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演戏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620字

    L市,是M省最大的地级市,一面靠海,三面环山,风景优美,气候宜人,是全国知名的休闲度假中心,购物天堂。在梁上君子眼里,L市是一块大肥肉,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嘈杂市井还是高级会所,总能看到他们鬼魅的身影。他们或单枪匹马单打独斗,或三五成群团伙作案,前赴后继,乐此不疲。以林楠为首的色诱团伙就是属于后者。

    凌晨四点多钟,街灯依然亮着,笼罩在金黄色光影里的L市,渐渐映入林楠的眼帘。

    司机换成了林楠,豹子头和耗子已经进入梦乡。

    汽车快速而安静地驶入市区,穿过时代广场,来到了全市最繁华的商业大街----苍南大道。四星级酒店金都温泉大厦,就坐落在沧南大道的中间位置。

    大厦保安将汽车引导到停车位。

    “死猪,到了,下车!”林楠推醒了豹子头和耗子。

    三人鱼贯下得车来。

    耗子环顾着四周的假山喷泉、亭台楼阁,揉揉眼睛,再次确认了大厅入口处镶嵌的四颗金色星星,道:“林姐,奢侈啊,这可是四星级酒店,我们走错地方了吧?”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林楠轻声道,“你们俩个要注意仪容仪表,特别是耗子。”

    豹子头笑道:“林姐你放心,我一定将最帅的一面展现出来。”

    耗子道:“凭我的相貌,再怎么装扮,看着就是一个普通小职员。如果穿着再夸张一点,说不定就给大盖帽给盯上了。”

    “耗子,你什么时候变得实诚了,扮演成司机还是可以的。”豹子头笑道。

    林楠道:“我看不见得。俗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嘛。”

    “林姐说得对,你以为帅可以当饭吃啊?”耗子不服气地朝豹子头直白眼。

    入住手续已经办好。林楠住806房,豹子头和耗子住808房。

    打开房门,林楠回头道:“大家抓紧时间休息。上午十点三十分,你们两个准时到我的房间,咱们合计合计踩点的事。”

    两个男人几乎同时道:“好的,林姐。”

    时针指向八点三十六分。

    “叮铃铃,叮铃铃。”一串急促的手机铃声在林楠的房间里响起。

    林楠睡得正香,迷迷瞪瞪地骂了一句:“我操你老母,一大早打搅老娘的美梦!”

    林楠闭着眼睛,随手从床头摸起手机。

    林朝晖!

    林楠看着屏幕上的姓名,心里咯噔一下,睡意全无,赶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接通了手机。

    “姐,我是朝晖。”

    “朝晖,我还以为是谁呢。一大早打电话过来,有什么急事吧?”

    “半年多都没有见到姐,我想姐了。就是想告诉你两件事。昨天我已经把爸爸妈妈坟地上的草啊什么的给清理干净了,带了祭品,烧了香纸蜡烛,代你上了一炷香。我让爸爸妈妈保佑姐工作顺利,早日找到一个好夫君。”

    林楠心里一酸,眼睛湿润了,“朝晖懂事了,父母在九泉之下可以安心了。”

    “另外,我也想告诉姐,我想去你公司玩几天,顺便把填报志愿的事定下来。”

    林楠有些惊慌,道:“姐也想你。不过----”林楠迟疑了一下,“不过姐不在Y市。我,我和几个同事到L市自驾旅游去了。”林楠停了一下,补充道:“是公司给我们的季度奖励,不用自己掏钱的。”

    “哎,真是不巧。”电话那头传来林朝晖失望的声音,“L市离我们家很近的,姐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给我。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

    “姐一忙起来就忘了。” 林楠脸上写满了歉意,觉得必须给弟弟一个补偿,“要不你坐车赶到L市,和姐一起玩几天吧。”

    “好啊,我马上准备。”林朝晖兴奋地大声喊道。

    话一说出口,林楠就后悔了。

    这出戏要演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旦演砸,后果会不堪设想。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林楠决定搏上一把。

