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肚子饿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6本章字数:2809字

    冷君辕怕弄疼她,马上不敢动手。她反应很激烈,浓浓的愧疚在冷君辕心头萦绕着。他没想到娜娜下手会那么严重,这么快……不过,这不是他正想要的吗?他不是要对她报复吗?可是为什么他的心中会有阵阵心疼?

    看着她微微颤抖的身体,他突然觉得自己做得好过分。但是他不会停,因为他是冷狼,他下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改变!他冷冷看着她,眼中尽是冰冷,毫无一点温热的气息。

    夏以纯抬头正好看到他的眸子,她突然止住了哭泣,那双深邃的眸子里竟然除了冰冷的气息,其他一点都没有。夏以纯的心猛地一疼,她是怎么了?难道她还在期待他会出现什么不一样的表情吗?他不是一直如此吗?他从来就没有对她温柔过,不是吗?那自己为什么心中还是会有疼痛?他就是个冷酷无情的王八蛋!夏以纯愤恨地想。

    冷君辕看着她的眸子先是震惊,然后有些受伤,最后转为自责和愤怒。

    他猛地转过身,往大门口走去。她受伤关他什么事?但是当他看到她眸子里的受伤时,他的心又不由自主地抽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强装的冰冷在转身之后全部瓦解,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他不喜欢那样的感觉……

    这正是他要的效果,他要她爱上他,他会把乔家全部弄垮,然后把她狠狠甩掉,就像对一个乞丐一样,以后再也不多看她一眼!对,自己必须这么做,这些,都是她应该承受的!

    夏以纯看到他出去,心中又开始感觉到失落起来,空荡荡的房间,只剩下她一个人,就连呼吸的声音,她都能听见。她自嘲地勾勾她那两根香肠,顿时疼得她直冒眼泪,她这是怎么了?

    明明是不想让他看到,为什么他来了之后,心里又有些期待。可是当他真的走的时候,心里顿时有些空空的,看到他那样冰冷,她还是忍不住会心酸,她不是早知道了吗?那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感觉?

    不一会儿,她又听到脚步声。她微微惊愣了一下,难道是他回来了吗?听到他的脚步声,自己的心里好似有些微微热了起来,她似乎没有刚才那么气愤了。

    冷君辕坐到她旁边,看着她那肿得跟猪头没什么两样的脸,他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怎么弄伤的?被谁打了?”他的声音中有着无限的温柔。他知道她是被谁打的,可是他不能说。

    夏以纯顿时产生了错觉,眼前这个男人不是讨人厌的恶魔,而是一个温柔的天使,他的声音,足以把她身上的每个角落都全部融化掉。

    “副丝到,偶艘肥家的素侯被人喃住,然后就败洒了。”(不知道,我走回家的时候被人拦住,然后就被打了。)她说话都很吃力。

    “别说话了,我给你上药吧。”说着拿出碘酒给她消毒上药,他的动作是那么小心翼翼,仿佛就怕捏碎了手中的琉璃娃娃一般。

    火辣的感觉还是在夏以纯的身上不断地蔓延着。可是她却不敢喊。他的动作很轻柔,夏以纯抬起头看着他,他的面容依然那样冷俊,但是他的眉宇之间多了些不忍,看着他认真给她上药的动作,心中有一股热热的气息蔓延开来,也许,他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冰冷。

    也许,他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绪而已。这次伤害,只是巧合罢了。他也不知道那些人会打她。夏以纯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

    还有背上是吗?冷君辕眼中的冰冷似乎全部消失了,剩下的是浓浓的关爱和心疼……看着他的眼睛,小纯心中的某个角落似乎还是柔软起来。

    夏以纯点点头。

    “把衣服脱了。”冷君辕突然命令道。

    夏以纯抬头,防备地看着他,他要做什么?

    冷君辕觉得她这猪头样子又有些好笑,“我是给你上药,你不脱衣服,我怎么给你上药啊?”他的声音仿佛是一道清泉,缓缓流入小纯的心里。

    “可……可素……”要她在一个大男人面前脱衣服……她怎么好意思?而且还是在他面前……

    “可是什么?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冷君辕微微一笑道。

    夏以纯看呆了,黄色的灯光在他的脸上度上一层温和的光,他的笑容犹如千年盛开的雪莲花,干净,透明,又带着高傲。她第一次见他这样微笑,露出一整排让她都嫉妒的洁白牙齿。

    “傻了?”

