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夏以涵的恨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46本章字数:2048字

    “哈哈……哈哈……”李玲玲突然放声大笑。

    “姐妹们,你看看,这笑话够好笑吧?哈哈……”周围的几个女生,叼烟的叼烟,冷笑的冷笑……都同时嘲笑起来。

    “我真的不是。”她可不想替她挨打。

    “夏以纯!你当我是傻子,给你当猴耍啊。姐妹们,这个贱人要糊弄我们,我们就给她点颜色瞧瞧……”说完她们步步靠近夏以涵。

    “我真的不是。”夏以涵慌了,可是怎么解释她们都不懂,她想逃跑,但是已经被包围住了。

    不,她不要这样,她朝准一个方向,猛地冲了过去。

    只可惜,她只有一个人。

    “你这个贱人,还想跑!让你给我装!”她们扯住她的头发,对她拳打脚踢起来……

    夏以涵反抗,犹如一头受到惊吓的小猫一般,到处乱抓,乱咬人。

    “啊!他妈的,竟敢用指甲抓我的脸!给我往死里打!”李玲玲白皙的脸蛋上被夏以涵抓出了一条红痕,泛着点点血丝。

    夏以涵被她们狠狠地用脚踢,用手垂,扯头发,煽脸蛋……

    她已经无法反抗,反抗也没有用……

    她一声不吭,蹲在地上,也不流泪,也不说话……

    身上的疼痛赶不及心里的伤痛和憎恨,夏以涵数着那一脚脚,一拳拳,一巴巴掌,以后,她会通通跟这些人讨回来!

    李玲玲见夏以涵一点反应都没有。

    “停!”她突然叫道。

    其他人顿时都停了下来。

    “她该不会死了吧?怎么都不吭声?”一个染了紫色头发的女生道。

    “谁知道呢?”

    “看看不就知道了。”刚刚叼着烟头的女生走过去,把夏以涵的脸一抬。

    “没死!”

    “哟,你还真坚强啊!被这样打了还不哭不闹不求饶!你跪下来给姐姐磕几个头,我就放过你,怎么样?”李玲玲得意道。

    夏以涵浑身剧痛,但是她依旧不愿意妥协!这点疼痛算什么?她以前忍受过的还少吗?如果不是她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她会那么恨那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她吗?

    “你倔是吧?给我继续打!打到她求饶为止!”李玲玲漂亮的脸上出现狰狞的笑容……

    她们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被打成这样都不吭一声的,心中自然气愤,于是拳脚更猛烈地踢在了夏以涵的身上……

    夏以涵承受着那些拳打脚踢,她抱着头,把头埋得更低……慢慢地,身体失去了重心,往旁边倒去。

    众人这才停了下来。

    “李姐,她好像……不行了。”一个女生有些害怕道。因为她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倔强的人,所以都在气头上,都往死里打。

    李玲玲走了过去,用脚踢踢她。“喂!喂!”可是被踢得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喂!别给我装死啊。”李玲玲也有些害怕了,她本来只是想教训她一下,谁知道她这么不识相,不肯低头,她一气愤,就下手重了。

    “李姐,她不会真死了吧?我们怎么办啊?”紫发的女生脸上出现了着急的脸色。

    李玲玲看看周围,现在是上学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从这里经过。

    “我们快走!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说出去!否则……”李玲玲扫过众人。

    “我们不会说出去的。”几个女生保证道,说出去对她们也没好处。

    “好,我们快走……”

    夏以纯刚刚照顾好那些花儿,从学校走了出来。她看到了李玲玲她们慌张的背影……她有些疑惑地看了两下。只不过,她不往那条路走,也不会去注意到那被打到昏倒而靠在路灯下的熟悉身影……

    命运,总是那样捉弄人……

    一切的一切,只会擦肩而过……

    夜,暖暖的风,抚向众人。

    一条安静的小巷子里,偶尔会有几个人路过。在那路灯下的旁边,躺着一个满身是血,全身都是淤青,衣服破破烂烂的人,她一动不动,仿佛没了呼吸一般。

    路过的人,会好奇的看一两眼,然后面无表情地离开,大家都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世界,是如此无情。

    夏以涵吃力地睁开双眼,动了动。“嘶……”全身的疼痛都向她袭来。

    她靠在灯杆边,看着自己的伤口,血迹已经干涸……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噩梦,可是醒来,那火辣辣的疼痛在告诉她,那不是噩梦,而是铁铮铮的事实!

    “喂,君辕啊,什么事?”

    这时候,夏以涵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夏以涵身体一震,是他?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行,她不能让他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也不适合出现,一出现,一切都完了。

    夏以涵吃力地把身体转向墙壁,把头埋进膝盖里。伤口的疼痛,扯得她浑身不断地颤抖着,她现在如此狼狈,只希望不被他看见。

    萧迪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往前走着,他只看见昏暗的灯光下,有一个黑黑的影子……

    大夏天的,竟然还发抖,他有些奇怪,但是他并没有过去看。这个世界,谁也没有办法帮谁,什么都要靠自己。萧迪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只是自己不知,那个颤颤发抖得乞丐,却是自己心动的女子……

    夏以涵看着那离去的背影,终于从那已经大熊猫眼的眼泪中流下了泪水……幸福,何时才能属于她?

    夏以涵艰难回到家中,那是一间只能挡雨的破屋子……连厕所都没有。这么多年来,她忍辱偷生,如今,却还是被人打……她恨,恨那个妹妹!她恨,恨她的母亲。

    为什么她家那么穷?为什么当年母亲死的时候没有把她给姨妈?而是把妹妹给了姨妈?

    为什么她的养母在她七岁的时候就死了?他的养父还要说是她克死的?如果当初母亲把她放在姨妈家,今天她一样是大小姐!如果当初只有她一个人出生,她就不会这样了,所以她恨!恨夏以纯的一切……那些东西该属于她……

    今天的挨打,也是替她挨的,一切,她都会讨回来!

    夏以涵充满血丝的眸子里有着坚决和憎恨,那是一双饱含风霜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