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钱不是问题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780字

    说话间,门铃响了起来。

    陈军站起身,脚步朝大门移动,嘴里说道“是谁啊,登门也不打声招呼,手机带在身上做摆设吗?”

    陈雄见状,一溜烟跑进书房。

    魔兽世界还没有玩够呢。

    陈军开门迎客。

    客人有两个。一男一女。

    男的叫邹兴池,幽默风趣,保守谨慎,是阿红的大学同学、同事,在某集团公司任行政处处长,约四十五岁,一米七五的个头,身型消瘦,长形脸,头发乌黑贼亮,呈三七分。戴一金丝眼镜,眼睛小而有神。身穿短袖白衬衣配黑色西裤,脚踏铮亮黑皮鞋。两手各提着包装豪华的礼盒,一边是酒,一边是茶。酒是好酒,飞天茅台。茶是好茶,武夷岩茶。

    女的叫刘富芳,邹兴池的妻子,精明干练,是陈军的初中校友,在县城经营一家养生休闲中心。四十二岁,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条,极富骨干。丹凤眼,直鼻梁,薄嘴唇,瓜子脸,五官搭配得当。皮肤不是很白,但细腻富有弹性,看起来野性十足。身穿浅蓝色薄纱长裙,颈挂白金项链,配时来运转钻石吊坠,右手戴碧绿玉手镯,中指戴着硕大的白金钻戒。一手拿着LV,一手提着礼盒。

    原来是熟客。

    四个人,两对夫妇,见面后好不兴奋,叽叽喳喳一阵寒暄。

    客人进屋,落座,品茗。

    老同学、老校友、老同事。有三老合一的交情,谈话自然热络、直白。

    刘富芳扭头看着书房里的少年,道:“我们这次过来,一来叙叙旧,聊聊天,二来看看陈公子,三来请老校友帮我办点事。”

    刘富芳指了指身边的礼盒,接着道:“这是我特意托出差云南的朋友带回来的昭通天麻。天麻炖羊头,特补脑。陈雄高考用脑多,正好可以补一补。”

    阿红把削好的苹果一一递给客人,笑道:“使不得,使不得,你女儿今年也参加高考,还是留给邹菲菲小妹妹用吧。”

    刘富芳道:“早准备啦。一共买了三份。菲菲一份,陈雄一份,刘鑫的女儿刘海燕一份。”

    阿红道:“让你破费了,我替陈雄感谢你们。对了,怎么不带菲菲一起过来坐坐?”

    “嗨,这丫头,是个书呆子,考试结束以后就一直泡在新华书店,哪儿都不去。书店就是她的第二个家。这不,吃完晚饭又一头扎进书店了。”

    “喜欢看书好啊,书中自有黄金屋嘛。她一点都不像你哩。”陈军笑道。

    “就是嘛,我一拿起书就头大,活该与大学无缘。”

    “你现在混得比我们滋润哩。自己当老板,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训斥谁就训斥谁。爽啊。”阿红道。

    “你们这些大学生,占了便宜还卖乖,好岗位都被你们占了,可怜我们这些高中没毕业的人,只能吃你们不要的剩饭剩菜,只能被逼自己创业。你们以为创业容易啊?稍不留神就得关门大吉。我的养生休闲中心,如果没有刘鑫罩着,早就消失了。”刘富芳笑着自我解嘲道。

    “富芳,你书虽然读得不多,但是嘴皮子却蛮厉害的。”陈军笑道。

    大家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好了,不谈这些了,不然富芳又要说一群大学生欺负一个高中生。不过我今天可要批评你们,天麻可以带,但那些酒啊茶叶之类的东西就不要去买了,你们这是太见外了。”陈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着道。

    “便宜东西,又不是千年人参。”邹兴池抢着道。

    陈军笑道:“池兄,你口气可就大了。我问你,你一个月的工资有多少?你这飞天和岩茶要破费多少?”

    “谁不知道你爱喝白的、品浓的。兴池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们没有掏自己的腰包。”刘富芳波澜不惊,慢声细语道。

    阿红笑道:“兴池,莫不是想进公司的大学毕业生送的?”

