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压寨夫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3267字

    再说豹子头和耗子先后溜到一楼,便快速钻进汽车。

    豹子头拿起手机,拨通了林楠的电话,“林姐,我和耗子喝得有点高,回到汽车休息了。”

    “好的。”林楠不动声色。

    这哥俩清点了一下劳动果实。

    九成新三星智能手机一部,现金1200元。

    耗子盯着豹子头的眼睛,道:“手机归我,现金归你。如何?”

    豹子头打量着耗子,好像看着陌生人一样,道:“想撇开林姐?”

    “这完全是你我的劳动成果,没有理由分给林姐。”

    “不行!这样做不地道。”

    “这部手机反正得归我。现金你爱怎么分,跟谁分,那是你自己的事。”

    豹子头发怒了。

    只见他挥拳一击,正中耗子的鼻梁。

    鲜血顿时从耗子鼻孔中涌出。

    豹子头一把抓住耗子的衣领,恶狠狠地道:“当初林姐收留我们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你难道忘记了吗?没有林姐,我们还露宿街头,吃剩饭,捡垃圾,当乞丐!说不定早就到阴间和爹娘相聚了。想背着林姐吃独食?你是活腻了吧。嗯!”

    耗子自知不是豹子头的对手,见势软了下来,道:“要不,手机归你,现金归我?”

    “你这白痴,怎么一点都不明白我的话。你、我、林姐各一份。林姐的那一份,一个子儿都不能少!”豹子头一把将耗子压在身下,用手指敲着他的额头低吼。

    豹子头的这一声低吼,震慑了耗子,也使他想起了林楠和自己的出道往事----

    六年前,林楠家乡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失去家园的她含泪安顿好弟弟,怀揣一部分补偿金,偕同另一位患难姐妹来到M省。由于文凭低,工厂拒绝招收,连端盘子的活都很难找到。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着钞票一点一点变薄,林楠心里十分着急。和林楠一同出来的姐妹,由于无法忍受居无定所的漂泊生活,竟然不辞而别,弃她而去。后来,林楠才知道,这个姐妹到夜总会当了一名站台小姐。

    不久,林楠遭到五名盗窃团伙的洗劫。由于林楠长得漂亮,四十多岁的团伙首领马哥一眼就看上了她。马哥一来有意拉她入伙当诱饵,二来垂涎林楠的美色,想让林楠做临时“压寨夫人”。马哥软硬兼施,允诺林楠退还钱款和手机,免费传授行窃手艺,破例给她提成。林楠身无分文、举目无亲,终于被一个叫玉玉的女贼说动了心,答应加入盗窃团伙,做了临时压寨夫人。林楠漂亮,机灵,肯吃苦,色诱成功概率极高,深得马哥器重,马哥遂将盗窃手艺悉数传给林楠。不到一年功夫,林楠就成为了该团伙的铁杆成员。

    后来,这个盗窃团伙被公安机关打掉,马哥拒捕被击毙,4名成员悉数被抓,只有回家探亲的林楠得以侥幸逃脱。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尝到甜头的林楠恶习不改,瞒着弟弟和家乡亲友流窜到L市一带,纠集了以捡拾破烂为生,几近沦为乞丐的豹子头和耗子做自己的左右手。经过林楠的调教,豹子头和耗子很快掌握了基本的偷盗技艺。特别是豹子头,身体条件好,点子多,口齿伶俐,心狠手辣,很快成为了林楠的得力干将。耗子也算是一个可塑之才,各种偷盗技术学得得心应手,不久之后也能独当一面。豹子头和耗子父母双亡,早年在外漂泊,最终落得个与拾荒者为伍的地步,多亏了林楠出手相救,才翻身过上了人过的生活。为报答林楠的知遇之恩,两个男人唯林楠马首是瞻,死心塌地地跟着林楠行窃。不过,这两个男人都有缺点,豹子头好色,耗子爱贪小便宜,讲话有时少根筋,有点二。为此林楠没少数落他们。他们的这些缺点,也成为彼此取笑对方的谈资,也算活跃了气氛,打发了许多无聊的业余时光......

    豹子头肥大的身子重重压在耗子的肚子上,钻心的疼痛生生把他从回忆中拉回到现实。

    耗子求饶道:“哥,你放开我,我知道错了。我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

    “钱斗遙,这几年你算是白混了。做人要讲仁义,要讲规则。像你这副德性,在江湖上恐怕混不长。”豹子头丢给耗子一包面巾纸,道,“把你的狗血擦干净了。他们如果问起你,就说下楼不小心摔的。再装B的话我揍死你。”

    就在豹子头和耗子离开不久,大厅里突然传来中年妇女的尖叫声,继而是哭喊声。

    林楠回到餐桌,对出神地看着窗外的林朝晖道:“朝晖,甄大哥去哪里了?”

    “......”

