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初涉赌场之一路奔逃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3本章字数:1074字

    三个收钱的工作人员显得异常冷静,他们麻利地将散落在桌上的扑克牌收到装钱的口袋里,然后分立在龚德芳的左右。

    刘富芳吓得浑身发抖,拉着阿旺的衣服,道:“警察来了,我们怎么办?”

    “刘姐,不要紧张,这样的事经常遇到,没问题的。”阿旺将装钱的旅行袋上了锁,随后道,“刘姐,快跟我来。”

    刘富芳被阿旺半拉半拽,沿着朝南的土路奔跑。

    小路上满是落荒而逃的男女。

    有一位女赌友像是崴了脚,一瘸一拐钻进野地,蹲在草丛中,连大气都不敢出。

    有一两个新来的女赌友脱了高跟鞋,穿着薄薄的丝袜奔跑,近乎光脚踩地,一不小心踩在石子或枯木疙瘩上,痛得她们龇牙咧嘴直叫唤。

    她们压低了声音喊道:“等等我们,等等我们。”

    “活该,谁让你们臭美!”传到她们耳朵里的,却是这样一句幸灾乐祸的话。

    龚德芳朝四散奔逃的赌友低声喊道:“大家不要慌,你们沿西南的两条土路分开疏散,不要跑得太远,我会随时联系你们。大家记住了,以哨声为准,听到三声哨响后就可以回来。”

    坐在松树下望风的小蒋气喘吁吁地跑到龚德芳的面前,道:“龚叔,警车到村口了。”

    龚德芳道:“你赶快爬到山顶,继续监视警车的动向,有情况随时汇报。注意隐蔽,千万不要被警察看到了。”

    少年点点头,飞奔而去,很快消失在绿色的树影里。

    龚德芳回头对曹发安道:“老曹,赶快将屋子收拾一下。如果有警察问你,你就说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不知道。”

    曹发安回答道:“这种事我不是第一次遇到,我知道怎么对付他们。”

    “撤!”龚德芳带着身边的小兄弟,沿着土路跑了约一千米后,钻进了路边的树丛。

    刘富芳,阿旺,以及一个叫做小蔡的女赌友躲到林子另一侧的野地里,蹲在茅草丛中,连大气都不敢出。

    盛夏的阳光在她们身上肆虐着,茅草的锯齿在他们裸露的皮肤上拉开了一道道口子,血珠子从裂开的伤口往外冒,汗水流到伤口上,钻心地痛。蚂蚁也来凑热闹,在他们的身上爬来爬去,时不时啃咬一口。蚊子隐蔽在茅草的影子里,嘤嘤地飞舞,一不小心,这些小东西就停在她们的耳背,脖子,小腿上大快朵颐。等到传来痒麻感时,它们已经吸足了血,满足地飞进绿叶丛中不见了踪影。

    刘富芳显得非常狼狈,头发和衣服沾满了汗水和草籽、干茅草的碎片。脸上,耳背,脖颈,手臂,腿肚子,凡是裸露的地方,留下了红里透白、奇痒难忍的疙瘩,。

    刘富芳庆幸自己穿的是运动衣和运动鞋,如果穿裙子和高跟鞋,那洋相就出大了。

    阿旺和小蔡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蚂蚁,蚊子,茅草,草籽,阳光也一样关照他们,只是表情稍显平和,看起来没有像刘富芳那样夸张罢了。

    吃了苦头的他们,开始互相驱赶对方身上的蚊子和蚂蚁。

    随着啪啪啪的响声,阿旺、刘富芳、小蔡的手掌上沾满了鲜红的血迹。