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套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781字

    话说刘鑫和刘富芳登上二楼,左侧休息室突然传来女人的声音:“A金花吃你K金花!我赢你。哈哈哈。”

    随即传来一群男女的欢呼声、叫骂声、沙沙沙的收钱声。不一会,又恢复了平静,只听见微弱的,啪啪啪的发牌声。

    刘鑫径自推开休息室的门,笑着道:“各位兄弟姐妹,大家玩得高兴吧。大家声音小一点,免得招来二毛子咯。”

    但见烟雾弥漫的灯光下,八个男女围坐在一张圆桌旁。每个人的面前放着一堆或多或少的百元大钞。刚才赢钱的女子正在发牌。

    室内的赌友看到房门突然被打开,都屏住了呼吸,八个人十六只眼睛,齐刷刷朝门外张望,双手将桌子上的钱堆紧紧捂在胸前。

    “是两位老总。吓了我们一跳。要不要玩一把?”认得刘富芳的,都和她打了招呼。不认识的,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发牌,发牌。”有人嚷嚷道。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夹杂着烟草味、汗馊味、香水味的冷空气朝刘富芳和刘鑫的两腿涌过来。刘富芳先是感受到一阵舒适的清凉,接着便闻到一股呛人的刺鼻味。

    刘富芳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谢谢。你们发财,你们玩。我要和刘总谈事情。不打扰你们了。”刘富芳谢绝了邀请,轻轻把门关上,掩着鼻子,随刘鑫走进总经理办公室。

    刘鑫的办公室,大气、古朴、高贵、整洁。靠门的左侧墙根下放着齐腰高的玻璃缸,玻璃缸里养了一大一小两只鱼。大的叫银龙鱼,小的叫金龙鱼。靠门的右侧为洗手间。房门的正前方,靠墙的角落摆放着一张紫檀茶桌和四条仿古紫檀靠背椅。房门左侧放着一张紫檀办公桌和一张真皮靠椅。桌子走左右两边各放着一尊红木材质的弥勒佛和昂首奋蹄的金牛。办公桌正后方靠墙一侧立着一排红木壁橱。透过壁橱上镶嵌的玻璃,可以看到各种精美的瓷器。大三匹空调徐徐送出凉风,清凉的空气充满淡淡的紫檀木香味。

    刘鑫关上办公室的门,变戏法似的,从壁橱里端出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刘富芳接过瓷杯,道:“刘鑫,你可是做足功课了。”

    “不就一杯咖啡嘛。富芳,时间不早了,我们就直话直说吧。你的钱,筹备得怎么样了?”

    “私人借款130万元,包括陈军答应的那笔银行贷款,一共210万元。”

    “店面转让的事进展得怎样了?”

    “前天有人开价28万元,我没有答应。我想要30万元。”

    “28万元,有人上手就给他。时间就是金钱。”

    “28万元给我,几天就可以把2万块钱赚回来。”

    “别把牛皮吹破了。你不是说把款放出去,一个月只收5%-12%的利息吗?”

    “富芳,你落伍了。我现在把生意拓展了。我把款放到场子里,借给赌友周转,一万块钱一天收300-500元。你算算看,28万元一天可以赚多少钱?”

    “月息5%-12%算是暴利了。你这样做风险太大,我不放心。对方赖账,你会连本都搭进去。”

    “我借钱给人,都要求对方提供担保物。车是最好的担保物。你没有看到我老家放着的那几十辆车吗?都可以开二手车交易中心了。如果对方来硬的,我身边的几个弟兄也不是吃素的。再说了,我只将一成资金投到这块,即使本金全部亏掉也算不了什么。”

    刘鑫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接着道:“这样吧,你明天上午把休闲养生中心处理完以后,我们马上签订158万元的投资协议,月息4%,按月付息。”

    “以前投资的90万元,月息是3.5%,是不是也----”

    “利息一并提到每月4%。”没等刘富芳说完,刘鑫干脆利落地道。

    刘富芳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在自己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男人,心中充满感激。经过多年交往、观察,刘富芳对刘鑫积累了几乎狂热的信任,以致听不进任何人的提醒或劝告,包括自己的丈夫邹兴池。

