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劫后余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1424字

    话说陈雄陈雄趴在地上,只觉的全身酸软,骨头像散了架似的。下巴和两只手掌火辣辣地痛。想坐起来,却使不上劲。

    摸摸下巴,肿的像半个馒头。抬手看看手掌,一条条血口子清晰可见。

    “狗日的大肥猪,变态啊,被你当凳子使,坐着压着还不算,竟然还捏我鸡鸡。”

    陈雄平生哪里受到过如此大的侮辱,自言自语间,不觉流下了两行热泪。

    许久,陈雄才从地上站起来,收拾起散落在地上的钥匙、钱包,把手机盖板、电池找齐了,接通电源,开通了手机。

    家是不想回去了,但目的地在哪里?危机四伏的偏避小巷是万万不能再走的。就朝人多的大街方向走吧,走到哪里算哪里。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昨天遗忘,风干了忧伤,我要和你重逢在那苍茫的路上......”

    手机响起铃声。

    陈雄掏出手机。呵,是同班铁哥们郑彪的电话。

    “雄哥,刚才打你电话,你一直关机,你死到哪里去了。你妈急得不行,电话打到我这里。你得赶紧回家去!”

    “叫什么叫,你是不是欠扁啊。我在祥安巷。我不想回家!”

    “哈,真是巧啊!我在大正街东段大排档,和两个哥们吃宵夜。我马上过来接你。”

    “大正街不是在祥安巷南入口往东500米吗?你甭过来了,我自个走路过去。”

    “嗨,还装什么客套。我马上骑车过来。”

    陈雄挂了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机关了。

    小巷响起了由远及近的摩托车轰鸣声,一柱雪亮的灯光射了过来。

    摩托车嘎地停在陈雄面前。

    “雄哥,谁干的好事。下手那么狠?不会是你爸吧?”郑彪满脸酒气,看着受伤的陈雄问道。

    “别冤枉我爸了。他奶奶的,被一个色诱团伙给抢了。”

    “人呢,往哪里跑了?我要让他们吐血!”郑彪满脸通红,脸上的青春痘流光溢彩。细嫩的黑胡子随着愤怒的嘴唇上下抖动。

    “别做无用功了,他们早就开车跑掉了。咱喝酒去!”陈雄跨上摩托车。

    “雄哥,你下巴肿得像半个屁股,痛不痛?要不要送你到医院看看?”

    “好好的一句话到了你嘴里怎么就变得这样狰狞?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陈雄骂完,接着道:“不碍事,用红花油抹抹就消了。”

    “没事就好。雄哥,要不,先送你回家?”

    “有你这样啰嗦的吗?难不成你是女生咋的。我说了,我不回家,咱喝酒去!”

    “好好好,我听雄哥的。你坐稳了。”话没说完,郑彪晃着脑袋,猛启油门,摩托车呼啸着飞奔起来。

    陈雄措手不及,重心不稳,身子后仰,差点落地。

    陈雄被吓出一身冷汗,用手指敲着郑彪的头,道:“急什么急,又不是去奔丧,差点被你害死。”

    郑彪依然没有减速,高声道:“你命大,死不了。”

    话说陈军和邹兴池走出居住小区,欲分头寻找陈雄。陈军道:“兴池,你对新区和城区其他娱乐休闲中心比较熟悉,你们就到那些地方找找。我到滨江大桥附近和清水公园看看。要注意安全。有情况随时打电话联系。”

    “好的。你也要注意安全。”邹兴池回答道。

    阿红翻出陈雄的同学通讯录,眼含泪水,强装着用平静的语气,一一对照通讯录拨打电话。

    “你好,我是阿红,你儿子的同学----陈雄的母亲。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

    “你好,是阿红啊,没关系。我们一起开过家长会,你教子有方,老师经常叫你上台发言,我们都认得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谢谢,你过奖了。我想问陈雄是不是在你家?”

    “不在啊?发生什么事了?”

    “哦,没,没什么事。陈雄出去疯玩了,手机又关机,联系不上他。”

    “我儿子也出去玩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呢,我正要打电话催他回家。哎,现在的孩子啊,心变野了,考试一结束就昏天暗地起来。要不,我问问我家小子,看陈雄是不是和他在一起?”

    “好的,谢谢。如果有消息麻烦您打个电话给我。”

    “好的。再见。”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