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娜娜的威胁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6本章字数:2234字

    他虽然有很多女人,但是那些女人就是玩玩,有些交往才不到一个星期。而她,陪伴在他身边已经几年了,彼此之间都有一定的了解。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他在外面怎么玩,她从来不管,但她要他最后,都回到她身边。她之所以能在冷君辕身边那么久,就是因为她会睁只眼闭只眼。

    兰蓝笑自己多滤了,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多心了?刚刚那个女孩子就一小丫头,怎么能跟她这个人人羡慕的大美人相比呢?

    冷君辕继续埋头办公,当夏以纯不存在。夏以纯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等着,她虽然心里很着急,但是现在主动权可是在他手上,她根本就没法说什么。

    她就这么站着,他也没叫她坐。她静静地看着他,发现他长得还不是一般地好看,高挺的鼻梁,微博的嘴唇,迷人的丹凤眼。夏以纯捏了下自己,自己怎么还在犯花痴啊?你忘记此行的目的了?

    她想到自己要退学心里又开始着急起来,想问他,可是几次话到嘴边都咽了下去。大概过了十分钟,可是冷君辕还是没有动静,夏以纯忍无可忍了。劈口就问。“你为什么要让我退学!?”而且貌似语气还很不善。

    她一想到要退学,她就气愤。冷君辕终于抬起头,冷笑一下,开口道。“我为什么不让你退学?”开玩笑,只要他想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

    “那你能不能不让我退学?”夏以纯见他说话毫无温度,觉得自己的希望不大,心中很是难过,眼泪已经到了眼眶了。

    “我最讨厌哭鼻子的女人了。”冷君辕不屑地看了夏以纯一眼,厌恶说道。哼,当初他们换新娘的时候怎么不会想到会有今天?

    “我哪得罪你了?是因为骂了你吗?那让你骂回来好了!”反正自己都这么生气了,反正他都已经讨厌了,那自己有什么话为什么不说出来?

    “哼,你以为我冷君辕是什么人?”她是在质问他吗?他突然开始有些烦躁起来。

    “那你也不能让我退学啊,你知道我为了进那学校付出多大的代价吗?”夏以纯也激动了。

    “哼,代价?去GOYIN了谁?就能上那学校?”不过,以乔家的实力她好象也不用GOUYIN谁吧?

    “我不想跟你说,我现在只想让你不要我退学!”夏以纯气红了脸。

    “好!”冷君辕突然说道。

    “啊?”夏以纯没反应过来,他怎么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我说好!”冷君辕欣赏着她那可爱的容颜,刚刚还气得不行,现在又是一副反应迟钝的样子。

    “真的吗?”夏以纯圆滚滚,黑漆漆的眸子里都是惊喜。

    “当然,这是有条件的!”说着从桌子上拿出一份合约给夏以纯。

    夏以纯皱眉头,“这是什么?”

    “这是合约,半年!半年内,你要做所有仆人应该做的事情。这半年内,你不用去上课!每日中午要给我送东西吃,晚上在家做好饭菜,把家里的卫生弄好!还有,给我找不同的女人,满足我,给我打发我不想要的女人!就这么多!半年后,离婚!然后你可以继续上学。这个条件,不过份!”冷君辕看着她,冷笑道。乔家太不识好歹了,他要在半年内,把乔家彻底击垮,然后让这个女人爱上自己!然后再狠狠地把她丢掉!

    “找……找女人?半年?”夏以纯纳闷了,半年她该落下多少功课?

    “没错,你要是接受的话就在上面签字!否则,你现在就可以离开!”霸道冷酷无情,一向是冷狼的特征,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会计划,会不择手段。一但谈判破裂,那就大家各走各的,互不相干。

    “这……”她在思考。半年后,可以上学,可以离婚,还可以……跟寅立学长在一起,貌似这个也不错。

    “好吧。”夏以纯三大字,签了上去。

    只是她不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她这一签,就可以让她波折不断。

    冷君辕习惯性地露出胜利的笑容,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外面人传闻他玩死过两个女人,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是那些女人不知好歹,想做冷家的少奶奶。最后不是用手段来威胁他就是闹着要报复,最后却把自己赔了进去。

    “你可以走了,晚上回去我会跟你细说。”冷君辕说道。

    “好吧。”虽然半年后可以重回学校,可是她一想到自己现在还是退学状态,她的心里就难受。

    她出去后不久,兰蓝走了进来。

    “冷总,那丫头是谁啊?别告诉我,你换口味咯?”兰蓝嗲声嗲气地坐在冷君辕的桌面上,露出让人垂涎的修长嫩白的大腿,半个酥胸直直对着冷君辕。

    冷君辕冷冷一笑,女人,不过都是靠着这些GOUYIN男人而已。不过他是男人,自是受女人GOUYIN……

    “怎么会?你觉得我喜欢像你这样的风骚女人还是喜欢那样清涩的小苹果?”冷君辕邪魅的勾起漂亮的嘴唇,一双眸子里有着欲火。

    “讨厌拉。”说着坐在了冷君辕的腿上,酥胸不断磨称着冷君辕……

    两人开始热吻缠绵起来。办公室的休息室内,低吟声一片……

    晚上夏以纯做好饭在家等冷君辕回来吃。可她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

    这时候电话响起,她以为是冷君辕,于是接起电话。“喂,您好……”

    “你是谁?”对方顿了一下,语气很是不擅。

    “您好!请问您找哪位?”夏以纯耐心问道。

    “我找冷狼,他人呢?”对方似乎很不耐烦的样子。

    “哦,他还没有回来,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可以替你转告他。”毕竟这原来的冷君辕的手机,有人打电话找他自然不奇怪了。

    “什么叫他没有回来?他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这里?你给我交代清楚!”对方语气凶狠道。

    “他说我没手机就把这个手机给我用了。我是他……”是他的什么呢?老婆?不可能,还是说是他家的保姆吧。“保姆。”夏以纯说道。

    “保姆?他什么时候请了个保姆?我怎么不知道?你该不会是他的新欢吧?”对方似乎不想放过她。

    “不是……我不是!”夏以纯才不要做他的女人呢,他一天换一个……也不知道有没有那啥病毒的……

    “哦,他回来告诉他,娜娜找他,让他给我回电话,知道了吗?”她一副命令的口气。

    “哦,好知道了。”

    “还有,我警告你,你别想打冷狼的主意,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叫什么名字?”娜娜问道,她可是当红的模特……她的一身都是由冷氏集团的产品包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