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外穿帮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2本章字数:4298字

    “姐,这酒店好豪华。住一晚需要花费不少钱吧。”

    “费用不低,不过公司全额报销。”林楠指了指耗子,“那个比较矮小的就是你的姐夫,名叫钱斗遙。”

    耗子快步走到林楠和林朝晖面前,热情道:“楠楠,这是朝辉吧。”

    “朝辉,叫姐夫。”林楠靠上前,挽着耗子的手道。

    “姐夫好,我是林朝晖。”

    “朝晖,我叫钱斗遙,你姐的同事。”耗子从林朝晖手中接过行李箱。

    “谢谢姐夫。”

    林楠和耗子领着林朝晖,来到大厅门口。

    林朝晖与豹子头、贝贝互相作了自我介绍。

    贝贝握着林朝晖的手,道:“朝晖,贝贝姐要恭喜你,听林科长说,你上一本线了。祝你前途无量。”

    豹子头道:“朝晖,贝贝姐毕业于JN大学,学得是农民专业,是个正宗的大学生,你们可以好好交流。”

    “农民专业?”林朝晖一脸惊讶。

    “甄哥是逗你玩的。别听他瞎说。”贝贝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道,“豪键,你可真幽默。”

    林楠站在林朝晖的身后,朝侧旁的豹子头狠狠地白了一眼。

    林朝晖道:“应该是农林专业吧,豪键哥。”

    “朝晖聪明。”豹子头赶忙答道。

    “对,农林专业,专门研究农民和树木的专业。”贝贝跟着解释。

    “还是贝贝姐说话幽默。”林朝晖笑着,目光却落在大厅上方悬挂着的,硕大的水晶灯具上。

    “先回房间洗把脸,冲个澡,歇一歇。吃完晚饭姐带你去逛逛。”林楠扯了一下弟弟的衣服。

    “哇,姐,这么大的灯,肯定很重,真不知道工人是怎么把它吊上去的。”林朝晖伏在林楠耳边小声道。

    “不看了,回房间吧。”林楠道。

    耗子抢先一步,开好了电梯,伸出右手,弯腰道:“朝晖请,大家请。”

    晚餐地点选在L市有名的渔家村海鲜馆。

    包厢早被预订一空。林楠一行五人只好在热闹的二楼大厅一角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

    为了便于交流,林楠安排弟弟和贝贝坐在一起。

    服务生呈上菜单,林楠一口气点了芝士洋葱海鲜汤面、蒜香多宝鱼、蟹黄豆腐、烤生蚝、酱爆鲜鱿、金汤黄骨鱼、辣炒扇贝肉、蚝油蒸鲜鲍、空心菜、淮山海参汤等十个菜,饮品则点了红酒,椰子汁。

    “姐,这里的食客真多,比家乡娶亲请客的场面还热闹。”林朝晖环顾熙熙攘攘的大厅。

    “你不知道L市是我省最具活力的旅游观光城市吗?”

    贝贝道:“L市是美食天堂,神仙来了也会流口水,何况是人呢。”

    耗子一一为大家倒了绿茶,道:“朝晖,过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品尝到渔家村海鲜的美味了。”

    “要感谢朝晖小弟,让我们有机会做回神仙。”豹子头笑着说。

    林朝晖咽了咽口水,“被你们一说,我都有反应了。你们的话比开胃小菜还管用。”

    “甄副科长,就你会耍嘴皮子。贝贝----”林楠看着桌子对面白净斯文的女子,道:“你是大学生,历练丰富,对选择专业体会比较深,这方面你要多帮帮朝晖。”

    “林科长,您过奖了,我会尽力的。”

    “贝贝姐学的是农林专业,怎么在跨国企业市场营销部上班呢?专业不对口吧?”谈到专业,林朝晖一脸不解。

    “嗨,这你就不懂了。”豹子头一挥手,“学农林专业的大学生一般到乡镇才能找到工作对吧?可是贝贝不愿再过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于是就利用空余时间自学管企业的专业。拿到毕业证书后到公司应聘。真是巧得很,我和贝贝就相识于那场招聘大会。”豹子头扭头问,“贝贝,我说得没有错吧?”

    “你呀,老狗记得千年事,哪会错!”贝贝回答道。

    林朝晖道:“原来是这样。贝贝姐真是勤快之人。”

    耗子道:“看来选择专业真的很重要。”

    林朝晖问,“姐夫,你和豪键哥学得是什么专业?”

