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美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6本章字数:2615字

    “哦,夏以纯是吧。我记住了。希望下次能够见到你,就这样,拜拜。”娜娜挂了电话,她的心中有些忐忑,也有些想法,听那女孩子声音如此年轻,他们会没一腿?她不相信!哼,敢跟她抢人?不自量力!

    现在是晚上九点多,可是冷君辕还是没有回来。夏以纯饿得不行,她就自己开吃了……她刚吃完饭,就听到门开了。

    冷君辕见她刚刚吃饱饭,他冷冷道。“我不是说过,让你做仆人吗?怎么?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她竟然不等他吃饭?

    “我见你那么晚没回来,我饿了……”夏以纯虽然在姨妈家不受欢迎,但是也没被饿过啊。

    “哼,你是佣人,那就守好本分!以后你必须等我回来才能吃饭,明白吗?”他霸道地说。

    “可是要是你不回来怎么办?”总不能让她等到大半夜吧?

    “我会提前告诉你的,现在你马上去给我放洗澡水!温的!我吃完饭要洗澡。”冷君辕吩咐道。

    “哦好,对了,那个娜娜小姐打电话找你,让你给她回个电话。”她如实报告,既然她答应了他,那她就会把事情做好。

    “娜娜?哪个娜娜?”冷君辕似乎在回忆着。

    夏以纯狂汗,还有很多个娜娜?

    “哦,记起来了,现下当红的模特娜娜,明天你把支票给她送过去,叫她以后别来烦我。”冷君辕悠闲道,他很欣赏她当家,替他办事的样子。

    “……”夏以纯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拒绝不了……因为她签过协议的。当然协议里面还有说,两人的生活互不干扰,这先她还是很满意的,也就是说,她可以跟寅立学长见面了……

    见她不回答,冷君辕走近她,在她耳边幽幽道。“听到了么?恩?”声音中带着魅惑,还带着威胁。

    他温热的气息喷在夏以纯的脖子上,她感觉痒痒的,麻麻的,似乎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直接回答。“恩。”她不敢看他,他怎么可以离她这么近?她的脸红得像苹果一般。

    “听……听到了。”他太亲近,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薄荷香味,沁人心脾。“我……我去给你放水。”夏以纯脸红道。她有些害怕跟他在一起,他身上散发的冷意,让她感到害怕。但是他身上散发出的邪魅蛊惑,却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她,她自己都开始矛盾了。

    看着那个逃之夭夭的人儿,冷君辕不自觉地笑了起来。他摸自己的脸,那丫头竟然让自己这样笑了,看来以后的生活会很有趣了。

    夏以纯正在放洗澡水,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他靠近她的时候,她的小心肝跳得比平常要快上许多,想着他那狭长的凤眼,高挺的鼻子,她不自觉地脸红起来。天呐,她竟然在YY他也,要是被小蛮知道一定会笑死她的!

    夏以纯看着着温温的水,自己却有想进去泡澡的冲动,心想着,反正他还在吃饭,自己小泡个澡再放水也不迟啊,再说了,现在放水都冷了。她“嘿嘿”地笑了两声,看着放好的洗澡水,把衣服一脱,自己坐了进去。

    “哇,好舒服啊。”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就连浴缸都这么舒服,她在表姐家的时候可都是冲洗式的。她的房间也是冲洗的……没有浴缸。

    温热的水可以赶走小纯一天的疲惫和烦恼,她沐浴在温热的水中,雾气缭绕,暗香充斥着她的感官。她只觉得好舒服,好放松,好想睡觉……

    冷君辕吃完饭后上楼去准备洗澡,他把衣服脱后准备进浴室洗澡,却发现浴室的门锁住了。冷君辕皱眉,她也太不小心了,让她放个水,竟然让门给锁住了。

    他不得不把衣服穿上,来到她的房间,叫道。“夏以纯,你给我出来!”语气很是不好。

    可是里面毫无回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推开她的房间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他刚刚一直在大厅,却没见到她出门,她到底去哪里了?

