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融的灵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0本章字数:2583字

    这年的夏天来得特别快,转眼高考的日子就到了。

    “老爸,老妈,我要去参加考试咯。再见!”陈雄推起自行车朝陈军和阿红道别。

    “雄儿,等一等,让妈送你去。”

    “不就2000米的路程吗,老妈你就不要操心啦!”

    “不行,不行,路上车辆那么多,万一耽误了怎么办哦。考试这几天,妈妈义务做你的摩的司机。”

    没等陈雄回答,阿红抢下儿子手里的自行车,搁在一旁,拉着陈雄上了摩托车。

    陈雄老大不情愿,嘴里咕哝着,最终还是上了车。

    高考这几天,阿红请了假,白天接送儿子,买菜,下厨,洗衣服,搞卫生。

    阿红紧张,激动,整天忙忙碌碌却感觉不到累,从儿子身上仿佛看到了20年前的自己,就像回到了当年高考的那段时光。

    高考结束。转眼间到了查询分数的日子。

    让阿红夫妇感到欣慰的是,陈雄理科总分超出一本录取线23分。

    午夜11点半。

    阿红仍然没有一丝睡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阿红一激动,弄得陈军也无法入睡。

    陈军,四十五岁,黑脸膛,浓眉大眼,大块头,走起路来呼呼生风。这哥们四肢发达,心思缜密,善于沟通,原为该县XX中学教师,十年前跳槽到金融部门,现为该县某商业银行的营业部主任。

    陈军搂着亢奋的妻子,道:“阿红,参加高考的是雄儿,你激动个啥啊。雄儿长大了,像夹菜、端茶送水之类的事就不要再替他做了。”

    阿红知道丈夫是为自己好,但听到这话,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

    阿红盯着丈夫的眼睛,道:“陈军同志,咱才一个儿子,打从幼儿园算起,咱培养雄儿几年了?”

    想考我?门都没有!

    陈军暗自好笑,答道:“十二年。不,十三年。小学一年级因病休学多读了一年。”

    “花了咱多少心血?”

    “现金支出,人民币不下二十万元,孩子他爸,他妈,他七姑八爷的劳务支出,未计价。”

    “十九年来,雄儿大病过几回?得的是什么病?”

    “三回。分别是阑尾炎、高烧不退、食物中毒。”

    “雄儿一共获得县级以上的大奖几次?现在保存了多少张奖状或荣誉证书?”

    “获得县级以上大奖五次。除了幼儿园小班那年因为搬家遗失二张外,现保存了二十四张奖状、十本荣誉证书。”

    “恭喜你,陈军同志,你的答题无懈可击,成绩满分。”

    阿红偎依在丈夫胸前,眼睛里充满了自豪和温情。

    陈军笑了,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阿红接着道:“我们对雄儿付出了那么多,雄儿也很争气,一个字,值!”

    陈军想说什么,还是打住了。他知道对儿子的爱,男人和女人诠释和实践的方式差别很大。

    阿红靠在丈夫结实的胸膛上,闻着熟悉的味道,心中似乎有种悸动在升腾。她的呼吸突然间变得急促起来。

    陈军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一扭头就看到阿红明亮的眼睛,也看到床灯温柔的光影倾泻在阿红修长的大腿、扁平的小腹和丰满的胸部,也倾泻在自己依然强壮的身上。他发觉妻子的皮肤还是那么洁白、光润,胸前的两只大白兔还如当年那样傲然和富有弹性。陈军看着妻子,目光迷离起来。

    当阿红将身体上最柔软的部位分别贴在陈军的大腿和臂膀之时,陈军心跳加快,感到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从身体内部往外激发。陈军喘着粗气,翻身向上,两个身子和灵魂就这样交融在了一起。

    “陈军,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很多人都说我命硬,注定会刑夫克子。你相信吗?”

    陈军闻言,回答道:“你性格直爽,风趣幽默,刀子嘴,豆腐心,从来不会算计别人,同学朋友和公司同事都喜欢和你相处。这么优秀的女子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哩。说你刑夫克子,只有鬼才会相信。”

    “连咱妈都神神叨叨,每到农历初一、十五,总要亲自去寺里拜佛念经,风雨无阻。难道你真的不担心我把你克了吗?”

    “阿红,你知道,我陈军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那些迷信理论在我眼里是狗屎一堆,甚至连狗屎都不如,狗屎可以营养花花草草。如果我相信了连狗屎不如的东西,那我陈军就不是个东西,当年我就不会不顾后果地追你,你这个大美女也不会死心塌地地上我的床。”

    “啧啧,又臭美了。”阿红笑了笑,接着道:“老公,不说这些了,咱谈谈正事吧。”

    “啥正事?但凡快乐的事,就是正事。”

    阿红一本正经起来,道:“真的是正事,咱雄儿的事。”

    “雄儿的事?”

    陈军眼珠子一转,立即明白了妻子所说的正事是什么了。

    “是雄儿填报志愿的事吧。”

    “就是。我上网查了很多资料,觉得学习税务、金融管理和财会专业的学生,将来比较容易找工作,工资也高。要不就让雄儿在这三个专业中选择一个。我省的S大学这三个专业办得很有特色,师资力量和校园环境在全国都是出了名的,口碑很好。所以,我的意见是让雄儿填报S大学。”

    “这三个专业的确不错。S大学也很理想。凭雄儿的实力,考上这所学校就像三个手指捏田螺,稳打稳。我唯一担心的是雄儿不肯接受。”

    “咱俩费尽心思找了那么好的专业和学校供雄儿参考,他应该连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不肯接受呢。”

    “没有那么简单,雄儿或许早有目标了。”

    “我可不管他有目标还是没有目标,这次填报自愿就得听我的。咱是过来人,看得东西多了,不容易被蒙。你说吧,有些专业,表面上很吸引眼球,实质上虚的很,工作岗位少,又不普及。毕业了,既难找工作,工资也高不到哪里去。比如动漫专业什么的。学这个专业的大学生,在市县一级,几乎没有专业对口的工作岗位。有些专业,现在看似热络,几年以后却未必。现在大家削尖了脑袋往里冲,毕业出来了又一窝蜂往就业市场挤。比如前几年热门的法学专业什么的。雄儿还小,涉世不深,容易选错门、走错路,被表面现象迷惑。在大是大非面前,咱决不能由着他。”

    “老婆,你不愧是公司人力资源部的负责同志,水平还蛮高的。不过我还是担心儿子不买你的帐啊。”

    “你不是自称儿子的哥们吗?你说的话儿子听得进。更何况开展教育说服工作是你的强项,搞定雄儿应该是小菜一碟。这样吧,咱俩作一个分工,我负责推荐介绍,你负责说服疏导。如何?”

    陈军吁了一口气,道:“有难度,真的有难度。”

    “姓陈的,你今天怎么像个娘们似的,忒没信心啊。某某领袖不是说过,天下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吗。你的任务就是说服雄儿,让他心甘情愿地填报这三个专业中的一种,高高兴兴地去S大学深造。至于采用什么方法,我不管。我只求结果,不管过程。”

    “说实话,我也很满意这三个专业。特别是税务专业,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我本来就有意向将这个专业推荐给雄儿。有鉴于此,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但要达到让雄儿填报志愿时心甘情愿,去S大学深造时高高兴兴这么和谐的状态,我就没有把握了。”

    “这就行了。明天晚上开个家庭会议,将填报专业的事给定下去吧。”

    阿红亲过陈军。打了一个哈欠,懒懒地道“时候不早了,正事就谈到这里,咱睡觉吧,明天还得早起准备早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