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渐别离贰拾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2本章字数:852字

    数日而过,锦绣却依旧未有醒来。博玉坐于榻边轻抚着锦绣那苍白如纸的脸庞,不禁愈发的心急起来:“锦绣,为夫征战近十年从未受伤,现如今却也算是伤痕累累了。锦绣,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心疼为夫吗?锦绣,你可还记得当初为夫在书房初见你时,只觉眼前有如春水映花一般。为夫为了试探你是否乃是皇上派到府中的细作,竟在寒冬之日命你在冷水中浣衣,以至于害得你患上寒毒之症,锦绣!是为夫对不住你!锦绣,为夫现下已然失掉了咱们的孩子,难道你忍心让为夫再失掉你吗?锦绣!”

    将头深埋在锦绣的发丝之中,博玉不禁缓缓淌下泪来。忽然,博玉只觉锦绣的手似是动了一下,不禁万般惊喜:“锦绣!你听到为夫的话了吗?你快睁开眼睛看看为夫啊!”

    只见锦绣蹙了蹙眉,口中极是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好冷!”

    “你觉得冷!”

    听闻锦绣的低语,博玉赶忙将她身上的丝绵锦被裹好,随即连人带被一并紧紧抱在怀中:“为夫这样抱着你,可有觉得暖和些?”

    待锦绣慢慢的睁开双目眼望博玉,却极是恐惧的呼喊挣扎起来:“走开!不要碰我!不要!……”

    伴着锦绣的呼喊之声,成济与慕容大夫赶忙跑入房中。慕容大夫手持银针,飞快扎在锦绣的天冲穴上,霎时间,锦绣整个人又再次深陷于昏迷之中。

    “大将军,为了护住夫人的心脉,老夫只能出此下策,还请大将军见谅!”

    “慕容大夫,锦绣她,此生之中都再也不会清醒了吗?”

    “哎,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有些事情如若夫人她自己不能放下,只怕再多的良药也是枉然。”

    眼望卧榻之上再次深陷于昏迷中的锦绣,博玉满心颓然。身心俱疲的走出房门,忽觉心头闷痛,竟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将军!”

    “成济,是本将军错了!本将军明知锦绣她已然神志不清,却仍将她孤身一人留在府中!本将军理应在临行之前去求皇后娘娘将她送入宫中,或者哪怕是将她带在身边,也不至于遭到那烽古的凌辱!锦绣她乃是那么的冰清玉洁,她如何承受得住!”满心悔恨,博玉亦是一掌劈在院中的一棵胡杨之上,手背处顷刻间鲜血淋漓。

    “将军,您的手受伤了!我去唤慕容大夫来!”

    “不必,本将军无事!在锦绣没有清醒之前,本将军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