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包夜两千元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3461字

    话说林楠和豹子头、耗子吃完中饭后,集体奔向男装品牌店。由林楠总把关,分别为豹子头和耗子选购了两套白领夏装、两双铮亮铮亮的黑皮鞋。

    三人各自回到房间,洗漱、换装,忙得不亦乐乎。

    林楠把原先的浓妆改成了淡妆,嘴唇由血红色变为淡紫色,头发也由金色恢复成了原始的黑色。

    林楠换上下黑上白的职业套装裙,来到落地镜前。

    嘿,还真像那么回事。

    换了装的豹子头和耗子,也都颠覆了自己的形象。

    林楠敲开了808房间的房门。

    耗子道:“林姐,你----”

    “钱斗遥,钱助理,你应该叫我什么来着?应该叫我林楠,林科长,或者叫我的小名楠楠。懂吗!”林楠打断了耗子的话。

    豹子头学得挺快的,道:“林科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林楠忍俊不禁,道:“甄豪键,不,甄副科长,我交代的找女大学生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给培训好了吗?”

    “林科长,我马上就办,马上就办,办好了我会立即向您汇报!”

    “俗话说的好,人靠衣装马靠鞍。行头一换,形象都改变了。你们的言行应当要和自己的新身份相匹配。所以我得再次重申,或者干脆说是警告。”林楠面对身穿白衬衣黑裤子,脚踏黑皮鞋的两个年轻男人,认真道,“钱斗遥,你是我的男朋友兼同级同事,跟我说话应当平和,充满爱意。甄豪键,你是我的部下,应当恭敬、唯命是从。”林楠扫视了两个假白领,大声道:“明白了吗?”

    “亲爱的,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林科长,我领会你的意思了,谢谢您的教诲。”

    “甄豪键,女大学生就是你的女朋友。你马上去总台再开一间标房,晚上和你女朋友住在那间房。钱斗遙随我住806房,808房留给朝晖住。在我出发去接朝晖之前,大家一定要把行李收拾好,拎到各自的房间。”

    林楠沉默了一会儿,道:“你们可得把刀啊锤子啊什么的放妥当了,千万别让我弟弟看见了。”

    “我们知道该怎么做。”豹子头和耗子几乎同时表态道。

    “耗子,你赚大了。”豹子头一脸怪笑。

    “呵呵,甄豪键,甄副科长,你才爽呢,你是真枪实弹干。”

    林楠哈哈笑着,摔门回到自己房间。

    豹子头开好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搬到了818房。

    豹子头斜躺在床上,逐一翻看着放在床头柜上的一叠名片。

    名片印刷精美,几乎全裸的美女搔首弄姿,看了让人血脉喷张。

    豹子头从一大摞名片中,挑出金都温泉大厦的内部名片。

    “亲爱的朋友,您旅途劳累吗,您孤单寂寞吗?我们将为你提供最好的减压服务,相信我们的服务会让您产生宾至如归的感觉。本中心将派专业人员为您提供上门服务。有中年辣妇、乡下阿妹,有女大学生、初高中生……有意者请致电3楼按摩中心,咨询电话:XXXXXXXX”

    女大学生?

    豹子头眼前为之一亮。

    豹子头拨通电话,心跳顿时加快起来。

    “您好,金都温泉大厦按摩中心。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娇滴滴的声音从话筒传出。

    “听说你那边有女大学生吗?”豹子头单刀直入。

    “有的,先生。需要她们为您提供服务吗?”

    “叫五个女大学生到818房间,让我选选。要文静苗条有气质,最好戴着眼镜的。”豹子头轻车熟路,道,“服务费怎么算?”

    “打一炮300元,包夜698元。”

    “今天下午一点开始到后天早上九点,这个时间段怎么收费?”

    “这个,这个我不清楚,目前没有客人提出过这个要求。要不请您稍等一下,我问问老板?”

    “动作要快点。”

    “好嘞。”

    豹子头将听筒紧紧地贴在耳朵上,一边等待,一边哼着歌。

    “先生,让您久等了。需要2000元人民币。”

    豹子头闻言,吓了一跳。心想,想吃人啊。嘴里却道:“少一点,1800元吧。”

    “先生,不好意思,已经是最低价了。”

    “买东西也可以讲价钱,真的一点都不肯少?”

    “是的,这已经是最低价了。”

    “那就算了。”豹子头作最后的试探。

    “先生您请便。”

    “等会儿,别挂。”豹子头急忙阻止了对方,道,“2000元就2000元,马上带五名大学生到我的房间。必须正宗,假冒产品概不付钱。”

    “我马上为您安排。先生放心,绝对是正品。”

    耗子把房间收拾干净,将自己的行李搬到了林楠房间。

    “钱斗遙,你别忙着走。”林楠招手示意耗子坐下,道,“我有必要和你约法三章。在林朝晖面前,我们可以演得很肉麻。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必须一人一床,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还有----”林楠盯着耗子的眼睛,“亲爱的甄助理,你有裸睡的习惯吗?”

    “林姐,不,楠楠,我喜欢光着身子睡觉。”

    “你必须得改,得穿睡衣睡觉。”

    “我没有睡衣。”

    “钱是拿来干什么用的?等下就去买一套!”

