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最牛钉子户!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10本章字数:3219字

    (昨晚更新的太晚,编辑部没审核,可不能怪我啊,,,,,今天一更送到!诸位收藏评论发起啊!)

    “没什么,想起了一些事情,有点感慨!”陆明浩并没有说什么,因为自己心里清楚,这种情况下,任何询问或者旁敲侧击都是无效的!

    若是华夏国安局真的注意到了自己,大不了离开华夏遥控指挥,对于大局并没有什么影响,更何况陆明浩也想搞清楚国家对于自己,或者说对于自己这些年构建的势力到底是什么态度。

    “是啊,时间就是一把杀猪刀,短短五年时间里,物是人已非,当初那写老同学也是各自高飞,能联系上的不多了!”孙克也是唏嘘不已,他非常理解陆明浩的心情,这些年里,他内心深处何尝不是一直处在矛盾与纠结之中?更何况陆明浩背井离乡睹物思情呢。

    调整了一下倒车镜,陆明浩将车速放到四十,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眯着眼睛问道:“孙克,当初我们421宿舍的那些人呢?现在都混的不错吧?”

    谈起这些老同学,孙克顿时来了兴趣:“都混得不错!有几个甚至都进入国企担任要职了。最牛逼的是卢华健那小子,毕业后他放弃考研进入了368军工厂,现在好像在捣鼓什么全智能电控系统。”

    这个368军工厂陆明浩还是知道的,别小看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名字,自己离开华夏之前,368就已经达到了占地百亩的规模,这五年华夏无论科技还是军事飞速发展,想必368已经算得上国内数一数二的军工科研制造中心了。

    “当初那些同学,你还能联系上吗?回来了就一起聚聚!”陆明浩的表情有些追忆,不知道当初一起吹牛,一起逃课的兄弟们如今能否齐聚一堂,哪怕是唠唠嗑,也算是自己在这块土地上最后的牵挂……

    孙克也看出了陆明浩心中所想,点了点头,开始翻找通讯录:“我只能说尽力,毕竟大家现在都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家庭束缚,到底能过来几个人,我还真不敢打包票。”

    陆明浩不再说话,在路边停下车,安静的听着孙克打电话通知那些老同学。

    二十分钟后,孙克已经打出去十多个电话了,当即确保能够过来聚聚的,居然没有一人!

    二人相视苦笑,倒也释然,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大家都是大树,枝叶繁茂,意气风发。可是当他们走出校门,踏入社会这所大学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你不得不去曲意奉承,不得不去砍掉枝枝叶叶,努力修炼成为电线杆,希望可以一鸣惊人,走向巅峰辉煌。

    “不管他们了!爱来不来吧,能来几个是几个,人少了倒也清净!”孙克怕陆明浩心里难受,开着玩笑劝解道。

    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陆明浩示意孙克来开车:“我想回家看看,我那房子应该没被政府强拆吧?”

    见到陆明浩还有心情开玩笑,当即附和道:“没有!哪能呢,有我们几个在,你那房子除非修军用机场,否则谁敢拆个试试!一会儿你就知道,你那房子有多牛逼了!”

    回家的路上,二人皆是不语,孙克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而陆明浩则是呆呆的望着窗外,回想起自己从小打到的点点滴滴。

    陆明浩是孤儿,从小就被一位退休教师收养,养父年轻的时候被卷入过政治漩涡,从小就教导陆明浩洁身自好,远离黑暗的特权阶级,政治话题。

    养父去世后,并没有留给陆明浩什么值钱的东西,除了一套老房子,几本养生的太极图,可谓是一穷二白。哪成想,屋漏偏锋连阴雨,养父刚离开的第二年,陆明浩就因为女友的背叛,惹上了不可一世,权倾北方的韩家,这里开的五年,估计已经是荒草丛生,蛛网遍布了吧?

    就在他发呆这一会儿,车子驶进中山路路段,这里算得上是丹东的老街区,曾经的繁华褪去,没有了车水马龙倒是平添了一份沧桑风韵。

    离老远陆明浩就看到自己十多年的回忆,那栋曾经被他看做温暖港湾的老旧独家院。

    陆明浩揉了揉眼睛,他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那栋房子居然处于十字路口正中心!没错,原本应该矗立红路灯灯塔的地方,那栋老房子巍峨屹立!甚至还被城建刻意的保护了起来,房子外墙上爬满了爬山虎,看上去简直就是亮瞎24K铂金眼!

    “我靠!不是吧?着他喵的怎么可能!”

    熟知华夏城管大队战斗力的陆明浩彻底惊呆了!他简直就觉得是自己过来的方式不对,这完全就是幻像!

