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冷狼的阴影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6本章字数:2740字

    “丹儿……别走。我会救你的……丹儿……”他迷迷糊糊地叫着,但是却抱着夏以纯不放。

    “喂,放开啊。”夏以纯扭扭身体。可是冷君辕突然不说话了。

    “喂,你发什么酒疯啊?”他不是醒了吗?抱着她干什么?她又不是他的丹儿。

    夏以纯想挣扎出来,却被他用身体压住了。怎么推也推不开,而且他一动不动。夏以纯有些奇怪,刚刚还睁着眼睛呢。她一看,翻了个白眼,什么嘛,竟然睡着了……

    她使劲挣扎几下,最终选择放弃……原来这个男人睡觉喜欢抱着东西睡啊,哈哈……真可爱。

    夏以纯自己也累了,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映射成一条常常的刀子射在床上……偶尔微风吹来,把窗帘吹开,抚在了床上两人的身上,形容一幅温馨的画面。

    冷君辕皱皱眉头,一夜的宿醉让他的头还有些疼痛。他睁开双眼……

    发现自己好似压着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低头一看。竟是那丫头,她怎么在自己的床上了?自己还用一只手抱着她……他摇摇头,努力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却没有什么印象。

    他没有叫醒她,他也没有起来,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那可爱的睡颜……

    又细又长的睫毛整齐排成两把蒲扇,如婴儿般的肌肤透着健康的红润。*的嘴唇,犹如樱桃一般,让人忍不住品尝。冷君辕微微笑了一下,突然有了恶作剧的想法。

    他伸出手,在她卷翘的睫毛上,轻轻刷动,可是身下人毫无反应。

    冷君辕笑开了颜,怎么睡得跟小猪似的?

    他用手捏住她的鼻子,然后不放。身下的可人儿,终于有了些反应。冷君辕把手放开,等着她醒来。

    只是那床上的人儿似乎得到了呼吸,嘟了嘟可爱的小嘴,继续做她的美美梦。

    冷君辕无奈摇摇头,继续捏她的鼻子。夏以纯终于忍受不住那窒息的感觉醒来。她争开惺忪的双眸,有些不名状况地看着冷君辕。

    面前的美男子对夏以纯甜甜一笑,然后就朝她的唇吻了上去。她刚起床,迷迷糊糊,身体软绵绵地,安然地接受了这个早安温,主要是某人刚刚那一笑直接让她花痴了。

    冷君辕恋恋不舍地放开她,此刻他竟然觉得,每天睁开眼睛第一眼能看到这个丫头,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唔……”夏以纯被吻晕了。她惊讶地看着他,他干什么又亲她?“你……你想干嘛?”她终于反应过来,拿被子挡在自己面前,防备地看着他。

    “这是惩罚而已!谁叫你趁我睡着的时候跑到我床上来的?恩?”冷君辕勾起邪魅的嘴唇,慢慢靠近她。

    “是……是你自己压在我身上的。”他怎么恶人先告状啊……

    “是吗?我没印象哦。”他似乎在回忆着,不过他是真的没印象。“是你想GOUYIN我吧。”看着她有些害怕的样子,他真的很想笑。

    “我才没有。”GOUYIN谁也不SHI你啊……

    “没有?没有你跑我床上做什么?”

    “我……你……”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门外传来一个甜甜的娇声。

    “梁小姐,你别误会。我们……我们……”夏以纯指指冷君辕,又指指自己。他们两现在这么暧昧的方式在床上,她怎么解释啊。

    梁小可看看他们两,然后微微一笑。“你们两在玩游戏是吧。我知道,一定是昨天晚上冷哥哥醉了,然后你一直照顾他。不小心睡着了,是吗?”

