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地下赌场里的黑色链条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2本章字数:1225字

    刘富芳早上六点多钟就起了床,比平时提早了两个多小时。

    刘富芳穿上运动休闲装和旅游鞋,正吃着早餐,就接到了阿旺的电话。

    阿旺要刘富芳马上到金山路口去接他和两个弟兄。

    刘富芳放下碗筷,赶忙驱车赶往金山路口,远远地看到两个初中生模样的少年和阿旺站在路边。

    三人上了车。

    阿旺介绍道:“这两位小弟兄是乡村游的保护神,坐在左边的这位是李小虎,右边的是李小强,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负责望风。”又扭头朝汽车后排位置上坐着的少年看了看,道,“这位是刘姐,刘总的朋友。”

    两个少年和刘富芳互相打过招呼。

    透过汽车后视镜,刘富芳看到了两个少年像朝霞一样热烈的红头发。他们脸上稚气未脱,但眼神却隐隐透露出一丝凶狠和狡诈。李小强不时扭动着身子,拿着一支没有点着的卷烟,一会儿放到鼻子底下闻闻,一会儿叼在嘴里干吸。李小虎则安静地坐着,小心地擦拭着闪着亮光的水果刀。

    刘富芳问道:“阿旺,今天去哪里?”

    “今天安排了三个路线。这路由我负责,目的地是清水镇白沙沟村。到了清水镇,当地的合作伙伴会在镇上接应我们。”

    “这一路组织了多少人?”

    “人员由当地的合作伙伴组织,我们只负责放款。具体人数我也不清楚,大概就一二十人吧。”

    “只负责放款就轻松多了。”

    阿旺拉开装着现金的旅行袋,露出一扎扎百元大钞。

    刘富芳扭头一看。

    呵,好家伙,最少也有二十万元。

    刘富芳道:“依你这样说,当地的合作伙伴一定也能分得一杯羹吧。”

    “没有错。钱要分开赚,这样才做得长久。”阿旺扭头对刘富芳道,“在乡村游中,能赚钱的有五类人。一类人是刘总,通过放款收取手续费。二类人是当地的合作伙伴,我们称他们为地陪,靠抽头子赚钱。三类人是混在赌友中的老千,靠做手脚赢钱。四类人是为我们提供赌博场所的老乡,靠收取场租费赚钱。五类人,就像我们四个,靠收取劳务费赚钱。至于其他人,统统是砧板上的鱼儿,任人分食。”

    “看似简单的乡村游,原来还隐藏着那么长的利益链条,难怪刘总的生意做得如此红火。不过,我觉得这种赚钱方式,有点太那个了。”

    “你的意思是太残忍,太不人道吧?”阿旺道,“在这五类人当中,我最厌恶的是老千,他们的行为令人不齿。但是,其他四类人,赚的都是明白钱,我感觉很正常,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

    “既然你们讨厌这些危害赌友的老千,那为什么还让他们参加乡村游呢?”刘富芳不解地问道。

    “乡村游少不了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老千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压大压小由他们控制,现场气氛靠他们调动。没有他们,赌友是疯狂不起来的。没有了疯狂的赌友,就不会有疯狂的下注,没有疯狂的下注,就不会有巨额的赢输,没有巨额的赢输,我们的钱就放不出去,钱放不出去,我们就收不到手续费,收不到手续费,刘总就赚不到钱,赚不到钱,我们的劳务费就没有着落。拿不到劳务费,乡村游就会变成地狱游。”

    “阿旺,你可以改行做刑侦专家了。”刘富芳笑着道。

    “过奖过奖。”阿旺砸吧着嘴,得意道,“不过,我们私下里也和老千约好,不能赶尽杀绝,要适可而止。这些老千也懂得竭泽而渔的道理,赚得差不多了,也会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