    “楠楠,我答应你。”

    “如果趁我睡着的时候,你图谋猥亵或强奸我,你就自己动手把下身多出来的二寸给割了,我要你亲自看着你,看你把割下来的东西放进马桶冲掉。”林楠走到耗子身边,干笑道,“钱斗遥,这些都能做到吧。”

    “我不是那种人,如果我敢冒犯林姐,你就将我碎尸万段。”

    “谅你也没有那个胆!好了,你到808休息一会,见到朝晖后正式入住806房间。”

    “那我走啦。”

    “保持形象,傍晚4点半到一楼大厅入口处迎接林朝晖。”

    “叮咚,叮咚,叮咚。”门铃声不紧不慢地响了起来。

    嘿,来了。

    豹子头心里一阵狂喜。

    透过猫眼一看,呵,满眼都是春色。

    豹子头打开房门,一阵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五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子也不说话,移步入房,一字儿排开。

    五个女生都长得不错,或清纯,或秀丽,或高雅,或灵气,均脸带微笑,略施粉黛,十分养眼。

    “你们都是大学生吗?”

    “都是。”排在第一位的女生抢先回答。

    “把你们就读的学校告诉我可以吧。”

    “帅哥,这不可以的,这是我们的隐私。”

    豹子头想,晚上都要拨云见日了,还隐私!装什么淑女!

    “你们读的是什么专业?这可以告诉我了吧?”

    “你是警察,查户口吧?见过婆婆妈妈的,没见过这样婆婆妈妈的。你赶紧挑一个吧,别耽误我们做生意。”站在门边的那位大眼睛女生有点不耐烦。

    这些女生沦落风尘,看来选择的专业不对路,毕业后工作难找,只好混迹夜店做鸡。一定要让朝晖避开这些专业。

    豹子头想罢,坚定地道:“我一定要知道你们就读的专业。”

    “你为什么对大学专业这么感兴趣?”

    “我的弟弟今年参加高考,他要我推荐几个好的专业给他。你们这些大学生帮他参考参考。”豹子头半真半假地道。

    “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你是条子呢。”中间那个女生笑了起来。

    接着是一阵静默。

    站在最前面的女生打破了沉默,道:“我来说吧。我嘛,读的是农民专业;思思,水果专业;静静嘛,好像是家电专业;琴琴,药品专业;齐齐,齐齐...你是,美,美容专业吧?”

    “贝贝,你的记忆力真好。”名字叫齐齐的女生咯咯笑道。

    “呵呵,真有意思。”

    女生们说笑着,乱着一团。

    “农民专业?我头一回听过。”豹子头挠挠后脑勺。

    “还有更离奇的专业呢。这个世界上没有你想不到的,只有你没见过的。”叫做贝贝的女生说道。

    “好,贝贝留下,其他人回去。”豹子头大手一挥道。

    “真没劲。姐妹们,回去咯。”

    “呵呵,贝贝说你读的是水果专业,那是因为你的脸长得像苹果的缘故吧。”

    “贝贝真能蒙。”

    四个女生边走边说,边说边笑,乘坐电梯回到三楼。

    豹子头关了房门。

    “哥,现在就要做吗?”贝贝抱住豹子头的腰。

    “骚货,你以为我是禽兽吗?”

    “那你干吗要急着关门?你们男人都一样。”

    “我是堂堂大型跨国企业的白领,会那么俗气吗?”豹子头用手掌在自己的衣服上比划了一下。

    “脱掉衣服都一样的。唯一的区别是,年轻的更猴急,年长的更老练。”

    “我是属于哪一类的?”豹子头捏着贝贝柔软的手道。

    “做了才知道。”贝贝抽出手,“先把2000元交了吧。”

    “现在交钱?”

    “这是行规。必须的。”

    豹子头数了二十张百元大钞,叠整齐了,攥在右手。左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贝贝粉色连衣裙领子,轻轻拉开。红色精致的文胸,深深的乳沟,半个雪白的酥胸,悠悠的体香,一下挤满了豹子头的脑袋。

    豹子头很想现在就上了贝贝,但考虑到林楠交给自己的任务,也就强压着心中的欲火。

    豹子头夸张地摇摇头,眨眨眼,旋即将钞票轻轻塞进贝贝雪白的乳沟,道:“贝贝,我就不为难你了,把钱收下吧。”

    “谢谢哥!”贝贝收了钱,细心地数了一遍,放进随身携带的包包。

    “贝贝,我包你,并不全是因为我想要上你。我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配合我。”

    “从现在开始到后天早上九点,我就是哥的人,哥有什么事,就尽管吩咐。”

    豹子头于是絮絮叨叨地将事情的原委一一对贝贝说了。

    “你是我遇见的最特殊的客人之一。”贝贝捂着肚子笑道。

    “难道还有比我更特殊的客人?”

    “有。你想听我的故事吗?”

    “想着呢。”

    “现在不行。晚上好吗?”

    “我等你的故事。”豹子头狠狠地朝贝贝嘴上亲了一口。

    贝贝轻轻拨开豹子头的头,道:“你要我做的事,我一定会尽力做好。至于选择专业的事,讲实话我也说不太好,我得马上打电话咨询读大学的堂弟。”

    “要上网,要问人,你看着办。前提是别瞎掰,坑我大姐的后果你应该清楚。”

    “哥,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贝贝从包里拿出手机,“哥,稍后再跟你聊,我得赶紧和我堂弟说说选专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