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情敌见面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5本章字数:1751字

    鸭舌帽老男人被打得头晕眼花,他一摸鼻子,见出了血,顿时恼羞成怒。“他妈的,敢打老子,不想活了!兄弟们,给我上!”说着一声令下,那几个年轻人就开始跟寅立纠缠起来,好歹寅立也是跆拳社社长,有岂是几个小流氓就能打倒的。但是由于他们人多,他还是吃了几个拳头,嘴角已经挂了血丝。

    每每看到寅立学长吃了拳头,她的心就跟着一惊乍。寅立把众人都打到地上,然后拉起小纯就跑!他们只是受了点伤而已,寅立一个人没办法对付五个人,他趁他们倒地之际带着小纯就跑。

    两人跑了几条街,见后面没动静才停了下来。

    “这里人多,应该安全了!”寅立说道。

    夏以纯怎么也没想到,救她的竟然会是寅立学长,这不就是缘分吗?夏以纯看着寅立学长那帅气的脸,竟然觉得自己此时好幸福!

    “你有没有怎么样?”寅立眸子里有着担心。

    夏以纯乖巧地摇摇头。

    “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穿成这样?”寅立奇怪地问。

    一说到这个,夏以纯就觉得委屈,眼帘微垂,原本闪亮的眸子顿时暗淡了下来。眼泪似是无法止住的小溪一般,一直往下流,时不时还哽咽两声。

    寅立看着她卷翘的睫毛上还带着淡淡的水雾,挂着一点点小水珠,他很是心疼。他情不自禁地把她拥在怀里,安慰道,“乖!小纯最乖了,不哭!有我在!”说着还用他温暖的大手抚摩着她的头发,希望能给她一些安慰。

    “告诉我怎么回事?”这个女孩子让他心疼,当初他是因为她才没有提前毕业,他希望能够好好保护她,经常看到她,他有想过跟她表白,可他害怕,害怕她当他只是哥哥一样。他决定等毕业以后再说……

    ````````````````````````````````````````````````````````````````````````````````````````````````````````````

    冷家聚会是不能说了,她不想让寅立学长知道那些事情。“我想出来走走,谁知道就遇到他们了。”夏以纯只能这么说。

    “那你身上的衣服是?”小纯绝对没有那个钱去买这款衣服,这是冷氏旗下的一家公司所设计的礼物,总共就那么两件,价格更是昂贵,她怎么会有呢?

    “朋友借的,本来今天是去参加一个宴会的,后来我就提前出来了。”她确实去参加宴会,她这样不算骗他吧?她不像骗他。

    朋友借的?寅立不太相信,不过他没有追问。“我送你回家吧。”寅立淡淡道。

    夏以纯见他不高兴了,心中也很是愧疚。“对不起……”她脱口而出。

    “傻丫头,说什么对不起啊。”寅立摸她的头!

    夏以纯低着头,突然她想到什么,抬头看寅立。“寅立学长,你受伤了呢!”看着他嘴角的血丝,她有些心疼道。

    “没关系,不疼!以后叫我立好吗?”寅立小心翼翼地问。

    “可是……表姐说那是不尊敬啊。

    “那私下这样叫我,好吗?”他知道她从小没少受乔曼羽的欺负。

    “那好吧。”夏以纯心中又开始甜起来了。

    “我们去吃些东西吧?给你压压惊!”寅立提议道。

    夏以纯有些害羞地点点头。

    “不许去!”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两人同时往后面看,就看到冷君辕黑着一张俊脸站在那里,浑身散发了点点冷意,令夏以纯有些害怕,潜意识地往寅立身边缩了缩。

    冷君辕一双丹凤眼微微眯起来,射出令人胆怯的寒意。夏以纯很惊讶,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里。冷君辕在她出来不久后就跟着出来了,可是他回到家没有看到她,于是想着她会不会迷路,谁知道就看他们两亲密地走在一起,这个女人,真是会装,前一秒可怜兮兮,下一秒就跟别的男人在约会,哼!

    寅立自然地挡在了夏以纯前面。“你想干什么?”寅立皱起眉头,那天他就觉得他们之间有些不对劲,可是却又说不上来!

    “哼,应该是我问,你想干什么吧?”冷君辕双手环着胸,冷冷道。

    “有我在!你别想伤害小纯!”这个男人,他感觉不简单。

    夏以纯听到后扯了扯他的衣服。他……他可是现在她名义上的老公啊。

    “小纯?这么亲密?”冷君辕根本就不把寅立放在眼里,直接忘向夏以纯。

    夏以纯有些心虚,毕竟他们两现在是名义上的夫妻,可是她现在却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散步,虽然那是巧遇的。

    “寅立学长……我……我该回家了。”夏以纯不得不说。

    寅立有些奇怪,顿了顿,说道,“好吧,走吧。我送你回去!”他决定不理会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

    “哦?难道小纯没有告诉你,她要回的家,是我家吗?”冷君辕邪魅地勾勾唇,一脸看戏的表情。

    寅立和夏以纯两人听到这句话,身体都僵住了。寅立不相信地看着夏以纯。夏以纯低着头,只能无声的流泪,为什么?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要让她在学长面前难堪。

    “真的吗?”寅立吞了吞口水,有些受伤,有些期望。而夏以纯只是啪嗒,啪嗒地掉着眼泪,她能说什么?承认?还是不承认?反正他都已经误会她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