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渐别离伍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1本章字数:712字

    “皇上!”

    只见容妃芷兰恭敬跪下,眼望着自己面前的刘奂皇帝,无助的泪水自眼中缓缓滑落:“皇上可还记得那一年,芷兰十五岁奉皇上的旨意入宫。皇上您坐在那高高的龙椅之上告诉芷兰:朕召你入宫,只为要你陪伴于你姐姐左右。你此生可做的便只有陪伴,绝不可妄想你姐姐的任何恩泽!若是你姐姐没有的,你便都绝不可以妄想!皇上的话,芷兰字字记在心头,自从芷兰入宫以来,芷兰不敢与姐姐去争半分荣宠。可是皇上!芷兰的身子由不得自己啊!所以,芷兰才会偷偷服下这绝子之药。现下皇上您要如何处置芷兰,芷兰绝无半分怨言!”

    顿觉一股锥心之痛汹涌袭来,刘奂皇帝亦是用力将眼前的容妃一把拉入怀中:“朕且问你!朕记得你入宫的半年后,忽说自己染了风寒,数日中都将自己关在殿中不见任何人。那日,朕去你殿中看你,只见你的床榻,衣衫之上尽是血迹。你硬说是自己不小心跌伤了膝盖,那日你可是独自一人……?”

    此刻之中,依偎在刘奂皇帝怀中的容妃已是泣不成声:“是臣妾发现自己腹中有了皇上的骨肉,可是臣妾不敢要那个孩子,臣妾只能……。”

    “朕的芷兰!朕的傻芷兰!是朕对不住你!别怕!朕会命太医为你好好调养身子!定会……!”

    “臣妾谢皇上隆恩!只是这绝子之药臣妾已然服食多年,只怕早已是深入肌理了。”

    “芷兰,乃是朕此生负了你!”紧抱着怀中的芷兰,刘奂皇帝亦是声音沙哑,心中更是觉得万般的愧疚。

    轻轻伸出略有冰凉的手,笑着轻抚开刘奂皇帝紧蹙的剑眉,容妃芷兰的眸色之中却是依然噙着泪水:“现下姐姐的孩子快要平安降生了,不是很好吗?臣妾也会在竹板之上刻许多的诗词给他,待他长大成人之后,定可成为一代明君!”

    将唇深覆在容妃芷兰微凉胆怯的双唇之上,刘奂皇帝亦是口中低语:“放心,朕此生定会好好的补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