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燃烧的欲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4349字

    刘鑫带着刘海燕已经到了养生休闲中心,父女俩正谈得起劲。

    “刘总,海燕,让你们久等了。”突然,从店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声。

    刘海燕捂着嘴笑道:“真是没看见瀑布,却先听见瀑布的声音。这个女人真有意思。她是谁?”

    刘鑫道:“你没有听出她是谁吗?她是刘阿姨,邹菲菲的母亲。她的性格就是这个样子,里里外外都燃烧着一团火。”

    四个人见面后,互相问了好。刘富芳陪着刘鑫到按摩房做泰式推拿,刘海燕和邹菲菲到洗脚房洗脚。

    “妹子,你歇着吧,我要亲自为刘总按摩。”刘富芳对店里的员工道。

    女孩知趣地退出了按摩房,关上门。

    刘鑫一把抱住刘富芳,一双火辣辣的眼睛在刘富芳的脸上逡巡着。

    刘富芳道:“刘鑫,先别急。你累了,好好躺着,让我为你松松筋骨。”

    刘鑫笑着亲了刘富芳一口,闭上眼睛,顺从地躺到床上。

    刘富芳坐到床前,伸出纤细的手指,捏、按、推、摩,手法娴熟,力道适中。

    整套程序下来,刘鑫感觉全身轻飘飘的,像刚刚睡醒的样子,头昏脑胀的感觉一扫而空。

    “不愧是老板娘,手法一流哈。”刘鑫赞叹道。

    “你是养生休闲中心的财神和保护神,我肯定会用心为你服务的。”刘富芳将脸靠在刘鑫的胸前。

    刘鑫趁势将刘富芳的手往自己身上拉。

    刘富芳失去重心,整个上半身就伏倒在刘鑫的身上。

    刘鑫从床上坐了起来,跳到地上,从后面抱住刘富芳,双手紧紧握住刘富芳的双乳,分身有力地顶着刘富芳肥大的臀部。

    刘鑫闭着眼睛,鼻子紧贴着刘富芳雪白的脖颈,游移着,贪婪地闻着,嗅着,仿佛要把眼前这个女人身上的香味都吸走。

    刘富芳感觉到了刘鑫砰砰的心跳和一团团燃烧的欲火。

    刘鑫撩起刘富芳的上衣,将手伸进女人的文胸,拇指和食指完美地配合,揉捏着,拨弄着刘富芳富有弹性的乳头。

    刘富芳被刘鑫挑逗得全身柔软。她双臂撑床,趴在按摩床上,弯腰翘臀,发出一阵阵呻吟。

    刘鑫脱下刘富芳身上的白色上衣,摘下文胸,腾出一只手,将刘富芳的裙子和内衣褪到了膝盖。

    刘富芳润滑白净的项背,雪白浑圆的丰臀,修长结实的大腿,一齐裸露在刘鑫的眼前。

    刘鑫感觉下身突然再一次膨胀起来,一种想要进入刘富芳身体的强烈冲动袭向全身。

    刘鑫努力地忍住了自己的欲望,一手交替搓揉着刘富芳丰满结实的乳房,一手抚摸着女人的肥臀。

    刘鑫慢慢地伸出左手中指,将手指滑到刘富芳的桃园洞口。

    刘鑫灵巧的手指旋转着,轻点着,时重时轻,桃源洞慢慢春潮泛滥,灰白半透明的春水一波又一波地涌了出来,

    刘富芳轻声哼叫,陶醉在美妙的快感里。当刘鑫的手指进入到刘富芳的身体里时,女人突然颤抖起来,发出啊的叫声。随即双腿一软,跪到在地。

    “刘鑫,快,快点进去。”刘富芳颤抖着央求道。

    刘鑫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将红得发紫的分身握在手上,一把对准沾满爱液的暗红色洞口刺了进去。

    刘富芳感受着那份充盈,尽情享受着暴风雨一样的冲击。

    她不敢大声尖叫,她的十指紧紧地抓着按摩床的软布,指甲已经深深陷入,全然不知疼痛。

    三年前,就是在这个房间,刘鑫为了保护刘富芳,额头受伤流血。三年后的今天,刘富芳为补偿刘鑫,心甘情愿地献出自己的身子。

    刘鑫双手紧握着刘富芳的双乳,冲撞着,像野兽一样闷声嚎叫着。他像是钻进了刘富芳的灵魂深处一样,知道错过了今天,就没有了明天。他毫无顾忌,毫无保留地将三年的等待,三年的积蓄一股脑地宣泄,释放,直到从高高的云端坠落,坠落,坠落在自己等待了三年的女人背上。

