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这次木有王子出现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6本章字数:2602字

    夏以纯只觉得厚厚的手掌掴在她脸上,顿时犯起热辣的疼痛。她疼得直流眼泪,嘴巴里还不停地看着。“救命啊……”

    “再喊!再喊就杀了你!”黄通恶狠狠道。

    夏以纯吓得马上闭口,她绝望地闭上眼睛,忍受着一掌一掌的掴脸。也许,她今天就要死在这里,可是到底谁跟她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那些人见不得已,又朝她的身上踢,夏以纯直接给打趴在地上,浑身的疼痛排山倒海地来。身上的伤口疼得如那手撕牛肉一般,一丝,一丝地被撕裂……

    几人似乎打得过瘾了。黄通有些烦躁,心想,妈的,还要对个女人下手!哎……“告诉你,这只是一点教训而已,要是你再打冷君辕的主意,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哼!”说完又带着那帮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冷君辕?为什么又是他?她到底哪里得罪他了?为什么每次都是她来替受?她本就不想嫁他,可是最后却成为了绑架新娘。她本不应该跟他有交集,却跟他同住一屋檐下,还得罪了他,被退学!现在又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毒打。

    她的眼泪不争气地一直往下流,她好委屈,好委屈……泪水淹没她的脸庞,划过伤口,硬是扯得火辣辣的疼痛。她的脸,现在已经肿得跟猪头没什么两样,她决定,以后能离这个男人有多远,她就走多远。可是,现在……可能吗?

    离家还有一段距离,她根本就难以走回家。可是现在会有谁来帮她?

    她拿起电话,看着里面存了的两个号码。冷君辕和小蛮的。可是不能让小蛮知道她的事情,于是她拨通了冷君辕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忙,请稍后再拨。”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忙,请稍后再拨。”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三个电话,把夏以纯的心直接打入谷底,心灰意冷。她的心仿佛被什么刺到一般,顿时发出阵阵疼痛。

    好,你不来,我就自己回去!夏以纯拖了浑身的伤口,一步步走回别墅。摔倒了,爬起来,走不懂了,爬两下。实在太疼痛了,就倚靠树边休息……她每次难过的时候都会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坚强!

    她抬起猪头一般的小脸,唯有那双眼睛依然闪亮,望着天空……爸爸妈妈,我只有晚上才能看到星星,才能看到你们。但是我相信你们在天堂上可以看到我。小纯会努力勇敢,一直往前……不让你们担心。

    夏以纯默默答应父母道。可是她的心中还是一阵阵的酸楚与委屈。

    终于回到家中,她看看自己周身……满身的泥泞和血,还有些已经干了的……她有些讽刺,自己比路边的小乞丐还狼狈。她随意把衣服换了,硬是给自己冲了个澡,她无法忍受那样脏……

    那衣服,又得扔了,因为衣服上面不但又血渍,还被磨破了……夏以纯忍受着全身火辣的疼痛,自己把伤口清理干净,止好血。就上,CHUANG上趴下,因为伤口都在后面,所以她只能趴下,享受着一个人的孤寂……

    冷君辕等了一个中午,都没有人给他送东西吃。他刚刚在开会,她一直打他的电话,他没有接,直接关机了。

    可是中午过去了,她还是没有送饭过来,这让他有些生气。

    “冷总,你不吃饭吗?”兰蓝问。

    “我不吃,你去吃吧。”他有些赌气道。

    “不饿?”她奇怪了,平常这个时候他早就吃好外卖了,要不早就出去吃饭了。

    “不饿,没事别来烦我!”冷君辕有些不耐烦道。

    兰蓝看出他今天心情似乎不好,于是就自己出去吃饭了。

    冷君辕看了三个未接来电的提示,心想着要不要复个电话给她,可是心里想想,这本就是她应该做的,他为什么要给她电话,回去直接找她算账就行了。

    他硬是逼着自己把电话收回了口袋里。

    夜,依然静悄悄……

    夏以纯趴着睡着又醒……可是那疼痛依然存在,证明着今天被人打不是梦,而是事实……她现在肚子很饿,可是今天她回家已经付出了全部的力气,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弄东西吃了。

    这时候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她的心中一惊。她马上去把门锁起来,然后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她不想看让自己如此狼狈落魄的样子被他看到。但是她的心中又是无限的委屈,她讨厌他,为什么每次他都能让她受伤,无论是身上还是心上。她究竟有什么错?她生气!

    冷君辕回到家中,发现家里不复前几日的灯火通明,而是黑漆漆的一片。他开灯,没有人在等他吃饭,也没有电视的声音,整个家,一下子感觉如此冷清起来,虽然他以前一个人的时候也是如此冷清。但是小纯来了以后他感觉有些自然了……

    难道她没有回来吗?他看着她的房间,发现有些亮光,于是他往她的房间走去。

    “开门。”他敲了几下。

    “偶素觉了,你记记找东丝其吧。”(我睡觉了,你自己找东西吃吧。)由于嘴巴也给打肿了,所以说话有些口齿不清,她尽量让自己说地不那么吃力,扯到伤口很疼,但是她又不能喊出来。

    冷君辕听了半天才听懂,但是她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说话,好玩吗?想睡觉?没那么简单!中午没给他送饭,晚上没给他做饭,他今天就滴米未进!“开门!”他的声音中都是冰冷,丝毫感觉不出人气。

    夏以纯无力回他,干脆就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他走远的脚步声,她太松了口气。

    但是她又瞬间提了上来,因为她听到那个脚步声回来了,现在还听到开门的声音。天呐,她怎么忘记这是他家?早知道就应该把钥匙找出来,然后藏起来了。

    她吓得不知所措,只有用被子把头蒙起来。

    “喀嚓”一声,门被冷君辕很不客气得推开了,他现在忍受着饥饿,心情自是好不到哪里去!

    “你究竟在搞什么鬼?”冷君辕劈头就问,可是那个人在被子里就是不出来。

    他一个生气,直接伸手去掀被子,可是被子被小纯扯得紧紧的,他满心怒气,眸子里透露了不耐烦,他用力一扯,夏以纯手一软,被子毫无预警地被他掀开了……

    ````````

    夏以纯趴在床上,用一手捂住自己的头,任泪水划过脸旁,她现在根本就顾不上那火辣疼痛的感觉,她只希望自己这个猪头的样子不要被眼前这个男人看到,她会觉得那是一种讽刺!

    冷君辕见她趴着不愿意看见自己,心中突然腾起一股无名火。他用孔武有力的大手抓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拉。“你给我起来!”

    “啊……”夏以纯痛苦地叫着,好疼好疼,他抓到她的伤口了。原本火辣的小脸顿时扭曲起来。

    冷君辕直接愣在那里,这是谁?是小纯吗?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抓着她,马上放手,夏以纯重新跌回床上,只不过背上的伤口又弄开了。她疼得直冒汗,泪水也冒了出来。若不是那双泪光漫溢的双眸还是那样明亮,他都快认不出她了。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些黏糊,一看,竟然是血……

    “你……你怎么样了?”他好似有些不忍,她的整个脸全部肿完了,他想把她扶起来,可一碰到她的背部,她又大喊一声。喊得冷君辕的心都跟着抽了一下。背部也受伤了?他小心翼翼地把她扶起来。

    谁知道夏以纯却一直反抗,甚至有些歇斯底里。“里滚该!滚该!”(你滚开!滚开!)他看到了……一定再笑她,笑她蠢,她不想成为他的笑柄,不想让他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