢叫错,当心我撕烂你的嘴!”

    “是,是,夫人,奴婢不敢了!那锦绣,就住在后院的暖阁之中。”

    “颐香,随我去暖阁!”

    “是,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