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渐别离壹拾壹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1本章字数:595字

    博玉翻身上马刚要离去,冰枝却是哭着只身拦在那马儿之前。霎时嘶鸣,那马儿的前蹄更是险些踏在冰枝的肩头之上。

    “冰枝!你做什么!不要命了!”

    “将军!姐姐如此乃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求将军不要再难为姐姐了!”

    说罢,冰枝将一张斑驳信纸颤抖着呈到博玉的面前。

    缓缓将那信纸展开,待看清其中的内容,博玉不禁满心错愕。

    “将军您有所不知,自将军不在府中之后那兰溪夫人便对姐姐百般刁难。兰溪夫人叫姐姐奉茶,却将热水尽数都泼在的姐姐的手上和身上!姐姐手伤未愈,兰溪夫人却要姐姐日日为她绣一幅牡丹图,更是想出许多细碎的法子不断的折磨姐姐。将军!大夫说如若再这样下去,姐姐,姐姐的手怕是要废了!”

    “所以正因为这信上之言,锦绣才始终不敢将实情告之于本将军?”

    “将军,姐姐说这乃是将军此生之中的一桩期盼,所以姐姐说她即便是死也不能说!”

    闻听此言,博玉顿觉悔恨万分,待疾步跑回暖阁之中却眼见面色苍白的锦绣早已昏倒在地,赶忙将锦绣抱起,博玉更是恨极了自己!

    “天!自己居然做了什么!锦绣为了自己如此这般忍辱负重,而自己竟然还去怀疑她!料想自己今日此举与当初的先皇又有何区别!”

    眼见锦绣的呼吸之声越来越急促,本就苍白的嘴唇竟被咬出斑斑血痕来,而双手更是紧攥衣裙,骨节之间已然微微泛白。

    “锦绣!你撑着些!为夫这便请大夫来?”

    “将军,姐姐刚刚说好痛,还说若是孩子没了,便不要救她。将,将军,姐姐可是要小产了!”

    “来人!快去请大夫来!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