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初涉赌场之山野美景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3本章字数:1340字

    山路越来越窄,坡度越来越陡,弯道也越来越多,不时有摩托车从路前方窜出来,吓得刘富芳闭着眼睛发出一阵阵惊叫。四周墨绿色的群山在眼前摇晃,好像随时要压到身上的样子。

    刘富芳紧紧抓住扶手,道:“老龚,开慢一点吧。”

    “这条路我走熟了,哪里有弯道,哪里有陡坡我记得清清楚楚,多坐几次,你就不害怕了”

    龚德芳话虽这么说,速度明显降了下来。

    刘富芳终于有心情欣赏山里的风景。

    山路两边的灌木遮天蔽日,阳光透过树荫,只吝啬地将点点碎银洒落在路面,路面很难见到整片阳光。公路左边是高高的山崖,右边是深深的峡谷,峡谷里泉水哗哗地流着。 公路右边的坡地上生长着各种花草,它们争奇斗艳,竞相盛开着红色的,黄色的,紫色的,白色的花儿。运气好时,还能偶尔看见一簇簇野兰花。一路上,沁人的香味迎风扑来,直爽得刘富芳连连叫好。

    峡谷对面的山上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树木,形状各异,高低不一。树木的颜色多种多样,有墨绿色、碧绿色、嫩黄色、火红色。这些色彩交替混杂,既丰富,又和谐。公路两边时不时可以看到长着挂满青绿色果实的野柿子树、野猕猴桃树、野山楂树,只可惜,现在不是果实成熟的季节。

    除了夏风吹动树叶发出飒飒的声响外,一路上听得最多的声音要数鸟鸣声了,叽喳,啾啾,咕咕,叽啾之声不绝于耳。公路上有时会窜出一只灰黑色的野兔,有时快速爬过一条蛇。一只大胆的鸟儿远远地落在前面的公路上,蹦蹦跳跳,一会抬头,一会低头,对轰轰作响的轻卡毫不畏惧。等到汽车靠近时,翅膀一扇,刷拉一声,身子像子弹一样飞起来,或落在路边的树上,或远远地飞到公路对面的山上,或在空中做着各种动作,沿着公路向前翻飞。

    刘富芳道:“老龚,这山里的景色太美了,我好多年都没有看到如此美丽的风景了。”

    龚德芳道:“我天天看,倒不觉得怎样。前几天有个城里来得妇女,一路上惊叫连天,说这个美,那个美,听得我耳朵都长出茧子来了。”

    “老龚,你不会在笑我吧。”

    “我怎么会笑你?她和你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她是谁啊,卖马桶的个体户。你是谁啊,刘总的朋友,要风度有风度,要品味有品味,要钱有钱,什么都不缺。”

    “你真的是少妇杀手,那个卖马桶的女人虽然一路烦着你,但是你肯定还是满脸堆笑,一路恭维。”

    “我服了你,你好像钻进了我的肚子里,什么都被你说穿了。”

    山路一拐,面前豁然开阔。金黄的稻田星罗棋布,木薯、地瓜、芋头等农作物随处可见。

    “下坡后,再转一个弯,白沙沟村就到了。”龚德芳道。

    白沙沟村坐落在两山之间的开阔地带,中间一条小溪蜿蜒流过,房子散落在坡地、山脚、田地间,掩映在翠竹绿树丛中。村子不大,共有九十来户、三百多人,大部分青壮年外出打工。

    几辆汽车分散停在门前屋后的空地上,村民像过节一样兴奋,老人小孩和留守在家的女人竞相走出屋外,对突然出现的车辆和陌生人指指点点。

    行至白沙沟村口,阿旺将车停稳了。

    阿旺叮嘱道:“你们就在这儿下车吧,保持联系。”

    李小强道:“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你放心吧。”

    两个少年下了车,一前一后拉开约五十米的距离,手里拿着手机,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身体朝着来时的方向,抬头时不时向公路扫视。

    山里的蚊子特别多,全身长满花纹的那种蚊子尤其令人讨厌,一叮一个包,奇痒难忍。

    两个少年有备而来。他们各自从口袋里拿出万精油,将裸露在外的皮肤涂抹一遍。蚊子,臭虫,蚂蚁便奈何不得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