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渐别离壹拾玖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2本章字数:832字

    满心焦急的冰枝赶忙去寻锦绣,待刚走出暖阁便见到耳听呼救之声,心急前去查看的府中李管家。

    “李管家,姐姐她……。”

    “听那呼救之声好似是从尹夫人的院中传出的,快走!”

    待李管家与冰枝来到那尹兰溪所居的院外,却见几名身形魁梧的家奴守在院门口,硬是不准李管家与那冰枝上前一步。

    争执之下,李管家竟被其中一名家奴一掌推开,亦是头碰在一旁的假山之上血流不止。

    “李管家……!”冰枝刚要上前理论,却被满面是血的李管家紧紧拉住。

    “好孩子,快,快去找成济将军!晚了就来不及了!快去!”

    冰枝一面哭着一面跑出大将军府,亦是一路不敢耽搁,匆匆跑至禁军大营之外。

    “禀报成将军,帐外有一女子哭着要求见将军。”

    “快!带她进来!”

    待那禁军将冰枝带到成济的大帐之中,眼见冰枝的满面泪痕,成济便觉察出定是锦绣出事了!

    “兰,兰溪夫人的家奴拦在院外,可我分明听到姐姐的呼救之声,求将军!救救姐姐!”

    听罢冰枝的话,成济亦是跑出帐外翻身上马,一路向那大将军府飞奔而去。

    待来到尹兰溪所居的院门之外,成济刚要走入却被两名家奴拦住:“夫人有命,任何人不得擅闯!”

    成济面色铁青并未开口,随即自腰间抽出佩剑,一道寒光闪现那两名家奴不及呼救已然应声倒地。

    寻着一阵微弱的呻吟之声,成济站定在一间柴房前。待一脚踢开房门,眼前的一切不禁令成济顿生噬人杀气!

    只见此时的锦绣已是衣裙零落,而自那腰际以下更是早已被鲜血染透!疾步上前将已是气若游丝的锦绣紧紧抱在怀中,而手中的利剑亦是已然凌厉刺入那虎贲军校尉烽古的胸膛之中。

    “放肆!成将军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刺杀虎贲军中要将!今日,你与这贱人都休想活着走出大将军府!”伴着尹兰溪的呵斥之声,一对虎贲军士已然将那间破败柴房团团围住。

    “本将军今日非要带走她不可!”只见成济一手握紧佩剑,亦是一手将锦绣紧紧揽在自己怀中。虽然是孤身一人,但一番缠斗之下却并不见丝毫劣势。未过多时,忽见数道寒光闪现,那一队虎贲军士各个手捂伤口,极是痛苦的倒在地上。成济亦是怀抱锦绣冲出柴房翻身上马,随即一骑快马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