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办公室里的偷欢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1465字

    办公室里一片沉寂。在柔和的灯影里,刘富芳出神地看着紫黑色的檀香木茶几,精致的青花瓷杯,闪着光影的银质汤匙,冒着热气的香浓咖啡,心里似乎有某种渴望在升腾。

    此时,刘鑫呼出的,带着淡淡薄荷味和咖啡余香的气息,已经温暖地落在了刘富芳的脸上。

    还有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仿佛有一股魔力,想要把刘富芳拉到深不见底的欲望的尽头。

    刘鑫慢慢地向刘富芳靠近,手指颤抖了一下,喃喃道:“富芳,我想要你,就在今晚,现在。可以吗?”

    刘富芳没有抗拒刘鑫的手,也没有抗拒刘鑫的呢喃。

    刘富芳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丰满的胸脯和心跳同步颤抖。

    刘鑫一把抱住了刘富芳,双手从女人的背部慢慢往下滑。

    及纤细的腰,及丰满的臀,及细长的大腿。

    刘富芳感觉到一阵阵无法形容的舒畅感在周身蔓延。身子慢慢变软,像要融化一般。

    刘鑫低下头,将嘴唇压在了刘富芳湿润温热的红唇上。

    刘富芳忘情地迎合着,将香舌伸进刘鑫的嘴里。两片舌头缠绕着,触碰着,发出叽叽吱吱的声音。

    刘鑫的下身不断膨胀,裤子变成了一顶帐篷。

    刘鑫双手抱紧刘富芳的香臀,将分身顶在刘富芳的三角地带。

    刘富芳感觉一阵眩晕,下身已经微微泛滥。

    刘鑫腾出一只手,轻轻隔着纱裙,捏住刘富芳的小白兔。

    小白兔柔软,富有弹性。

    摩挲间,小白兔慢慢坚挺起来,中间的那个点坚强地抬起了头。

    刘富芳闭上了双眼,贪婪地享受着一阵高似一阵的快感。

    刘鑫已经掀起了刘富芳薄如蝉翼的绿裙,利索地解下了她身上的文胸。

    他轻轻地揉搓着她的丰满,触到了她樱桃一样的乳头。

    她闷哼了一声,全身像散了架似的伏在他的身上。

    刘鑫轻轻将刘富芳放到在木地板上,将身子压在了自己等待了三年的女人身上。

    刘富芳抱着刘鑫的腰。

    刘鑫脱下了刘富芳的绿纱裙。

    除了下身的内衣,刘富芳美丽的胴体一丝不挂地呈现在刘鑫的面前。

    刘鑫血脉喷张。

    隔着内衣,刘鑫用手指轻轻搓揉着刘富芳的桃源洞。

    刘富芳的内衣早已湿润。

    “我要你。”刘富芳迷离地看着刘鑫。

    “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朝朝与暮暮,我切切地等候,有心的人来入梦。女人花,摇曳在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

    刘富芳的手机里传来梅艳芳的《女人花》。

    “多少点了?”刘富芳一下清醒过来,随口问道。

    “零点35分了。”刘鑫抬手看了看表。

    刘富芳推开刘鑫,坐了起来,探身从茶几上拿起手机。

    手机屏幕上不断闪烁着邹兴池的名字。

    “富芳,你在哪里?不好了,出车祸了,陈雄和他的同学在大正街被车撞了!你赶快到家里来接我,一起到县医院急救中心!”

    刘富芳来不及多想,戴好文胸,套上纱裙,整理好头发,亲吻了一下刘鑫的脸颊,道:“阿红和陈军的孩子出车祸了。我得赶到医院去。”

    就在刘富芳离去不久,刘鑫的手机铃声也急促地响了起来。

    是张师傅,刘鑫的司机的电话。

    “刘总,不好了,我 ,我,我......”

    “不要急,慢慢说。”

    “宝马,宝马车被摩托车撞了。”

    “情况怎么样?”

    “我现在在大正街和人民路的交汇处。三个受伤的男孩子被急救车拉走了,是死是活我也不清楚......”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到。”

    刘鑫整理好头发,推门走出办公室。

    “阿旺,送我到大正街。我的宝马被摩托车撞了,陪我去处理一下。其他人继续玩。”刘鑫推开休息室的门,朝阿旺招了招手。

    “好嘞。”阿旺收起钱,立马起身离座。

    “谁吃了豹子胆,竟敢撞老大的车?”瘦高个子丢掉手中的牌,恶狠狠地道:“大家别玩了,走,一起为老大出出恶气。”

    “不要兴师动众。”刘鑫摆摆手,转身朝楼下走去。

    “万一有什么事也好照应。我们还是跟着一起去吧。”

    “对对对,必须过去。”

    大家七嘴八舌,闹哄哄下了楼,分乘两辆汽车,紧随阿旺的别克急速向大正街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