    夏以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多么失态。顿时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他,他竟然还敢提那天晚上的事……她那是不小心晕倒的拉。

    “脱衣服!”冷君辕可没什么耐烦心。

    “哦……”她红着脸把衣服脱掉。

    冷君辕看到她的背部,原本光滑白皙的背部现在被打得这里淤青那里肿,他的眸子里突然闪过几分狠戾,他没想到那个女人下手会那么严重。

    他小心翼翼的把药膏涂抹在她的背上,当他略微冰凉的手触碰到夏以纯的背部时,夏以纯猛得全身僵硬。她从未想过,他也会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很疼吗?”冷君辕的声音中有几分不忍心。

    夏以纯摇摇头,心中早已经没了气愤,剩下的只是心中某个柔软的角落。

    冷君辕看她坐姿如此僵硬,以为是自己弄疼她,于是动作更加轻柔。

    她只感觉到他冰凉的手指在她的背上来回摩挲,她能感觉到他另类的温柔,同时她还感觉到一股凉凉的气息蔓延在伤口上,疼痛稍微缓解了一下,他竟然怕她太疼,一边给她擦药,一边给她吹气。

    从小到大,都没有人这样对她过,她的心中犯起一阵感动,一层雾气湿润了她黑漆漆的大眼睛……

    “还疼吗?”冷君辕温柔地问。

    夏以纯现在有种错觉,仿佛他不是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冷狼,而是温柔体贴的老公。

    这时候夏以纯的电话响起,两人都疑惑,这么晚了,谁会打电话给她呢?夏以纯看看这个号码,有些熟悉,但是又记不起是谁的。

    “喂……您好。”夏以纯接起电话。

    “小纯是你吗?”电话那头传来温柔阳光的声音。

    “立,素你呀。里怎么有偶电话?”她的眸子一亮,仿佛刚刚的疼痛已经消失了一般。她想不到寅立学长竟然会给她打电话哎。

    “是小蛮告诉我的,你怎么了?声音怪怪的?你怎么退学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寅立没看到她,于是去问小蛮要了电话号码。

    “偶没素,不用担心……”她现在也不方便说啊,她也不想让学长担心。突然她感觉到有一道凉凉的目光一直瞪着她,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回过头,果然看到冷君辕黑着一张脸在那里,仿佛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在哪里?我过去看你。”他不放心她。

    冷君辕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突然他猛得转身,把小纯手上刺眼的电话抢了过来,暴吼一句。“我的女人不用你操心!”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就这么冷冷地盯着夏以纯。

    夏以纯有些发愣,他怎么发那么大的脾气?她没惹他吧?

    “明天中午给我送饭去!不送你就死定了!听到没有?”冷君辕吼道。

    夏以纯弄不明白,但是还是机械性地点点头,送饭就送饭,那么凶干嘛?这话她只敢在心里说。

    说完冷冷地睨了她一眼,转身就走,留下莫名其妙的夏以纯。夏以纯摸头,天呐,刚刚的温柔全是她的错觉,错觉!刚刚对他的评价收回,收回!她都这样子了,明天还要叫她送饭,她能见人吗?太没良心了,呜呜……谁说女人变化无偿,男人更是变脸比变天还快!(咳,别传出去哈。)

    冷君辕生气地回到房间,那个女人,这么晚还跟别的男人打电话?打电话就算了,还当着他的面打?当着他的面打就算了还叫得那么亲密?立?她可是一直叫他冷先生的!想起心里就不舒服。

    “咕噜,咕噜。”他的肚子开始叫起来,这才发现今天自己一天都没得吃东西,都是那个女人害的!中午不给他送餐,弄得他没东西吃!

    想着他开始下楼找东西吃,可是什么都没找到。无奈之下,他又跑到夏以纯的房间。

    夏以纯防备地看着这个男人,他太变化无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