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思苦壹拾壹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53本章字数:708字

    自杨皇后下葬之后,刘奂皇帝便终日将自己关在昭华殿中,一动不动的对着杨皇后的遗物发呆。

    这日暮色时分,郭太后由婢女相陪走入昭华殿中。

    “皇上日日忧思,母后亲自为你煮了碗血燕羹,皇上趁热用一点儿吧。”

    “儿臣劳母后费心了!”

    “哎,可怜清荷这孩子就这样殁了。”

    “都是朕不好!是朕不该让清荷怀上身孕,如若不是清荷怀有身孕而身中胎毒,便也不会离朕而去!”

    “皇上,皇后之死若是天意也就罢了,只怕皇后之死实乃人祸啊!”

    听闻郭太后此言,刘奂皇帝不由得一怔:“母后您何出此言?”

    “不知皇上可否还记得白云寺中为皇后祈福一事?”

    “儿臣当然记得,那白云寺中住持说只要让博玉娶尹兰溪为妻,便可使得清荷避过此劫。现下看来,此举只不过乃是镜花水月一般。”

    “若是博大将军听从皇上的旨意也就罢了,皇上可知那博玉竟然暗度陈仓,骗过了皇上与众人!”

    “博玉不是已然遵照朕的旨意迎娶尹兰溪为正室之妻,他又能如何暗度陈仓?”

    “皇上不知博玉在娶尹兰溪进门的新婚之夜,先是用药将那尹兰溪迷晕,而后又喂尹兰溪喝下末枝汤。那末枝汤乃是出自风月之地中,待女子服下后,身上的守宫砂便会即刻消失。可实则博玉自从娶尹兰溪入府后,还从未与她行过夫妻之礼。皇上,博玉此举与抗旨不尊又有何区别?”

    “母后,您此言当真?”

    “哀家有太医院吴太医为那尹兰溪诊脉的脉案为证。皇上,若非博玉他一意孤行,违抗皇上的圣意以至于招致天怒、累及皇后,只怕此时皇后已然为皇上平安诞下皇子了!”

    听罢郭太后之言,满目绝望的刘奂皇帝将杨皇后的一支玉笄紧紧攥于手中:“博玉!朕待你不薄,虽然下旨要你娶尹兰溪入府,却并未让你与锦绣分离,没想到你竟然会如此对朕!朕与清荷天人永隔,朕无论如何也要让你尝尝这生离死别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