    看着刘鑫额头上的疤痕,三年前的一幕又浮现在刘富芳的脑中。

    那年夏天,刘富芳的休闲养生中心开业了。由于经验不足,定位不准,导致生意冷清,入不敷出,甚至到了要关门的地步。屋漏偏遭连夜雨。某日,五个喝醉酒的社会混混到店里按摩,非但不给钱,还砸坏设备,打伤员工。在隔壁包厢洗脚的刘鑫和他的两个弟兄,闻声而出,以三敌五,将这些混混打趴在地。混战中,刘鑫额头被打破,他那两个弟兄,一个小臂骨折,一个大腿被刺。

    有刘鑫罩着、照顾着,休闲养生中心从此太平,加上刘鑫悉心指点,刘富芳用心经营,店里生意慢慢红火起来,最多的时候一年可以赚十五六万元。

    和老同学刘鑫发生的那场美丽邂逅,彻底地打乱了刘富芳平淡无奇的生活,她的人生轨迹因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她开始跟随刘鑫频频出入高档会所、餐厅酒楼,开始学会K歌、酗酒,学会了玩麻将、诈金花、斗地主。

    刘鑫的生意也越做越大,路子也越来越宽。他将目光投放到了利润丰厚、需求旺盛的的民间高息借贷市场。为了尽可能多地吃到这块肥肉,抓住机会赚足利润,刘鑫以1%至3%不等的成本,陆续从亲朋好友、各级官员、干部、职员手中借来近1000余万元,共计动用了1500余万元的资金,分别以每月5%至12%不等的利息借给私人和小企业主。

    刘富芳就是在这段时间,好说歹说说服邹兴池,将多年打拼积下的90万元,以每月3.5%的利息投给刘鑫。

    刘鑫没有食言,一年多来,他每月都能准时将利息支付给刘富芳。

    光是去年,刘富芳就从刘鑫身上获得了37.8万元的利息收入。已经远远超过休闲养生中心15.7万元的经营收入。

    刘富芳订了一套170多平方米的大套房,从利息收入中拿出35万元,交了首付。

    刘鑫雄厚的资金实力,广泛的人脉关系,说一不二的守信行为,也渐渐打消了邹兴池的疑虑。至此,邹兴池对刘富芳的投资行为,由激烈反对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不再过问,最后由不再过问到主动出点子。

    刘富芳尝到了钱赚钱的甜头后,希望增加投资。刘鑫正为资金的事发愁,遂一口答应下来。在得到邹兴池的默许后,刘富芳终于决定将投资款追加到328万元。

    “富芳,干嘛一直盯着我?难道觉得每月4%的利息少了?或是信不过我刘某人了?”

    “......”刘富芳一时间没能回过神来。

    “富芳,你怎么了?”刘鑫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刘富芳的肩膀。

    “不好意思,我失态了。”刘富芳笑了笑,掩饰着自己的窘态,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说我不相信你?不,我没有这个意思。如果不相信你,我今晚就不会过来了。至于利息嘛,我觉得4%已经够高了。刚才,我回想起三年前,你和你的弟兄舍命保护我小店的事。”

    “我早忘了。小事一桩,不值得你这样记挂。”

    “你觉得事小,我觉得事大。这件事已经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改变了你的人生?我有那么伟大和完美吗?”

    “你虽然称不上伟大。但在我眼里,你是完美的。我相信你的能力,也信任你的为人,更感激你对我的照顾、支持。”

    “富芳,我们是同村,又是校友,从小一块长大,关系本来就不一般,说这些话就显得生分了。别人都要拉他一把,何况是自己人呢。再说了,你是出了钱的,你拿的是投资收益,不是我施舍给你的。”

    “这一点你讲得倒没有错。所以啊,我给你钱,把自己的全部身家押到你身上,你千万要慎重,一定要精心地把我的328万元用好,运作好。”

    刘鑫站起身,靠近刘富芳,握住了她的手,动情地道:“富芳,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用好这些钱的。再说了,好多政府官员都把钱投到了我这里呢,我肩上的担子重,我肯定要谨慎的。”

    “这样就好。衷心希望你发财。”

    刘富芳点了点头,心里感觉踏实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