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渐别离贰拾贰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2本章字数:759字

    “放肆!本王没有杀害自己的师傅!本王没有!”饶骨双目通红的望着眼前的女子,不禁低沉开口:“你叫司徒大人爷爷,如此说来你便是沐寒霜了!”

    “我正是沐家的孙女!昏君!如若你想株连,大可将我沐寒霜的性命拿去,只是不要去为难我沐府上下的家奴!”

    “来人,将这女子带回宫中。”

    “昏君!你要杀便杀,谁要入宫去!”眼见沐寒霜的极力反抗,亦是令身旁的两名亲军一时束手无措。

    “将这女子绑起来,押入宫中!”

    “是,国主!”

    “你这昏君!迟早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

    寒风呼啸,沐寒霜的咒骂之声依然回荡在耳边,饶骨失神的走到自己师傅的尸体之前缓缓跪下:“师傅,我饶骨虽挥军北下,却并未损失一兵一卒!自饶骨登基以来一直励精图治,勤勤恳恳。师傅,你今日竟不惜以死相逼!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奉图颜国主饶骨之命,沐寒霜被囚禁在皇宫中的揽雪轩内。那揽雪轩乃是早年之间,图颜国老国主为饶骨的生母汐王妃所建。自从汐王妃过世之后,这揽雪轩便空了下来,平日之中更是极少有人来往。

    这日,小雨淅沥,一名婢女提着食篮走入揽雪轩中。待那名婢女推开房门将几样饭菜放在桌上,却见那沐寒霜正望着窗外的蒙蒙细雨出神:“姑娘,天寒这饭菜凉的快,姑娘还是早些用吧。”

    沐寒霜却并未答话,依旧静默的望着窗外的细雨,那名婢女不禁轻声叹了口气,随即便退出了揽雪轩中。又过了许久,沐寒霜才慢慢转回身来走到桌前,双手捧起那早已冰冷的饭菜,数滴泪水更是缓缓滴落在那饭菜之上。

    几日之前,自己绝食只求一死。国主饶骨听闻之后,亦是恼怒来到这揽雪轩中,用手紧紧扼住自己的喉咙:“你若是敢死在这揽雪轩中,那么你沐府上下的家奴便都会为了你一人陪葬!”

    沐寒霜一面流着泪一面用筷子往自己的口中极是艰难的扒着饭,只是那饭却堵在喉咙之中难以咽下。

    “爷爷,你可不可以告诉寒霜,寒霜究竟要如何做,才能手刃这如魔鬼一般的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