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思苦柒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2本章字数:917字

    次日一早,刘奂皇帝刚刚来到景鸾殿中向郭太后请安却听得殿外一侍从的通传之声:“皇后娘娘到!”

    “清荷,你现如今身子不方便,怎么来了?”

    “是啊皇后,哀家不是早就说过,你如今身怀有孕,便让你不必来这景鸾殿中给哀家请安了吗?来人,赐座。”

    “臣妾参见太后、皇上。臣妾身为中宫之首,现下后宫中有人被蓄意诬陷,扰得六宫不和,臣妾实在不可坐视不理!”

    “清荷,哀家知晓你的妹妹芷兰现下被囚禁于那碧波殿中,你难免会心急。可芷兰她当日口出妄言、有失懿德,若不严惩岂不失了这后宫中的规矩。”

    “回禀太后娘娘,芷兰当日声称在那望春堂中所见的木材并非乃是依照规制所用之乌木,芷兰究竟有无口出妄言,臣妾觉得只需稍作细查便可!”

    “清荷,朕听你此言,可是寻着了什么证据?”

    “臣妾想请问太后娘娘,宫中大兴土木,若是从宫外运进新的木料必当如何?”

    “必当以椒土覆之,火炽三日,以防将宫外的虫卵时疫带入宫中。”

    “好,如此说来,那些建造望春堂的乌木也需以椒土覆之,火炽三日了。太后娘娘,臣妾已然问过司建院的主事,那主事说以乌木这种厚重之料,每十寸便需耗费百斤的椒土。而臣妾已然查阅过近些时日宫中领取椒土的账册,发现近些时日宫中椒土的取用之量却很少,仅可供一些普通木料火炽而已。想来那日容妃在望春堂中所见并非信口雌黄!”

    听罢皇后杨清荷之言,郭太后顷刻间面色一变:“既是如此,哀家定会仔细详查此事!皇后你现下临盆在即,还是不要为此事再伤神了。来人,传哀家懿旨,将容妃好生送回殿中,并赐东珠十颗,以慰这两日中所受的委屈。”

    听罢此言,刘奂皇帝却是怒目相对,待刚要开口却被皇后杨清荷紧紧拉住,亦是微蹙娥眉摇了摇头。

    “那此事便需辛劳母后了,儿臣与清荷先行退下了。”说罢,刘奂皇帝铁青着面色仔细扶着皇后杨清荷走出景鸾殿中。

    将手边的一盏清茶恼怒掷于地上,郭太后眸色之中的瑟瑟寒凉亦是惊得景鸾殿中的婢女纷纷跪了一地。

    “杨清荷!你居然敢忤逆哀家!齐妃那个贱人有何福德竟可用乌木来建造庵堂!哼,杨清荷,原本哀家还想待你生产之后再动手,现下看来这一切的因果都乃是你咎由自取!你们全都退下,让宣明来见哀家!”

    “宣明见过太后娘娘。太后娘娘,您有何吩咐?”

    “可以动手了!”

    “是,太后娘娘!奴才谨遵太后娘娘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