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奚落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5本章字数:1869字

    夏以纯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直接退了一步。心跳突然加速起来,心理极度不爽,她本来就有起床气,给他这么一凶,真是难受死了。

    她抬头看着他,正想凶回去。可是一抬头就看到那双狭长的丹凤眼里有着厌恶的气息。这让她说不出话来,她还是害怕,害怕眼前这个男人,他身上给她的感觉就像一只侍机而动的狼。她本来就很胆小嘛,装作没看到,自己洗漱去。

    冷君辕看着她可爱的脸上各式各样的表情,心中竟觉得有趣,心中暗道,“算你识相!”说完也不甩她,往楼上走去。

    清晨,阳光普照大地,鸟语花香,四周树木郁郁葱葱,偶尔出来几声蛐蛐的叫声,让人感觉到生机昂然。能拥有如此原生态的环境道路也只有圣达贵族学校才有。这里几乎集合了所有的贵族学子们。她从高中开始打工,加上姨妈的赞助,终于攒到了钱上这所贵族学校。

    原因就是为了能离寅立学长近一些。虽然受了同学的白眼可是她并不觉得有什么。是的,她从初中毕业那年看到他就喜欢上他了。那时候他跟表姐是同学,来家里玩的时候看到了他。虽然她知道那不可能,但是她还是希望能离他近一些,多一点机会能够看到他。

    据说这个学校背后有位身价上亿神秘投资者,但却从未有人见过,久而久之,人们对这个投资者的事迹开始淡忘。

    夏以纯走在原本静谧的小道上,感受着四处的生机。可是有人非要打破这份让人开心的心情。

    几个打扮冶艳的女生从她旁边走过,“快看啊,那个女生,知道吗?她的表姐是乔曼羽也,校花哦。可是她总是不要脸地跟在她表姐后面。真是让人讨厌!”路人甲说。

    “你怎么知道?”路人乙不是特别相信。

    “哼,我姐姐跟她表姐是好朋友,我当然知道拉。”路人甲得意道。

    夏以纯听着并不在意,几乎表姐只要一到他们学校,这样的流言蜚语就开始流传。她现在已经习惯了,她才不愿意做表姐的小跟班是,上表姐非要她做她才做的。要是她不做她就威胁她,天天给姨妈告状。她无奈之下,只有从小做她的小跟班拉。反正她也没吃什么亏,虽然走到哪里都给人说,但是跟她一起总少不了好玩和好吃的。所以让别人说去吧!

    “真的啊?看她不像那样的女生啊。”路人乙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说完路人甲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夏以纯,而夏以纯完全就当没看到!她不在乎!

    “那道也是……”路人乙的眼神也开始有些转变了。

    终于在铃声响的最后一刻赶到了教室。

    “小纯,快过来!”王小蛮看到她热情地叫着。“怎么来这么晚啊?”王小蛮是个大大咧咧的女生,那时候看到夏以纯被欺负,她非常有意气地帮她。后来她们又凑巧是同桌,这三年来她一直都很感谢王小蛮,所以有好东西,她从来不忘记给她带一份。

    “小纯,你昨天怎么请假了?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呢,吓死我!”王小蛮看到她完好无损,松了口气。

    “恩,昨天有点不舒服。今天不是来了嘛。”小蛮,对不起了。她不得不欺骗她。难道要她说她昨天去结婚去了?而且结婚的对象还是表姐的老公?

    “老师怎么没来啊?”她奇怪问道。

    “老师有事,这节课自习!”所谓的自习,班里估计要乱成一团了。

    “喂,小蠢,帮我把昨天的作业做了,下课前给我!”一个长得漂亮的女生走过来,把作业撒在那里就不管了。

    “可是……”她不是不愿意帮她做,而是她自己的作业昨天因为太晚了,没得做啊。那个漂亮的女生看到她说可是,马上瞪了她一眼。小纯就不敢说话了,做就做吧,她可不想惹是生非。

    “喂,李玲玲。你干嘛叫小纯帮你写啊?你自己没有手啊?还有!她叫小纯,不叫小蠢!知道了没?”王小蛮就是看不惯李玲玲的那副拽样。不就是家里有几个钱,有什么好拽的!

    “关你什么事啊?不是我要叫她,是她本来就蠢。”李玲玲也很是讨厌她。可是她却不敢得罪她,因为她好象跟校方有什么关系,得罪不得。

    “哼,你再说说试试?”王小蛮一副悍妇的样子看着她,好象要她再多说一句她就死定了。

    而当事人夏以纯却不说话,小蛮对她很好,每次都是她帮她出头,她劝了好多次都没用。知道她们不会找她麻烦后她就不多加阻拦了。

    “哼,走着瞧!”李玲玲拿起作业本愤恨地离开了。那表情,王小蛮看了心理一个劲地爽啊。

    再看看夏以蠢,可爱的小脸上面无表情,正在埋头写着什么呢。是的,她在埋头奋斗她的作业拉!

    “小纯,你就是太好欺负了!”王小蛮愤愤不平地说。

    夏以纯回给好友一个甜甜的笑容。“还好啊,帮别人也能提升自己。”

    “咦,你在写什么?”王小蛮好奇道。

    “作业拉!”她有些窘,白皙粉嫩的脸上出现一抹红润。

    “不是吧,我们小纯也有赶作业的一天。”她知道,小纯从来都是按时完成作业的,而且成绩很棒的呢。

    “是啊,昨天晚上太累了。”想起昨天,确实太累了。

    “老实交代,昨天干什么去了?”据她了解,她的生活作息可是很规律的。

    “没什么拉。”一双跟星星媲比的黑眸不断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