    两年前,刘鑫的妻子患病去世,为照顾女儿刘海燕的感受,刘鑫一直没有想过再娶之事。尽管两年多来,刘鑫为填补心中的空虚和寂寞,频频出入烟花巷陌,悦女无数,但没有一次能像今天一样畅快淋漓,欲死欲仙。

    按摩床上,刘鑫和刘富芳静静地躺着。

    刘富芳的眼角流出了两行泪水。

    她知道,她和刘鑫之间,已经不再纯洁,不再干净了。

    “富芳,你,怎么哭了?”刘鑫将刘富芳脸颊的泪水擦去。

    “刘鑫,我们已经两清,谁也不亏欠谁了。”刘富芳轻轻推开刘鑫的手,继续道,“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

    “你们这些女人,真让人捉摸不透。”刘鑫不解道。

    “我已经做了对不起兴池的事,我不能再伤害他,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情。”

    “哦。”

    “我希望你尽快找到新的一半。我知道你这两年来过得很苦。”

    “目前没有遇到合适的。自己喜欢的,却是有老公的。”刘鑫看着刘富芳的眼睛,笑着道。

    “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但我们还是好朋友。”

    “其实,我不娶,主要是因为要顾及海燕的感受。她一直反对我再娶。”

    “要我帮忙做海燕的思想工作吗?”

    “没有用的。她已经发了狠话,说如果我再娶的话,她就死给我看。”

    “有那么严重吗?”

    “海燕认定的事,十头牛也休想把她拉回来。别看她平时乐呵呵的,发起脾气来,连男孩子都要让她三分。”

    刘鑫重重地叹了口气,道:“好了,不讲这些了。把衣服穿起来,去大厅喝茶吧,再不走,海燕说不定要来敲门了。”

    洗脚房里一片朦胧,整个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草药和生姜混合着的香辣味。

    服务生端上两份菊花茶、西瓜、瓜子,说声慢用后,转身离去。

    “哎呦,烫死我了。”刘海燕一边将脚抽出洗脚桶,一边咧着嘴大叫。

    “坚持一下,一会就没事的。”洗脚女吃吃地笑起来。

    邹菲菲咬着牙,一声不吭,脸上堆满不知是笑还是痛的复杂表情。

    “菲菲,你的脚好像不是肉长的,怎么不怕烫?”刘海燕抬起烫得通红的双脚,朝邹菲菲的胳肢窝里挠了一下。

    邹菲菲忍不住扑哧一声大笑,马上又撅起嘴,道:“怎么不烫?简直像下地狱一样。”

    “我帮你们加一勺冷水吧。”洗脚女道。

    “不用不用。”刘海燕摆着手。

    “还是加点吧?”邹菲菲笑着。

    刘海燕深吸了一口气,将脚缓慢而又坚定地伸进洗脚桶。嘴里嘟囔着:“我就不信可以烫死我。”

    邹菲菲看着刘海燕可怕的表情,笑着道:“你对自己太残忍了。”

    洗脚女插嘴道:“你们是第一次泡脚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刘海燕反问道。

    “第一次泡脚的客人反应都差不多。很多客人都忍受不了高温,要求兑冷水----如果兑冷水,药效就差了。”

    “兑冷水?中药的浓度不就被稀释了吗?那不如回家自己烧开水,还花这冤枉钱做什么?”刘海燕道。

    “良药苦口,看来良药也烫脚哦。”邹菲菲道。

    刘海燕和洗脚女都笑了起来。

    柔、捏、顶、刮、拔、晃,洗脚女熟练地做着各种足部按摩动作,爽得刘海燕和邹菲菲直叫好。

    邹菲菲拿起西瓜,递给刘海燕。她把另一块西瓜送进嘴里,轻轻咬了一口,道:“海燕,今年准备复读吧?”

    “是啊,考得很糗。哪像你,才女一个。”

    邹菲菲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发现刘海燕并没有流露出不悦的神色,暂时放松下来,道:“我是笨鸟先飞。今年高考,你完全没有发挥出自己的正常水平。我相信一年以后的你,肯定会让人刮目相看的。”

    “顺其自然吧。”刘海燕道,“明年?那是很遥远的事,我想不到那么远。”

    “我坚信你的实力一定在我之上。”

    “菲菲,你的优点是谦虚,缺点是过分谦虚。”刘海燕朝邹菲菲大腿上摸了一把,笑道“有几斤几两,我清楚得很。不谦虚地说,论实力,我们处在同一档次,但要说超出你一截,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

    “我能等到那一天的。我相信我的直觉。”邹菲菲摸着刘海燕柔软的手,认真道。

    刘海燕看着邹菲菲火热真挚的眼神,道,“菲菲,你的眼睛好像在放电耶。还好你不是男生,不然早已经被你电晕了。”

    “就是想把你电晕,你能拿我怎么着?”邹菲菲咯咯笑着,朝刘海燕连抛几个媚眼。

    刘海燕眼睛一闭,身体一歪,装着昏厥的样子,道:“这下我可要改姓了。我不姓刘,我姓福,我真他妈的太幸福了。”

    房间里,四个女孩一齐大笑起来。

    刘海燕停止了笑声,道:“菲菲,你考了高分,本来可以选择法律、工商管理一类的专业,你为什么要填报师范大学的外语专业?”