    “对,对。”夏以纯如见到救星一般,这个梁小姐太了解她了。

    “呵呵,那还不快起来?你叫我小可吧。梁小姐怪别扭的。”梁小可说道。

    “哦好。我马上去弄早餐给你们吃。”她跟逃命一样的走开……

    “是午餐……哎……”冷君辕看着那个莽撞冲出去的人儿,无奈说道。

    “冷哥哥……今天你就别去公司了吧。我们好久没在一起玩了。”自从丹儿走后,就很少能见到冷哥哥笑了。

    “好吧。”

    “冷哥哥,那么多年了。你还不肯放下吗?”梁小可有些心疼道。

    “哼,别跟我说这事!”冷君辕说道。

    “冷哥哥,那已经是过去式了,你要学会放下。”梁小可替他着急。

    “小可,如果是你的亲人要死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去救她,你会原谅吗?”冷君辕想到以前的事情,很是难过。当年,自己的妹妹丹儿……就这样离开了他。

    梁小可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反正他跟他妹妹丹儿去了旅游回来,只剩下他一个人……并且抱着骨灰。这对他和所有人来说,是个多么沉痛的打击。

    “冷哥哥,难道你就不能看看你周围的人吗?你为什么变得那么冰冷?冰冷得就算有人死在你面前,你也毫不怜惜吗?”他似乎已经不再是她认识的那个他。她等了他那么多年,为什么他就不回头看她一眼。

    “下楼吃饭吧。”他不想再说,他不需要别人知道他的内心。他恨,恨那些所谓的白衣天使,他恨,恨那些冷眼旁观的人,他更恨他自己,若不是自己,丹儿也不会死!

    “冷哥哥。”梁小可轻轻唤道。可是冷君辕并没有理她,自己下楼去了。

    看着那决绝的背影,梁小可脸上的充满了忧郁。“冷哥哥,你知道吗?如果你再不能接受我,我就要嫁人了,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梁小可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她和冷哥哥从小就认识。只不过,爸爸说,如果她不能攀得上冷家,就要嫁给寅家……她不要,她从小就一直喜欢冷哥哥。

    她只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她不想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小可,下来吃饭咯。”夏以纯叫道。

    “哦,好。我马上就下来。”梁小可擦擦泪水,换上甜甜的微笑,她希望冷哥哥有一天,也能笑开来。

    夏以纯等她下来,帮她乘好饭,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里?”冷君辕冷冷道。他已经没了早上的温柔,似乎今天早上没发生任何事情一般。

    “我先回房了。吃好了叫我就行。”她是一个佣人,就要做好佣人的职责,她不想跟他同桌吃饭,尤其是在他做出那样的事情以后。

    “坐下!”冷君辕命令道。

    可是夏以纯无动于衷,她的心里有气,而且还不轻。

    “我叫你坐下,听到没有?”冷君辕还在受着刚刚小可说的话影响,心情很烦躁。怒气随时会爆发。

    “小纯,你就坐下吧。”这时候梁小可出来打了圆场。

    夏以纯没有办法,只有坐下来。

    “吃饭!”冷君辕再次开口,说着自己动手吃了起来。

    一餐饭,三人吃,三人食不知味。

    粱小可不愿意在这里呆太久,吃完饭后匆匆离开了。

    夏以纯也知道他今天不去公司,但是她也不想理会他,她不能够理解他昨天的行为。她吃完饭收拾完东西后想看电视,却发现冷君辕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她不想跟她有太多的接触,于是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你换好衣服,跟我出门。”冷君辕突然说道。

    “去哪里?”她有些奇怪。

    “别问那么多,去换衣服吧。”今天很奇怪,他似乎没了平常的冰冷,他似乎想把自己的心发泄一下,也许是憋得太久了。

    冷君辕把她带到了学校。夏以纯很奇怪,难道他要让她复学了吗?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夏以纯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眸子深处有着些许希望。

    冷君辕看了她一眼,淡淡笑道。“我说过的话,不会改变。”言下之意是说,你是不可能在半年之内复学的,死了这条心吧。

    夏以纯额头上直接出现三条黑线。

    冷君辕有些好笑。“走吧,跟我来。”

    他们穿梭在校园之中,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他们避开大家,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院子里。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小院子,这里周围都是树,墙上布满了藤萝。只有那些藤萝上还开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花。

    “你跟我来。”冷君辕牵起她的手,往藤萝方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