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另类的金融消费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2本章字数:1393字

    呵呵,金融消费,第一次听说吧?这就好比是年收入四万元的人,每月偶尔打一次输赢在1000元左右的麻将一样。正常吧?”

    刘鑫喝了一口茶,含在嘴里,慢慢吞下,道,“你想知道都市游的详细情况吗?”

    “当然想知道。听你说说都觉得刺激。”

    “那你就听我慢慢道来吧。”刘鑫用说书人的腔调道。

    “都市游主要由赌首负责召集和组织,采用会员卡管理模式,主要活动地点在四星级以上酒店的棋牌中心。”刘鑫停了下来,看了看刘富芳道,“我这样讲,你能听明白吗?”

    “能听明白。”

    刘鑫道:“XX县的赌首,身家起码三个亿。

    他是谁?我不能告诉你。我只透露他的身份,他是一位煤老板。

    赌首隔月召集赌友开展一次都市游活动,地点选在大城市的高级酒店。

    赌友全都是人头面上的人物,非富即贵。

    赌友由三类人组成。一是企业老板,二是社会名流,三是一夜暴富的幸运儿。且他们的年收入必须在千万元以上。

    谢绝三类人加入。一是官二代或富二代。二是没有经济实力的冒牌货,包括一些社会混混。三是公务人员。

    每位赌友必须带足80万元以上的现金。

    赌友都得办一张会员卡,每张卡收费3万元,费用由赌首收取。新入会的赌友由两年以上会龄的赌友推荐,经赌首同意后方可入会。”

    每位赌友可以带一名随从人员。随从人员必须向棋牌中心缴纳10万元保证金。保证金在赌博结束后如数退回。

    你肯定会问,为什么要交保证金?

    因为棋牌中心怕随从人员闹事。谁闹事,赌首和棋牌中心就把闹事者的保证收了。不过大家都很遵守规则,目前还没有发生过此类违规事件。

    棋牌中心按人头收费,俗称抽头子,每人每天2000元。赌友当天的食宿由棋牌中心提供。

    活动结束当天晚上,赌首会组织赌友集体K歌、洗浴、招妓,第二天安排市内游。”

    刘鑫不紧不慢,娓娓道来。只听得刘富芳目眩神迷,直吞口水。

    “讲完了?”刘富芳伸长脖子问道

    “讲完了。”刘鑫伸了伸懒腰,长吁了一口气,道,“你不是说想带菲菲去L市游玩吗?到时候顺便叫上海燕和陈雄母子吧。”

    “还是刘总考虑比较周全。这件事我会安排好的。”

    “陈雄和阿红也该出去散散心了。听说她们母子俩一直在搞冷战?”

    “陈雄出院以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沉默寡言,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回家当天就把电脑里的游戏软件全部删除,把游戏操控器砸碎。一个网游发烧友突然做出这样极端的事,需要多大的勇气,心里郁积了多大的怨气。”

    “陈雄是在走极端,这孩子叛逆性太强。”刘鑫突然压低声音,道,“我家那个千金还不是一个样。只要我稍稍提起再婚的事,她就大搞热战。每天叫嚷,摔东西,绝食,剪衣服,花样百出,弄得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其实海燕还是挺懂事的,人也活泼,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她在婚姻大事上对你不依不饶,估计是担心你再婚后不再爱她。”

    “也许是吧。”

    “我家的菲菲怎么从来不让我担心。是因为我家的教育特别到位?还是因为你们的教育方法出了问题?”刘富芳得意起来。

    “吹牛不上税吧。”刘鑫笑道,“陈军以前不是当过老师吗,在学校年年得奖,讲起教育头头是道,自信得很,对自己的孩子不是照样束手无策。”

    “农民的儿子考清华,教授的孩子进二本。这也是常有的事。这么说,好像又跟家庭教育、出身没有多大关系。”

    “人们说,深山里飞出金凤凰。又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只配打地洞。这不是很矛盾吗?”

    “是啊,教育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越说越糊涂了。”

    “既然说不清,那就不说也罢。”刘鑫无奈地摇摇头,道,“还是合计一下明天乡村游的事吧。”

    “好啊。”

    “我马上和阿旺挂个电话落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