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渐别离玖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1本章字数:784字

    那图颜国主饶骨信中所言:“说自己收到刘氏皇朝中人秘密呈献给自己的一幅画像和一绢锦帕。图颜国主对那画像之中的女子一见钟情、再难相忘。甘愿将苍陇三座城池归还于刘氏皇朝,只为换得此女子。

    博玉双手颤抖着将那副画像展开,只见画中之人正是锦绣!而一旁的那绢锦帕正乃是锦绣亲手所绣。记得锦绣当日在绣这绢锦帕之时,自己刚好赠与她那支海棠发簪,这锦帕之上的海棠博玉断然不会认错!

    既然如此,锦绣的画像与贴身的锦帕又怎会无缘无故的到了那图颜国主的手上?难道锦绣日日不在房中,与自己说话之时又言辞闪烁,更是不通情的埋怨自己再纳新人一事,便是为了如此!

    只见博玉铁青的面色愈发冷冽起来,手中的信函更是被紧紧攥做一团。

    “不知此事,博大将军有何看法?眼望着博玉那近乎狰狞般的面容,坐于龙椅之上的刘奂皇上不禁也感到一丝寒意。

    “苍陇失地,臣定会夺回!却不是用女人来换!”

    “好!朕已然明白大将军的心意,这便会回绝了那图颜国。只是朕有一事不明,为何锦绣的画像与贴身锦帕会到了那图颜国主的手中?”

    “此事臣自会查明,若无旁事容臣告退!”

    红着双目冲出宫门,博玉一骑快马绝尘而去。

    一路之上,一股难以抑制的悲愤萦绕在博玉心头:“为什么!为夫诚心待你,到头来竟然换得如此背叛!”

    待博玉回到府中,便径直向后院的暖阁走去。如博玉料想的一样,锦绣果然不在房中。

    待博玉在锦绣的房中苦等了近两个多时辰,才听得暖阁的房门被人缓缓推开,走入之人正是锦绣。

    “你去哪了?”博玉冷若冰霜的声音,亦是将锦绣吓了一跳。

    只见博玉慢慢起身,走到锦绣近前,用自己魁梧的身体将锦绣抵在墙角之处:“说!到底去哪了!”

    无助抬头,以绝望哀求的目光胆怯的望着面前的博玉,锦绣却并不敢开口言语。

    满心恼怒的将那书函与锦帕狠狠丢到锦绣面前,博玉亦是以一抹甚是鄙夷的目光冷眼相向:“为夫原以为海棠一世隐忍无香,只为换回来世的香倾于心。却不曾想,这隐忍的背后却是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