    于是他把房间都找了一遍,却是还没见到人影,他开始有些生气了。到处都没有,难不成她在他的浴室里?整个房子只有那里是锁住的,想着他火冒三丈,她没事把自己缩在浴室做什么。

    他来到自己浴室门口。“夏以纯,你给我滚出来!”冷君辕不耐烦道,竟然敢跟他抢卫生间,不想混了。他见里面没动静,于是用力拍门,可是里面的夏以纯睡得跟死猪一样,她正梦到好吃的呢……甜得不得了……

    “SHIT!你再不出来,我撞门了!”她该不会在里面被憋死了吧?冷君辕心想着,也开始有些着急起来。

    他用力撞了两下,把门撞开了……

    那个女人竟然躺在他的浴缸里睡觉!头还歪到一边,嘴巴还挂着口水……浴缸上的泡泡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透国水,隐约可见她那白皙透明的身体……

    只是,冷君辕现在根本无心欣赏,怒火都可以把他燃烧死,还有心情跟你欣赏她?

    他过去,伸出孔武有力的手毫不留情地拍着夏以纯的脸,“喂,你给起来!”一张俊脸都是不耐烦的表情。

    哇,好多点心啊,都是她喜欢的也,还有草莓募斯。谁?谁要抢她的点心?NND,活得不耐烦了!现实中的小纯都是被人欺负的,但是她在梦里,会把自己活泼和想做的事情完全释放出来……

    谁?谁的手?竟敢抢我的慕斯。哼,不想混了,梦中的夏以纯眼睛微微一眯,张开她的血盆大口……

    “啊……”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从冷家传出来……

    “啊……”杀猪般的叫声再次从浴室里传出来。

    这次是夏以纯叫的。她被冷君辕疼痛的叫声吓醒,然后看到他,猛地一站起来,一双眼若星辰的眸子瞪得股股的看着他。一下子竟说不出话来。

    冷君辕也顾不上手的疼痛,也愣住了。她……她……她身材好象还不错嘛……他闹钟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而夏以纯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脚踹向冷君辕的脸上。

    “哇……”冷君辕大怒。

    夏以纯心下第一反应就是,她今天完蛋了!她反射性地往浴室外边跑,也顾不得自己现在一身光溜溜的,心想着,自己要被抓住就死定了。

    于是她一步跨出浴缸,谁知道地面滑,夏以纯另只脚刚抬起,脚下站不稳,身子直挺地直接往前面趴去。而冷君辕就站在她面前。

    而这个冷酷,可恶,恶毒的男人看着她犹如大灰狼扑小绵羊的姿势扑过来,他冷冷把身体往边一移。

    夏以纯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感觉地面跟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嘭”地一声,她的额头直接跟地面来了次亲密接触,白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在晕过去之前,她还能看到冷君辕那没有穿着鞋子的脚指头。

    冷君辕在旁边环抱着手臂,在幸灾乐祸。一双狭长的凤眼好笑地看着如青蛙一样趴在地上的夏以纯。她平常都是宽大T恤和牛仔裤,想不到她还挺有料的。而且看着臀部,挺翘的嘛。

    看她不起来,以为她在耍赖。

    她用脚踢踢她的手,“喂,还不起来?”冷君辕笑道。

    “喂!”可是身下的人儿毫无反应。

    冷君辕心中一惊,马上顿下来,一看,她的额头上已经出血了。心里急得不得了。他拍拍她的脸,可是她毫无反应。

    “SHIT!”他咒骂一声,马上抱起她,把她放在床上。他有些心慌起来。

    他想带她去医院,可是现在她浑身光溜溜的……于是他暗了几下她的人中……若她再不醒,就要马上送医院了。

    不过还好,夏以纯终于睁开惺忪的双眼,有些迷茫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