    留给林楠的时间不多了,林楠的老家C县离L市距离不到500公里,上午九点出发,下午四五点钟就可以到达。

    公司职员、旅游度假、姐夫、填报志愿,窃贼、盯梢踩点、单身一人。这几个词语在林楠的大脑中不断跳跃、变换、组合。

    约莫过了十分钟,林楠一把扯开身上的被子,从床上跳到了地上。

    林楠拿起电话,拨通了808房的座机。

    “喂,我是林楠。你们两个立即起床,用完早餐后,九点三十分准时到我房间。”

    “不是说好了十点三十分吗?”林楠耳朵里顿时爬满了耗子捎过来的瞌睡虫。

    “废什么话。”林楠挂了电话,一头钻进了洗手间。

    九点三十分,豹子头和耗子已经来到林楠房间。

    “情况有变化。踩点盯梢的事要往后推一推。”林楠关起房门,“我弟弟已经出发,下午就可以到L市。”

    豹子头道:“林姐,你......”

    两个男人一头雾水,搞不清林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林楠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道了。

    “在朝晖面前一律以真名称呼。你们的真名我都不太记得了,请报出自己的尊姓大名吧。”

    豹子头道:“真是贵人多忘事。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甄豪键。”

    “真好贱!好名字啊!”林楠笑得打颤。

    耗子道:“我的名字恐怕更难听。我叫钱斗遙。”

    林楠忍不住大笑道:“全都要。这名字真是取绝了,人如其名啊。”

    “谁来演林朝晖的姐夫?这可是男一号哦。”林楠笑着道。

    “演你的老公?我不适合,也没有这个空闲。”豹子头抢先道,“我有任务在身,吃完中饭我得去物色一个女大学生做我的女朋友。毕竟填报志愿这件事也很重要。”豹子头咽了咽口水,“要不我推荐一位帅哥给你?”

    “你不愿意演我的老公就算了。不过一定要物色到高水平的女大学生演你的女朋友。”林楠歪着头,笑道,“你推荐的那位帅哥是谁?”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豹子头指了指身边的耗子。

    “我不够格,我会让林朝晖失望的。”耗子双手乱摆。

    “你虽然长得没有像豹子头一样有型,但各个条件还是不错的。我能配你这个准美男,也过得去了。”林楠指着耗子,道,“就这样定了,不要再说了。”

    “今晚洞房花烛夜!哥们,你得请客咯。”豹子头拍着耗子的腰,笑道。

    耗子道:“这是演戏,没有油水捞。你以为可以对林姐怎的?”

    豹子头道:“可以假戏真做嘛。”

    林楠格格地笑了起来,道:“钱斗遙,这要看你的本事了。”

    耗子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道:“这可是你说的啊。”

    林楠没再搭耗子的话,粗略地说了几个注意事项,安排了当天晚上和明天的行程,最后强调道:“这出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从见林朝晖开始,我们就是某跨国大企业市场营销部的职员。我的身份是销售部的科长,钱斗遥是总监助理,甄豪键是销售部的副科长。豪键,你那个冒牌女友的身份是销售部的普通职员。注意,你们的一言一行都要按照这个角色定位自己。”

    林楠指了指豹子头手指上佩戴着的“黄金”戒指,道:“甄豪键,把你那枚镀金铜疙瘩给下了吧。”

    豹子头摇摇头道:“这是我的吃饭工具,割皮包、割口袋全靠它。还是戴着吧。”

    林楠道:“不行,得下掉。近距离看,一眼假,恐被朝晖识破。”

    豹子头按了按戒子侧边的开关,只听啪的一声轻响,一小截锋利的刃尖从戒子中间冒了出来。再一按开关,刃尖又缩了回去,戒子又恢复了原状。

    “兄弟,委屈你了,到包里呆两天吧。”豹子头恋恋不舍地退下戒子,把它放进黑色的腰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