    “这个,这个---”耗子一拍大腿,“这个还用问吗,你姐学什么专业,我们也学什么专业。”

    “我姐初中还没有毕业呢。”

    “我和你姐夫,还有你姐姐,都是被公司破格聘用的。因为我们有特长,所以不需要什么专业。”豹子头抢着答道。

    “你们有什么特长,值得跨国企业破格聘用你们?我倒是很想听听。”

    “你们两个,谁的口才好,谁就代表三人向朝晖亮亮咱的绝活。”林楠一时无法回答林朝晖的问话,故意拖延时间。

    “你来回答?还是我来回答?或者由林科长亲自回答?”豹子头一时没有明白林楠的话,指指耗子,指指自己,又指指林楠。

    耗子一脸无奈,道:“耍绝活?林姐,不,楠楠,我,我们都没有带家伙。家伙全都放在皮箱里了,绝活无法耍。”

    豹子头道:“大家伙我是没有带,但戒子和夹子我是带了,绝活我是照耍不误。”

    林朝晖和贝贝听得一头雾水。

    林朝晖道:“你们说得是什么啊。”

    “都怪姐平时管教不严,你姐夫和豪键哥就喜欢开玩笑。别听他们瞎胡扯。”林楠脸色大变,用脚狠狠踹了豹子头和耗子,道:“我们的绝活就是口才好,推销的产品比别人多。朝晖,你想听公司慧眼识珠的故事吗?让豪键哥讲给你听吧,他讲得比我要精彩。”

    林楠知道,豹子头可是个编故事的老手,她对此非常自信。

    豹子头听罢林楠的话,立刻恍然大悟。于是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地打开话匣子。

    豹子头从南下打工初的落魄讲到被人歧视的无奈,从建筑工地讲到餐厅,从商场讲到专营店,从营销员讲到市场营销部总监,从人力资源部总监讲到公司总经理。只把一群打工仔的发迹故事讲得跌宕起伏,催人泪下。

    林朝晖和贝贝听得入了神。

    贝贝眼角明显挂着泪痕。

    林楠和耗子睁大眼睛,竖起大拇指,一脸惊叹。

    “女士们、先生们,打搅了。”服务生端上五份芝士洋葱海鲜汤面。

    “豹子头,先用餐,等吃完饭再讲,朝晖饿着肚子呢。”林楠终于帮豹子头找到了下台阶的机会。

    毕竟,言多必失。

    豹子头拿起汤匙,美美地喝了一口面汤,砸砸嘴巴,道:“故事到此为止。如果有讲错或遗漏之处,请两位领导批评指正。”

    “你讲得很全面,很到位啊。”林楠笑着答道。

    “姐,你们的励志故事太感人,太催人奋进了。”林朝晖闻言,赞叹道,“看来,专业在某些时候可以变得可有可无。”

    “此言差矣。”贝贝道,“这种奇遇只在特定的时间,特点的地点,被我们这群特殊的人给撞上了。这种机会百年一遇,千载难逢,只能在说书中听到。时代不一样了,在文凭、专业成为找工作的敲门砖的今天,你----”贝贝看着林朝晖,装着语重心长的样子,道,“你唯一的出路是选好专业,好好读书。”

    也许是受到豹子头的感染,贝贝的小宇宙竟然也爆出了小火花。

    “贝贝姐说得在理。”耗子赞道。

    林朝晖点点头,表示认同。

    服务生陆续端上各式海鲜。

    林朝晖他们已经陶醉在美味中了。

    说说笑笑间,美味佳肴被吃得盘盘见底,一瓶红酒也被豹子头和耗子喝了个底朝天。

    餐毕,林楠和贝贝相继起身上洗手间。

    林朝晖坐在靠窗一侧,出神地望着璀璨的街灯,打扮入时的游客市民,往来穿梭的车辆。

    酒足饭饱,豹子头和耗子脸色通红,呼吸也变得粗长起来。由于酒精的刺激,这哥俩似乎把林楠的话丢在了脑后,梁上君子的职业特性慢慢地表露出来。

    豹子头和耗子的眼睛发出贪婪之色,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下,就马上用眼睛朝大厅快速扫视了一遍,最后将眼光落在人群最密集的大厅过道处。

    位于大厅过道右侧的猎物被很快锁定。

    那是一位带着小孩的中年妇女,一身珠光宝气,穿着和刘富芳出奇地相似。黑色路易.威登LV放在腿上,左手端着碗,右手拿着汤匙,快乐地喂着小孩,丝毫没有戒备之心。

    豹子头和耗子的眼神快速交集,两人同时点了一下头。豹子头麻利地从腰包中掏出夹子和戒子。转眼工夫,露出利刃的戒指就被套在左手中指上,夹子被放进右边裤兜。耗子一边将纸巾塞进口袋,一边端起盛满橙汁的玻璃杯。