    孙克得意的撇了撇嘴吧:“嘿嘿,怎么样,哥几个的战斗力强悍吧?完虐城管大队啊有木有?!你小子这也算是名人了,丹东最牛钉子户,这栋房子的钉子指数,高居华夏第二,仅次于山东那位人造悬崖边上钉子哥!”

    车子停在门口,走下车陆明浩发现,大门口甚至被留出来了3米左右的停车位!这完全不能直视,简直就是城建系统超级BUG!

    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孙克,陆明浩暗自叹了一口气,看来孙克这家伙的身份是国安局特工已经确定无疑了,除了国安这个凌驾于华夏法律之上的机构,陆明浩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力量可以如此逆天的保存下来这栋,铁定违规的建筑。

    “惊呆了吧?赶紧的开门啊,再不进去记者大军就该杀到了,你这位钉子户可就要名扬华夏了!”

    “不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有你好看!”笑骂了孙克一句,陆明浩麻利的掏出钥匙塞进锁芯。

    扭动了几下,发现长时间的风吹雨淋,锁芯已经绣得死死的,不过这可难不倒陆明浩,熟练地从手表里拉出一根带有钩子的硬钢丝,勾开了锁栓。

    二人走进院子,看着满地荒草,墙上密密麻麻的蜘蛛网,陆明浩心里很不是滋味,孙克拿出手机拨打了一家家政公司的电话,雇了几位保洁员过来清理。

    陆明浩走进客厅,墙上养父的照片已经蒙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用衣袖拂去那些灰尘,看着照片中和蔼可亲的养父,陆明浩的眼泪涌出眼帘。

    “老头子,我回来了!你的混蛋儿子,回来了……”

    知道陆明浩有很多话要对养父说,孙克很知趣的退出客厅,顺手带上了房门。

    屋内,陆明浩将养父的照片放在茶几上,扑通一声跪在照片前。

    “爹!不孝子陆明浩回来看你了!”

    “当初,你就劝过我,你说小薇那女孩子一看就不是安于现状的人,不可能陪着我艰难奋斗,你说让我远离特权阶级,远离社会漩涡,我没听你的,你不让做的,我都做了,但是不后悔!”

    “如今回来了,本该好好的为你守孝几年的,可是你这个不孝子,就连你最后交代的话,也得去违逆!”

    “你总是说要服从管教,遵循法律,可是老爹啊,我眼中的国家,是这块九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以及这土地上生活的同胞,不是那些手掌特权,却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更不是垄断财政,割据一方的财阀社团!”

    “我决定了要复仇,就不会放弃!若您在天有灵,就保佑我,保佑你不成器的儿子,大仇得报之时,估计也就是我们父子黄泉相聚之日了!”

    “等着我,等我下去了,天天给您捶背!天天给您捏腿!”

    陆明浩就这么跪着,絮絮叨叨的诉说着这些年在国外的困窘,委屈。

    孙克一直站在门外,想起五年前的事情,同样满目仇恨,陆明浩的事情就是他孙克的事情,自己兄弟被人陷害,差点含恨屈死,自己着当兄弟的恨不得冲上去咬死那畜生!

    可是……可是自己不能!无论是自己的家庭,还是自己的身份,注定了只能充当华夏暗中保护神,注定了只能为了华夏的安全忙碌着,没有私情,也不能有私情!

    就像如今,哪怕调查的对象是自己的兄弟,却不得不不接受任务……

    陆明浩回来后,想要去做的事情,他孙克当然清楚,他早就决定了,哪怕背上玩忽职守的罪名,自己也要在别人接手陆明浩调查任务之前,保证陆明浩要做的事情韩家不知道,华夏政府不知道!

    因为他相信陆明浩不会头脑发热,就做出什么后悔莫及的事情危害社会,危害国家安全。

    若是论对国家的感情,孙克自认为比不上陆明浩,甚至他在思考要不要引荐陆明浩加入国安局,这样一来,对国家对陆明浩都是大大有利!

    “吱呀”就在孙克想入非非的时候,客厅的大门打开了。

    “耗子,心情好些了?”

    陆明浩并没有说话,就那么直盯盯的看着他,把孙克看的心里一阵阵发毛,难道说这小子已经猜到我的身份了?

    “孙克,我们认识多少年了?”陆明浩表情很是深邃,让孙克捉摸不定,心里七上八下的跟踹了小白兔一样!

    “九年了!我记得很清楚!”孙克肯定的回答:“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

    看着陆明浩的表情,孙克已经在做最坏的打算,真不行直接摊牌,引荐他进入国安局,依他在国外的势力,国安局绝对会接纳!

    “九年了!有句话我一直想说!”陆明浩顿了顿:“谢谢你!好兄弟!这五年来,费心了!”

    孙克愣住了,转而就是狂怒!

    尼玛啊!搞毛搞,老子忐忑了半天,你他妈的来句这?!不带这么玩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