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家族聚会跳舞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5本章字数:1879字

    “老婆,你怎么了?”冷银走过来,看着老婆的手,和衣服,都脏了,手已经红肿起来。“快,上楼包扎一下!”说着叫来佣人,带二少奶奶上楼包扎一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刚的汤,也有洒在她的手上,刚刚不知道是谁,碰了一下她的手肘,自己一个拿不稳,就泼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一双闪亮的大眼睛中闪着点点泪光。

    可是众人的目光明摆着就是不相信了。“堂哥,你怎么把这样的人娶进家门了。哎……”冷风在旁边挂着冷笑讽刺道。

    “老头子让我娶的。”冷君辕冷冷地回答,继续吃着他的饭,好似刚刚发生的一切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接收到那个美丽的公主投来求救的目光,可是他就当做没看到,他本来就是要她难堪,又怎会帮她?

    “够了!好好吃个饭,弄出那么多事!”冷老爷子突然发话。

    “大伯,可是她刚刚还烫了云云的手呢!”冷银不死心地想替老婆讨回公道。“这样的人,不是败坏门风么!”

    冷老爷子严厉地瞪了冷银一眼,冷银马上乖乖地闭嘴。

    “吃饭!谁也不许说话。”冷老爷子命令道。

    众人乖乖闭嘴,而夏以纯心中很是难受,他为什么也不相信她呢?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来这里那么难堪,可是他却面无表情,这让她的心犹如有根针一样刺进心里。今天对他的好感,又随着心情从天堂打到了地狱,这个狼一般的男人,还是如此无情啊。

    众人在压抑的气氛下吃完了这顿饭,这也是夏以纯长得那么大以来,吃得最困难的一顿饭了。

    按照惯例,晚饭过后就是小型的舞会,虽然人不多,但是冷家人特别注重于礼节和气氛。悠扬的音乐响起,从进门起,到现在,除了刚刚介绍她以后,冷君辕没有跟她说过任何一句话,而她只能坐在一旁看着他们跳舞。

    “堂哥,妹子有幸能跟你跳支舞么?”叶云云走到冷君辕面前问。

    “当然。”冷君辕勾起完美的嘴唇,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

    叶云云心中感叹,自己当初怎么就选错了丈夫呢?傍错了人啊,外面都传扬他玩死过两个女人,所以她选择傍老二,可是眼前这个男人才是最大的股东啊。刚刚那个贱人在他旁边不是过得挺好么?那条裙子可是公司今年出的主打款,总共就那么两条,她家的冷银都没办法给她弄到手,就给她穿上了,她真是嫉妒死了!

    叶云云风情万种地看着他,要是现在能跟上他也不错啊,反正那个贱人他根本就不在乎,要是在乎的话刚刚他就不会坐视不理了。

    夏以纯坐在凳子上看着跳舞的人们,她突然很想寅立学长,这里太压抑,这些富贵的人,她觉得很无聊,她希望这个宴会能快点完。

    “堂嫂,能跟你跳支舞么?”冷风以标准的绅士风度向她伸出了邀请。

    夏以纯想拒绝,但是她想那样又会成为众人的焦点了,而且冷君辕不是跟他的弟弟媳妇跳舞吗?她应该没关系吧。“对于跳舞,她还是会的,而且舞姿还不错呢。”

    “好吧。”她把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手上,冷风心中得意一笑。堂哥,难道我跟堂嫂那么亲密你也会不在意吗?又或者是等会出了什么意外你也不在意呢。

    两人开始跳起舞来,而冷风亲昵地搂着她的堂嫂,在她耳边轻轻地诱惑道,“堂嫂,堂哥都那样对你了,不如……你换主,跟我吧。”冷风颇有磁性的声音在夏以纯耳边响起,夏以纯更是没想到他那么大胆,一张可爱的小脸红了起来。

    “堂嫂真可爱,我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冷风看着冷君辕毫无反应,他有些懊恼。不过,他刚刚已经吩咐了下面的游戏了。

    冷君辕依然面无表情地跟叶云云跳着舞,仿佛眼前跟他跳舞的人是谁根本与他无关,就算是僵尸他依然接受。只是他在心中已经开始有些窝火,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勾,YIN他的堂弟,想找帮手帮她吗?哼,那她就错了!因为冷风也是一直视他为劲敌!所以,他知道,冷风不会放过任何讽刺他的机会。今天他带了个冒牌新娘过来,他怎么可能放过他?而他不知道的说,那个女人的死活,跟他毫无关系!也就是说,随便他们对她怎么样,他都不会管,也不会有任何感觉!因为那正合他的意思!

    音乐突然换了节奏,变成欢快的双人牛仔舞。

    “堂哥,好久没跳牛仔舞了。我们激情一次吧。”叶云云眼中闪着激情,带着千万般的诱惑。

    “好啊!”冷君辕似是看不到她眼中的诱惑,只是冷冷地答应。他最会的就是喜怒不形于色!

    激昂的音乐响起。

    冷风勾起嘴唇问,“会么?”是的,他的游戏,就是这个舞蹈。很多人会因为穿高跟鞋跟不上舞步和节奏直接摔交。

    夏以纯期待地点点头,“会!”这可是她最喜欢的呢 ,怎么可能不会。虽然她今天穿着高跟鞋不太习惯,但是绝对没有问题。

    冷风微微眯起一双狭长的双眼,“那我们走最快奏!”说着不等她同意,就带着她舞了起来。最快奏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达到!只有他这个跳舞高手才能走最快奏,他至今年22岁,但是心思却慎密过人。没有他整不到的人!刚刚嫂子做完了戏,这不,他很自觉地接上了,这舞要是没法接受,绝对会摔得很悲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