    两人起身离座,步态轻盈,既不拖泥带水,又不急躁冒进。

    他们从不同的方向朝猎物靠拢。

    耗子来到中年妇女身后,故意将橙汁洒落到她的右侧肩膀。

    洒落的水或果汁的量很有讲究,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洒得太多,猎物会暴跳如雷,语惊四座,影响另一人下手。洒得太少,猎物会莞尔一笑,头也不回地继续干刚才干的事,同样达不到目的。

    “对不起,对不起。”耗子连连道歉,左手趁势将孩子拉到自己身边,把杯子递到孩子手中,道:“小朋友,乖,帮叔叔拿住杯子。”右手从裤兜里迅速拿出纸巾忙着擦拭。

    至于小孩肯不肯配合,则无关紧要。只要LV不在小孩的视线中就OK了。

    中年妇女扭头看着自己的肩膀,面露不悦,生气地嘟囔着。

    此时,豹子头已经不声不响地走到中年妇女的左侧。

    就在中年妇女和小孩子的视线离开LV一瞬间,豹子头的左手已经轻轻地在LV上做了一个横拉的动作,右手将夹子悄悄伸进包中。

    不一会,豹子头似乎笑了,稍显焦虑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缩回的右手手心多了一款手机和一叠钞票。

    豹子头确信周围没有人关注自己后,缓慢而又自然地混入来往的人群中,朝出口方向走去。

    随着豹子头的得手,耗子的清洁工作也宣告结束。

    耗子走进卫生间,将杯子扔进垃圾桶,气定神闲地走出大厅。

    这个配合默契,堪称完美的割包秀,仅仅在十秒钟之内就顺利结束。

    不过,很遗憾,这一幕,却被两个不该看到的人看到了。

    一个是林朝晖,另一个是林楠。

    林朝晖长时间保持一种姿势,感觉很不舒服,见其他人离开座位,就立刻随意起来。

    林朝晖站起身,转回头,面对大厅,做着扭腰动作。

    狡猾的豹子头和耗子虽然背对着林朝晖干着行窃的勾当,想用肥肥的屁股和身子挡住林朝晖的视线。但人算不如天算,他们没有料到身高一米八的林朝晖居然会放弃窗外的美景,居然会一改看手机打游戏的习惯,居然会站起身来,更没有料到站起身的林朝晖居然会朝后看。

    豹子头和耗子的完美配合,就这样在不经意间,被林朝晖看到。

    林朝晖脑袋嗡的一声,感觉一片空白。

    直到豹子头直起身子的那一刻,林朝晖的意识才恢复过来。

    林朝晖很快坐到座位上,重新保持倚窗远望的姿势,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样子。

    难道姐和他们是一伙的?或者仅仅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与姐姐无关?

    苦苦思索间,林朝晖的脑中突然闪现刚才林楠和豹子头、耗子对话的情景:

    “我们都没有带家伙。家伙全放在皮箱里了,绝活无法耍。”

    “大家伙我是没有带,但戒子和夹子我是带了。”

    至此,林朝晖什么都明白了。原来姐姐和他们几个都是窃贼,自己已经掉进贼窝里了。

    什么跨国企业,什么市场营销部的科长,什么创业故事,都他妈全是假的。

    怎么办?怎么办?是当着姐姐的面揭穿她的谎言,佛袖离开L市?还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当着姐姐的面说出真相,姐姐肯定接受不了。在自己的心目中,姐姐是跨国大企业的白领,在家乡人的眼里,姐姐是响当当的外出乡贤。如果自己无情地戳穿姐姐的谎言,那不是等同于朝姐姐身上捅上一刀吗。

    如果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任姐姐在这条黑道上一路走下去,结局或许更为悲惨,自己又于心何忍?

    林朝晖决定暂时先隐忍,当作什么也不知道。

    耗子帮中年妇女擦衣服的那一幕,也恰好被刚从洗手间出来的林楠和贝贝看到。

    那时,豹子头虽然已经离开了大厅,但耗子的行为,已经让林楠明白了八九分。

    贝贝尖声道:“好久没有看见男人做好事了。林科长,恭喜你。”

    “谢谢。”林楠无心和贝贝讲话,苦笑道。

    林楠赶忙扭头朝林朝晖坐着的方向望去。

    林朝晖正聚精会神地朝窗外张望,好像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当林楠看到耗子走出大厅,成功脱身后,才牵着贝贝的手,回到自己的餐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