    邹兴池压低声音,摇着两手道:“老同学,你可别乱说啊。送礼要有学问,收礼更要有学问。你们想想,不说茶,就说酒,两瓶飞天四千五,刚毕业的大学生哪来那么多的钱?借钱买的?就算是,我收了能安心吗?收了,那叫痛下杀手,落井下石,毁人前程。那你们会问,这礼品是谁送的?我告诉你们,这是想跳槽的职员送的。这些人工作时间长,积蓄丰厚,这种人的礼品不收白不收。收了,充其量只是温柔一刀,只损皮毛,不伤筋骨。”

    阿红大笑,看着邹兴池,道:“有学问。看来你是蒲松龄笔下的千年狐狸,都快成精了。不过我今天可要考考你这个老狐狸,看看是不是真有本事。”

    邹兴池道:“有话就说,有P就放,我接招就是。”

    阿红道:“这是一道问答题,题目很简单。请听题:你的这些礼品,我是该收呢,还是不该收?”

    邹兴池道:“该收。一定得收。不收不近人情。本来吧,作为老同学、老同事,串门带些时兴水果,或者天麻什么的,是可以允许的。平时我到你家从来是两手空空,有时还来蹭饭呢。至于携飞天、带岩茶,登堂入室进你家,这是破天荒,头一次,你们心里纳闷是正常的。”

    邹兴池说着,回头看看妻子。

    陈军听到这里,想,咱国人就是这样,请人办事,前面九句是铺垫,最后那一句才是关键。刘富芳的夜访目的应该是顺着她的话,倒着理解:这次过来,主要是想请你帮帮忙,顺便看看雄儿、叙叙旧。

    邹兴池伸手将一粒葡萄送进嘴里,含糊不清地道:“甜,真他妈的甜。日照足,温差大,是正宗的新疆葡萄。”

    刘富芳看在眼里,心里那个急。忙接过邹兴池的话头,道:“兴池,在同学面前就别卖关子绕口令了。阿红,陈军,咱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我就直说了。我想贷款80万元,麻烦老校友帮帮忙。”

    “贷款80万元?”阿红睁大了眼睛。

    邹兴池看了看刘富芳,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忧虑和担心,道:“要么就贷40万元?”

    “跟你讲过40万元不够。要是能够找到担保人,200万元都不嫌少。”刘富芳拉下脸,不高兴了。

    “80万元不是问题。只要有项目,特别是农业项目,有16个固定工作的干部职工担保就可以搞定。”陈军看着刘富芳,接着道:“80万元人民币,可以做成好多事。怎么样,又有什么好项目,说来听听,别一个人闷声发大财,有好的投资也跟我们说说。”

    刘富芳笑道:“只怕你这个大主任看不上这些小钱哩。”

    陈军看看手表,道:“明天你们将贷款的材料备齐了,找到16位担保人,我争取在一周之内把款放给你。”

    刘富芳夫妇自然十分感激,连连道谢。

    “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刘富芳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刘富芳拿起手机,一看屏幕。哟,是裕信担保公司刘鑫的电话。

    “富芳,我是刘鑫,事情搞定了吗?”

    “托你的福,搞定了。过几天就可以放款。”

    “富芳的办事效率就是不一样。这样吧,你马上到我公司,把投资的事情给敲定下来。”

    刘富芳道:“好嘞。回头见。”

    刘富芳挂了电话,对陈军道:“不好意思,我有急事,我先走一步。”转头看看邹兴池,“你就在这里多坐坐,我先走了。”

    邹兴池道:“早点回家。”

    阿红道:“富芳,你是越来越忙了。”

    陈军道:“有急事你先去办吧。兴池留下,我还有重要的事要麻烦他。”

    阿红牵了刘富芳的手,送到大门口。

    陈军道:“兴池啊,你占用了我宝贵的半个小时,我也要占用你半个小时。”

    邹兴池砸吧着嘴,道:“陈军啊,你莫不是晚饭没喝足酒,想让我陪你小酌不成?”

    “就你?和我喝酒?还不够格呢。一瓶劲酒就可以把你给撂倒。”陈军将泡好的新茶一一斟满了,接着道:“是这样的,等下我们要召开家庭会议,议题是讨论陈雄填报志愿的事情,请你列席。你的主要任务是敲敲边鼓,协助我们做陈雄的思想工作。”

    陈军遂简要地将阿红和自己的想法跟邹兴池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