    “因为我想当教师。”

    “当教师?暴殄天物啊。”

    “当教师有什么不好?工作稳定,单纯,有足够的时间兼顾家庭和自己的爱好。”

    “嗨,你错了。巾帼不让须眉,女孩子也应志在四方。你去当教师,太对不起你的智商和情商了,对咱国家是一个重大损失咯。”

    “海燕,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觉得当教师应该也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你不想当老师,我不想当老师,那谁来教育我们的后代?”

    “别说了,别说了。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说教了。”刘海燕将头别到一边,赌气道。

    邹菲菲不想惹刘海燕生气,态度软了下来,道:“人各有志,我不想把我的观点强加给你----”

    刘海燕打断了邹菲菲的话,道:“好了,菲菲筒靴,我们不要再争论这些没用的东西,免得伤了姐妹和气。我想现在我们可以什么都不讲,最最主要的是把握当下,享受当下!”刘海燕看了看洗脚女一眼,道,“姐姐,帮我把脚底再揉搓一遍吧,挺舒服的。”

    邹菲菲笑道:“海燕,你和你爸爸一样,都是所谓的现实主义者。”

    “是吗?现实主义者难道不好吗?”

    “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

    刘海燕害怕邹菲菲把话题展开,第二次打断了她的话,道:“菲菲,你又来了,又来了。看来你确实是块当老师的料。”

    “连你都认为我适合当教师了,那我就死心塌地地选择教师这个行业吧。”邹菲菲得意地看着刘海燕道。

    “不好,上你邹菲菲的当了。”刘海燕装着一副受伤害的样子。

    泡完脚,刘海燕感觉到腿部的肿胀感明显消失,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

    刘海燕和邹菲菲走出泡脚房,来到候客厅。

    刘鑫、刘富芳和范其早就围坐在茶几边,嘀嘀咕咕地商量着店面移交的事。

    “爸爸,洗脚女的技术不错耶。”刘海燕蹦跳着,转了一个大圆圈,然后伸出左脚,道,“你看我的脚,不肿啦。”

    “你这孩子,总是藏不住事。”刘鑫道,“快十二点了,菲菲,海燕,你们两个到里间看看电视,等刘阿姨和范叔叔谈完事,大家一起吃中饭。”

    刘海燕顺从地答应着,牵了邹菲菲的手,一溜小跑,消失在客厅的拐角。

    范其抢着道:“对,中午大家一起吃个饭,我买单。”

    “店里硬件设备不错,员工的素质和技术也是一流的,这个店绝对赚钱。所以,我说范老板,你的选择是非常准确的。”刘鑫笑着对范其道,“当然,中午的饭由你来买单,也是应该的。”

    “应该,应该,能请你吃饭,是我范某人的荣幸,平时想请还请不动呢。”范其恭敬地看着刘鑫,接着道,“富芳舍得把旺铺转让给我,是因为傍上了刘总您这棵大树。范某期待您能一如既往关心小店,关心我范某人。”

    “没问题!”刘鑫道。

    刘富芳看着范其,笑着道:“我真的太累了,否则,打死我也不会把这块肥肉扔到你范老板的碗里。”

    范其回答道:“赚钱要靠机遇,也要靠缘分。你把旺铺转让给我,本身也是一种缘分。所以,再怎么着我都要感谢你。还有,你人脉广,经营有方,以后我想找个时间专门请教你。”

    刘富芳道:“你说的没有错,赚钱要靠缘分。你说找个时间交流开店心得,那是可以的。至于你说请教啊赐教啊什么的,我就说不来了。”

    刘鑫笑道:“富芳,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谦虚起来了?”

    “还不是跟你学的。”

    “我谦虚吗?我怎么没有感觉?范其,你相信吗?”

    “都谦虚,都谦虚。”范其陪着笑脸,连连点头。

    接下来,刘富芳先后和范其、刘鑫签订了店面转让协议和投资协议。

    午餐,也在欢快的气氛中结束。

    至此,刘富芳,刘鑫,范其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