    “朝晖,你姐姐问你话呢。”贝贝大声喊道。

    “你说什么?”林朝晖被吓了一跳,从纠结的沉思中回过神来。

    “你不会一直看着窗外吧?怎么连甄大哥去哪里了也不知道?”林楠问。

    “对啊,我一直看着窗外呢。我一心不能两用,他们两个去哪里了我确实不清楚。”林朝晖摇着头回答。

    林楠想道,真是万幸!看来弟弟真的没有发现他们偷东西。

    “林科长,斗遥刚刚下楼了,我老公该不会也在楼下?”贝贝看着林楠道。

    “也许是吧。”林楠拉起林朝晖,道:“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走吧。”

    林楠从容地结完帐,带着林朝晖和贝贝,朝大厅出口处走去。

    从呼天抢地的妇人身边擦肩而过时,林楠的眼睛直视着前方,脸上毫无表情。

    林朝晖却清楚地看到了中年妇女手上的LV。血红色的LV留下一道长长的口子,就像儿时记忆里,那头宰杀后被开膛破肚的猪一样。

    贝贝道:“可惜了,好好一个名牌包包被糟蹋成这个样子。”

    林朝晖故意道:“姐,看来,这个胖阿姨被扒手偷东西了。”

    林楠道:“在公共场合,看风景也要多长一个心眼。”

    贝贝一脸惊讶,道:“林科长,现在的扒手胆子也太大了,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作案,真是乱套了。”

    林楠表情阴冷,敷衍道:“是啊,都乱套了。”

    三人上了汽车。

    “啊哟,钱科长怎么流血了?”贝贝惊呼起来。

    “火气大,出鼻血了。”耗子并没有按照豹子头的建议回答。

    林朝晖看看体型庞大的豹子头,又看看身段平平的耗子,心里想,火气大?谁信你的鬼话。分赃不均打起来了吧。

    “火气大?”贝贝从包包里拿出湿纸巾,递到耗子手中,“钱科长,把左边嘴角的血迹擦掉吧。”

    耗子接过纸巾,连声道谢。

    豹子头鼻孔里“哼”了一声,一脸不屑。

    “林楠开着车,笑了笑,道:“钱斗遙,你是白领,要保持形象,怎么可以轻易流鼻血呢。”说着,指了指前面的旭日广场道,“按照原计划,大家一起陪朝晖逛一逛。朝晖可是第一次出远门。”

    “谢谢姐姐,谢谢大家。”林朝晖道。

    豹子头道:“贝贝,你是大学生,要和朝晖多聊聊,比如谈谈你的学习体会啦,谈谈你的择业经验啦。”

    贝贝道:“老公吩咐的事我一定会把它做好,你就放心吧。”

    “没错,贝贝你一定要多关心朝晖。”耗子用湿纸巾把脸抹了几遍,捂着酸痛的鼻子,强装出一副笑脸。

    林楠驱车来到旭日广场的地下停车场。

    停好车,五人一起向北步入全长五千多米的宏远商业步行街。

    眼前琳琅满目的商品,光怪陆离的霓虹,熙熙攘攘的人群,穿着入时的男女已经勾不起林朝晖的兴趣,在他脑海中闪现的,尽是开着口子的LV,哭喊的中年妇女。

    但是在表面上,林朝晖并没有过多地表露出心中的不悦,他不想让林楠怀疑自己。

    一路上,林朝晖依然装着饶有兴致的样子,和林楠一起看商品,和贝贝一起聊专业。

    和林朝晖聊专业,是贝贝的一项重要工作。

    贝贝高一只读了半年,,让这个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人去假冒大学毕业生,和一个早熟的,心中烦闷不安,深藏一肚子心事的高中毕业生聊专业,本身是一件残酷的事。但是为了生存,贝贝必须那么做。

    在贝贝的记忆里,比这更残酷的事多的去了。

    比如,去年秋季----

    老板叫她假冒一个邻国女孩,包夜费5000元(贝贝抽六成,比平时多出一成)。她只学会这个国家的两句话----撒由那拉(再见)和阿里葛托(谢谢),就硬着头皮,上阵迎战一个自称非常非常爱国的煤老板。她被当成女鬼子,让那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折磨了一个晚上。结果大病一场,住院三天,半个多月无法接客。

    跟假冒女鬼子比起来,假扮女大学生跟本不算什么。如果说前者是武斗的话,那么后者充其量是文斗。

    但在林朝晖的心里,贝贝已经被贴上了女贼的标签,即使说得再“专业”,他也觉得她在演戏。

    所以,尽管贝贝说了一个多小时和大学有关的话题,但林朝晖只记住了两句话。一句是,选择专业要实在,要考虑到四五年以后的就业形势。另一句是,大学生要注重实践,要有意识地和社会、企业对接。

    这两句话,是贝贝读大学四年级的堂弟告诉她的。

    尽管两腿走得酸痛,尽管自己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但贝贝依然在尽职表演着。一会儿和林朝晖谈大学生活,谈理想未来,一会儿跑到柜台看着这个,指着那个。

    豹子头、耗子心中有愧,两人故意落在后头,偶尔和林朝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上几句。

    林楠挨着林朝晖,时不时向弟弟介绍着什么。

    林楠替林朝晖买了一顶阿迪达斯旅游帽,贝贝选购了一串低档水晶项链和一包话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